Friday, February 25, 2000

既 非 一 鋪 ,何 必 盡 地

當恆指挑戰新高,科技股數天內,股價以倍數增值,呼籲股民量力而為,大概會惹來街坊唾罵。

(容我買點廣告)筆者在投資界打滾多年,賺著一份不算微薄的薪金,年來,在市場上見過功將,亦見過枯骨。道聽途說往往比真相戲劇化。無落不寶的眼光,我未之見也。因為掌握資金不得其法弄至一敗塗地,卻屢見不爽。

長遠來說,如何運用自己彈藥,比眼光準確更加重要,只有瘋子可會下下「盡地一鋪」, 道理有三:
(一) 如果眼下的機會,是千中無一,怎知下一個機會,不會是萬中無一。
(二) 博奕理論裏,只有或然,沒有必然,機會背後,永遠都暗藏危機,行事不留後著,偶一為之,可以是險中求勝,下下破斧沉舟,難免成為返不了家鄉的孤魂野鬼。
(三) 大部份投資者,對時間的把握,都是差強人意。理論上,如果你可以永遠地守株待兔,兔子總會出現。但更多的時候,卻是贏了眼光,輸了時間。很多散戶玩期權,明明估中了走勢,卻因為市價, 結算期之前或之後數天到達,乃至功敗垂成。

醫學昌明,預計我們會比上一輩活得長, 在漫長的投資或投機征途上,要贏的,不是一場仗,是整戰爭。

千禧甫始,祝諸位身體健康,財運亨通。


2000年2月25日

投 資 秘 技 …….如 果 有 的 話

世界上有過千種有可能成功的技資方法(不然,區區不會在網上弄斧),適用於畢菲特(Warren Buffett),未必適用於牛頭角二嬸,二嬸可能比老畢更智、更準、更狠、更快,但她沒有貝裴的財力。

說眼光,假定評分是零至十,專業投資者的長期平均數,大約是四到七之間,這裏,無意低貶基金經理的價值,因為一個可以長期維持六分的經理,已經值回票價。

能夠長期在市場上找到生活的職業投資人,大多找到一種令自己舒服的投資方法,這當中,性格比學識等後天因素更為重要。

有人膽壯、有人心怯、有人勤力、有人惡勞,心怯的未必輸錢,惡勞的未必贏得比勤力少。

假若你憎惡擔驚受嚇,卻是身手敏捷工兵型,那麼多開盤,留止蝕位留得貼,見輸即斬,但只要騎上一個長而勁的走勢,讓利潤滾存,勝算自然在握。

如果你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兼且自覺眼光獨到,卻又好逸惡勞,那麼多研究,少開盤,但不開則矣,一開就要大注碼,一年開三、四個大盤,順流逆流,都坐它一個不亦樂乎,這亦是可行之道。

投資科技和人生哲理,管理科學般,受天時地利人和等客觀因素影響,沒有絕對。


2000年2月25日

Monday, February 14, 2000

愛恨小超人 – 科技乎? 財技乎?

先旨聲明, 筆者一是男性, 二已婚, 三性取向走群眾路線. 然而, 對李二公子的愛恨交織, 已是普羅城中人的情意結, 我又豈能獨免.

盈動短短一年間, 由蚊型股晉升成市值十大的科技股龍頭, 名氣背後,實際是啥科技呢?其實,在整個科技熱潮中,賺錢能力最高的,成功率最大的,不是科技本身,而是買賣科技的人。

五零年代, 韓戰高峰期, 東西冷戰,西方對中國實施禁運, 香港憑者地緣關係,扮演了公開和地下轉口港, 以轉運藥品為例,不少人便著著實實賺了一筆。這當中, 運藥的又比造藥的, 賺多以倍數計。

科技在今天香港的市場, 就 像當年的藥品般, 真正賺大錢的,不是白手興家的科技神童,而是用財技販賣資金的轉介人。

創業家,有的是頭腦和拼勁, 未必有是推銷能力和關係。
不是每個VC都是百樂,何況千里馬很多時也要裝身.
我們日常讀到和聽到的, 都是成功故事。 美國矽谷一項統計卻顯示, 由意念到上市, 成功率是百萬份之六; 由計劃書到上市, 成功率是千份之六. 創業家要變億萬富翁,實在是滿途兢棘。。

如果有人可以憑藉或髮型,或名氣,或關係, 或才智, 籌集以市盈率百倍計的資金,收購市盈率十倍計的新生企業,從中獲利,利人更利己,實無可厚非。
同樣道理,不少上市公司都嘗試發展互聯網生意,目的是分拆上市,珍珠在蠔殼裏面,賣的只是生蠔的價錢,拆殼之後,賣的卻是珍珠的價錢。當然,有人貪心,連蠔殼也想賣珍珠的價錢。

投資科技股,一要戒狷介, 能賺錢的便是好公司, 但另方面, 也要明白公司的賺錢方法, 財技的應用一般都有時限, 熱潮過後或市場阻力消失之後, 賺錢能力便會減弱, 應該長線抑或短線持有, 要考慮清楚. 最後亦最重要的是, 不要用珍珠的價錢去買蠔殼.



2000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