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5, 2020

紙媒的今生前世

座談會上有人提出現今網絡世界充斥着假新聞,很容易做成社會不安,大家也許可以推算到提出這意見的人是比較年長的,座上有年青人反駁説:網上的假新聞一般都壽命不長,很容易被 fact check,來也怱怱,消失也怱怱。

互聯網走入平常百姓家,不過是廿年光景。一百多年前報紙剛剛在中國風行,時人批評這新事物: 『記載瑣,故採訪異聞非齊東之野言,即秘辛之雜事,閉門而造,信口以談;對人物與時事的評論缺乏標準;語言陳舊、言之無物、斷章取義。因為這些弊端,使得海內一二自好之士,反視報館為蟊賊,目報章為妖言。』

說這話的人是梁啟超,梁啟超是清末民初著述最多精力最充沛的學者和政治運動家,他也是引進『中華民族』這概念並且將之發揚光大的人,曾經是維新派主要喉舌『時務報』的主筆,影響當代思潮甚深。他跟隨老師康有為發動戊戍政變,被清廷視為叛逆,但後來加入北洋政府,反對北伐,被後來者視為保守派。在梁啟超上可以看到顛覆者的身分往往經不起時間的考驗:今天如是,一百年前也是如此。

紙媒的影響力和經濟價值,今天的已經江河日下。華人報紙由旺轉衰僅是一世紀的事。互聯網今天的普及性無庸置疑,但我估計它的顛覆性亦會很快由燦爛歸於平淡。

上週,香港警方拘捕了黎智英、李卓人和楊森,控以『參與未經批準集結』罪。這事很多香港人都預計了,但在外國人眼中卻是爆炸性的新聞。那天早上,我在美國佛羅里達洲參加一個有關全球安全的研討會,我身邊的一個老美神色凝重地問我:『Water,你知不知道香港警察拘捕了一名億萬富豪!』我腦筋一時轉不過來,不知他指的是誰。

當然香港人認識黎老闆不是因為他的身家,而是因為他是報館老闆!

(202039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中央與港商蜜月期告終

中聯辦和港澳辦的領導齊齊換人, 筆者覺得這是代表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亦顯示香港富豪跟北京的蜜月期將會正式告終.

這次兩辦的新領導人和過往的歷任相比, 有兩特點,一是官階高,駱惠寧是正部級,夏寶龍是副國家領導人級,二是兩人過去都沒有處理過香港事務,在香港亦談不上有甚麼人脈,這點和當年末代港督彭定康很相似。很明顯, 習主席希望中斷過往兩辦與香港富豪的互通私款.

鄧小平年代以還,共產黨一直視香港為一商業城市,他們看到香港的價值亦只是商業價值。為了保證延續香港商業價值, 第一任特首董建華來自商人世家,而且在全球商界具有深遠關係但時異勢易,今天. 香港雖然仍是商業城市,但整個經濟都被染紅,本土富豪的影響力已經大減另方面, 過去一年的抗爭運動和區選, 反映了本地富商的箍票能力甚低,從維穩角度看,商人的價值已經大幅貶值.

歷史一直在重覆,習近平的劇本亦是仿傚前人新中國成立初期,共產黨接收上海,亦是先安撫商界,回歸初期北京重港商而輕老共,傳統左派自然感到酸葡萄,但是共產黨對於誰是真正同志, 這一關是把得很嚴的。

過往香港的四任特首有商人、有AO、有擬似共產黨員,甚麼都試過了,又好像甚麼都不成.  論政治含金量過往三任特首是一蟹不如一蟹:董建華是江澤民的兒皇帝,曾蔭權是廖輝的兒皇帝,梁振英是中聯辦的兒皇帝,身份每況愈下, 林鄭就更不用提。展望將來,西環會越來越採取主導權,特首的地位會進一步被削弱。


要有效管治香港, 中共始終都要拋出橄欖枝,以贏回香港大多數中間派的支持,犧牲部份警察是方法之一此外, 共產黨要找尋代罪羔羊, 將社會問題推給貪婪的商家是方便之舉
(20203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