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4, 2012

創投一年誌

我做PE的朋友很早便警告我,投資startup輸多贏少,但是基於我對文字和新媒體的嚮往,一年前投資了這個大陸首家財經社區(SNS)的項目。我們的國內合作方是南方報業,旗下出版的《南方週末報》和《二十一世紀經濟評論》都風行一時,並且被視為國內傳媒中的開明派。三年前,南方報業的前總編向熹跟我提出合作時,我覺得國內的金融網絡已經很飽和,所以一直沒有動心。直到智能手機冒起,改變了個人消費和通訊習慣,再加上國內微博暴紅,“財經社區”這概念便應運而生。



我們這個財經社區叫《投資脈搏》(www.imaibo.net),下面是我最近發給團隊的一封電郵,題目是《當下》:-

投資脈搏籌建快一年了,網站剛上線,但仍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和增強,我非常着緊同事們怎樣看這個項目,因為創業成功首要在人,大家的心理狀態直接影響公司的成敗。下面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今天的感受:
1.生存已是一種勝利。作為一個專業投資者,我見過無數的商業計劃書很早便胎死腹中,煙飛灰滅,遑論一年之間發展成為30多人的團隊,再加上我們是一中外合資企業,而中方是國企,單是公司註冊就費了很多周章。我們可以選擇因為看到前路的荊棘而惆悵,我們也可以選擇為更艱難的路我們也走過來而鼓舞。
2.樂觀和誠實是創業團隊不可或缺質素,樂觀令我們不畏艱辛,相信凡事總有轉機,誠實令我們接受市場的殘酷和認識快速應變的需要,後者包括人事和財政上的調整。
3.這個世界究竟有沒有完美的商業模式?我們的定位很早就已經定了是網上財經社區;中國有4億的微博用戶,亦有超過1.5億的股民,這兩大客戶群的匯點就是我們的目標群,我們不一定是中國首家網上財經社區,但網上財經社區肯定是新生事物。
4.投資脈搏誕生前,市場已經存在很多以投資為主題的網站,他們主要是以內容和工具來吸引讀者,但是我們覺得這市場已經很擠湧和呈現老化,我們不想口一蹚這一灘渾水,另方面,普羅的微博平台,可能容得下的就只是新浪一家。
5.我們可以用舊的有色眼鏡去批判為什麼《東方財富網》有的,我們沒有?為什麼《和訊》有的,我們沒有?從另一個定位看,我們也可以問為什麼《新浪》有的,我們沒有?為什麼《QQ》有的,我們沒有?答案是:這是我們的選擇。這個定位, 有人可能覺得大膽, 但亦着實吸引不少海外投資者的興趣。
6.要吸引用戶,亮點是重要的,坦白說,今天我們任何一個客戶登陸投資脈搏的首頁,仍未能夠找到網站的亮點,我們的產品部門針對這一點,已經設計了一個嶄新的活動,很快便會出台,這活動既有趣,又可作為投資參考,我們有信心這活動會為網站人流量帶來突破。
7.話說回頭,既然我們的目標是社區(SNS),你能告訴我facebook的亮點是什麼嗎?facebook的亮點是你可以在平台上找到你的朋友,但人氣這回事不是從天跌下來的,而是要通過有吸引力的活動,有趣的話題和適當的孵化才能成氣候。
8.大家都在找制勝的工具(killer app),我相信制勝工具既不存在我們的競爭對手網站上,亦不是埋在地下待我們尋覓,而是活在我們腦海中,靠我們自己去發掘。
活在當下,是人生的態度,亦是創業的態度,我覺得老是回顧過去的辛酸,和花大多心思計算未來成敗的機率,都是沒有意思的,更重要的是大家如何掌握今天要做的事。我希望大家能夠用開放的心靈,敞開部門與部門之間的枷鎖,開誠地、對事不對人地、為公司的發展積極參與和提出意見。


(於2012年12月14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December 10, 2012

諾貝爾獎的隨想


莫言往瑞典領獎,在記招上,記者窮追猛打,要莫言為劉曉波被監禁事件表態,莫言說:……要說的已經說了……我拿的是文學獎,劉拿的是和平獎。』



共產黨員得諾貝爾獎,這是天大的好事。讓文學歸文學、讓政治歸政治。你可以不喜歡莫言的作品(我一本都沒看過,內地作者我最喜歡韓少功),你甚至可以懷疑莫言作為作協高層,有份打壓異見作家,但不該将諾貝爾獎和中國共產黨劃清界線。 

奧巴馬當選日,晚上我在家裏把買了很久卻仍未看完的《解讀劉曉波》(信息自由觀察工作室編,溯源書社出版,2011年)讀畢。
奧巴馬和劉曉波是先後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2009年和2010年),很奇怪,得獎並沒有為奧巴馬增加什麼政治本錢,今次競選連任,奧營基本上對諾獎是隻字不提,反之劉曉波獲獎卻為他帶來大名。奧斯陸頒獎台上的空櫈成了中國民主運動的圖騰。

我曾經是劉曉波的粉絲,但《解讀劉曉波》絕對不是一面倒捧劉的作品。書中收集文章的作者包括鮑彤、王軍濤、王丹、吾爾開希、許知遠、周舵、魏京生、蘇曉康、封從德、余杰、戴晴、方勵之、梁文道和余英時等等。他們代表不同背景的異見人仕和公共知識分子,其中有對劉曉波在六四事件扮演的角色,猛烈批評。文中有認為當大部份學生準備撤出時,劉曉波在內的〝四君子〞卻提出絕食,將群眾的熱情再次推向狂熱,最終做成軍隊清場的流血事件。六四之後劉曉波被關進秦城監獄,之後寫悔改書,並且在電視上宣稱軍隊沒有殺人。亦有激進的民運人仕批評劉的“08憲章”,“我沒有敵人”,“中國監獄情況比前進步”都是矯情,是向統治者獻媚。

海外民運人仕的互相傾軋已是舊聞。正面看,民主就是包容不同的聲音。

我始終認為劉曉波對人的罪性和局限性有深刻的認識,問題是他的角色衝突。劉一方面要作政論家,另一方面要當人權活動家,前者不容許在理論上妥協,後者卻要爭取民意的最大公約數。劉曉波是不是最值得拿諾貝爾獎?難說,但劉的存在和作為,我們受益。
群眾也許需要英雄,但現實中誰又是政治完人,蟻民如我眾,應該以政治消費者自居,不要墮入偶像崇拜的陷阱,政客也好,民主鬥士也好,他們的功用是為我們謀福祉,在這人為社會,製造最大的公平,他們是我們的手段,但絕對不是我們的目標。


(於2012年12月10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December 7, 2012

中國城市化的地雷


今天投資中國只有一個主題,就是城市化(urbanization)。中國人口結構今年剛剛超越了一個重要指標,就是超過一半的人口是城市人。 

由經濟的重要板塊;不論是地產、醫療、汽車、高鐵……等等,這些不同的經濟板塊都與中國的城市化息息相關。

城市是有生命的,盛衰亦離不開周期。

西方歷史上,威尼斯曾經是一共和國,中世紀至文藝復興期間,是富甲一方的海上霸權,勢力遠至君士坦丁堡,威尼斯的執政者一直鼓吹經濟實力比軍事實力更重要,在哥倫布尚未發現新大陸,葡萄牙人循海路抵達印度之前,歐洲依賴陸路與印度通商,威尼斯的戰略地位曾為她帶來豐盛的財富,但自18世紀開始,版圖逐漸收縮,1797年,拿破崙入侵威尼斯,隨後割讓給奧地利,到了1866年,威尼斯脫離奧地利,回歸意大利王國。

曾經有人擔心一切以商業為先的香港,命運會有如威尼斯。

回頭看中國的歷史,宋朝是中華文化最頂盛的年代,定都於汴京,亦即是今天的開封市,北宋名畫《清明上河圖》就是以開封來做背景的。這個黃河流域的中心城市曾經是七朝帝都,但是今天人口卻不足500萬,只是河南省的一個地級市,在今天中國的城市排名勉強算是一個中級城市,發展緩慢其中一個原因是,開封人口大量遷至鄭州(河南省的省會),而開封卻沒有能力吸引外地移民。 

中國快速城市化為社會帶來很大壓力;建摩天大廈容易,移風易族卻困難很多。中國城市雖然擴展得很快,亦吸納了大量的農村人口,但這些新加入的“城市人",思想和行為一下子很難脫離舊有的習慣。城市的一個特色就是空間狹窄,所以大家要學習排隊、學習在公眾場合不惹人注意、說話聲音輕一點,不會揚聲向半條街的朋友打招呼,這些都需要時間。

我覺得城市人有城市人的偏見,很多我們看不順眼的事情,都是無關於道德操守,所謂禮貌只是外在環境迫出來的“文明"而已。

『英美及西歐等國人之所以是『智』、『富』、『強』者, 並不因為他們是英美等國人,而是因為他們是城裡人;中國人之所以是『愚』、『貧』、『弱』者,並不是因為他們是中國人,而是因為中國人是鄉下人。』 - 馮友蘭(1895-1990),中國哲學家。

學者故是這樣說,我有北京朋友每遇上堵車,都會破口大罵說:『都是鄉巴人不懂交通規矩之禍。』

城市化是一條會喫人的火龍,制服它,可以為經濟帶來很大動力,一旦失控,卻會弄至天怨人怒。

後記:-

個人意見:論重要性,北京絕對是中國城市中排名第一(我的上海和深圳朋友不要罵我!), 它既是首都、亦是高科技重領、擁有名牌大學,更是金融中心(因為所有重要的金融決策都是在北京拍板的。

(於2012年12月7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