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6, 2016

禁藥的偽善



網球天后舒拉寶娃鬧出服禁藥醜聞, 美少女的公關團隊使出混身解數進行危機管理.  寶娃主動出擊向傳媒宣佈被世界網球總會查出違規, 並且向公眾道歉.  然而, 這上網動作雖然做得漂亮, 但是防守卻是漏洞百出.

舒拉寶娃服用的藥物中文名叫美度銨(Meldonium), 拉脫維亞生產, 東歐及前蘇聯成員國運動員廣泛採用.  此藥原本在是用作防治心胶痛, 能夠加快服用者的血液循環.  2015年在阿塞拜彊舉行的歐洲運動會中, 據調查在21項運動項目中, 15項的運動員都有用這藥. 

舒拉寶娃在記招上聲稱身體缺乏鎂, 而家族有糖尿病遺傳, 但美度銨對缺鎂和糖尿病並沒有幫助, 而且一般療程是68, 而不是舒拉寶娃服用的10.  很明顯, 她的公關(包括著名運動明星代理人公司IMG)急於挽回局面, 倉卒地提出很多沒有說服力的理由.

運動員濫藥成風是不辯的事實, 但我們應該反問一句, 為什麼要禁藥呢?  體育機構禁止運動員服用某種藥品, 主要是兩個原因:-

1.        保障運動員的身體;
2.        令競賽變得公平.

上世紀7080年代, 台灣的少年棒球隊曾經連續數年蟬聯世界冠軍, 輿論批評他們的發球方法會影響少年人的體格發展.  我相信每一種運動的世界頂尖運動員, 身體上都是傷痕累累的, 這是金牌的代價, 很多運動員都甘之如飴. 服食禁藥只是眾多傷殘自己身體的方法之一, 因為較容易量度, 所以成了明顯的禁制目標.   很難說那一種自殘比較善良、那一種是比較邪惡.

至於公平, 這是要分開兩個層次去看.  首先, 如果擔任裁判的體總宣佈某種藥物已被列作禁藥, 而有運動員仍然服用這種藥, 這就是欺騙, 應該接受懲罰.  誰禁誰不禁, 往往存在灰色地帶.  美度銨被東歐及前蘇聯成員國運動員廣泛使用, 網總亦是研究了很久才決定禁止服用.  那麼監管機構是本著什麼機制去決定A藥可以, B藥又不能呢?   我肯定世界上有很多類似的藥迄今為止仍然是未被列為禁藥.    

厘定禁與不禁可以是很主觀的.   舉例說, 世界田徑總會今天宣佈只在身高不超過2米的運動員才有資格參加跳高比賽, 如果你身高21, 而又熱衷跳高, 你會否考慮做手術去弄矮自己, 這又是否不公平, 不道德呢?  問題是為什麼限高不是25而是2?  為什麼天賦的就可以, 後天加工就不成?  想深一層, 其實這世界從來就是只論結果, 談公平很多時都是偽善. 

舒拉寶娃接受《Vanity Fair》訪問, 她說退出職業賽後, 無意當教練或評述員, 她平日就對其他球員的作賽不感興趣, 甚至很少在電視機前專心看完一場球賽.  寶娃的未來計劃是走入商界, 作為全世界身價最高的女運動員, 她身邊已經有一團隊在協助她.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 有法就會有試法的人.  如果錦標的商業價值是那麼巨大, 運動員的背後永遠都有錬金魔術師.  


後記:          很多年前有一次在中環某大酒店的咖啡廳迎面碰上舒拉寶娃, 坦白說美少女的艷沒有為我帶來太大的驚喜, 反而她的188cm的身高卻很懾人.  可能是長得高的緣故, 她行路時兩肩聳起給人一種不大自然的感覺. 

人腦拼電腦


上週的熱門話題是人腦大戰電腦。由Google研發的新一代智能電腦AlphaGo
世界圍棋冠軍韓國的李世乭,連贏兩仗。電腦與人腦在棋盤上對,其實已有一段時間。上世紀90年代,IBM開發(Deep Blue)電腦便曽和國際象棋世界冠軍Gary Kasparov過招,結果未分高下。

我覺得棋盤上, 電腦長遠肯定會比人腦優勝,因為人的心理狀態始終不及電腦穩定,電腦能夠板無間分析上億的可能性,沒有心理負擔,既不患得患失,沒有高潮與低潮。只要電腦的運算和自學能力繼續發展下去,戰勝人腦是指日可待但是,電腦可不可以像梵高或張大千般畫出一幅驚世的名畫,卻是另一回事。

下棋始終只是怡情養性, 電腦取代人腦的真止突破是開車. 這一兩年無人駕駛汽車發展備受曯目,Google研發的無人駕駛汽車已經在道路上試行了五六年, 蘋果電腦亦在秘密練兵。今年拉斯維加斯的消費品電子展(CES),無人駕駛汽車更是主角。

無論從安全、環保和生產力的角度,無人駕駛汽車都是理性的選擇。無人駕駛影響不單只是汽車製造業。根據時代週刊的報導,美國的汽車保險市場近2千億(美元下同),停車場市場1千億,汽車的售後服務3千億,這些行業都會受到沖擊甚至被破壞。


先論安全,  Google的自行車已經在公眾路上行駛超過200萬公哩,總共出現17次意外事故,全部都是人為引發的。在美國,每年有近6萬宗交通意外(私下解決沒有報警的不計);超過30萬人死於意外,大部份都是因為人為錯誤所致。美國人平均每年花在塞車等待時間接近42小時,相等於一個工作週,駕車浪費人力和生命,可見一班。

路上如果真的出現越來越多無人駕駛車輛, 人機如何配合倒會產生新的安全問題. 航空業引入無人駕駛系統多年,一般情況下,機長可以選擇自動制式或人工制式.2015年2月日,上午10時55分,復興航空235號班機從台北松山機場飛往金門尚義機場,右邊2號引擎出現異常,觸發自動起飛系統斷線,按規定應該立即終止飛行,但機堅持起飛,原本單靠一引擎也可以行,但機長錯誤關閉了左邊正常運作的1號引擎,導致飛機失速墮,造成43客罹難。事件暴露出自動化出錯的機會可能很低,人手和機器的交接往往出現問題。

電動和無人駕駛的未來汽車發展的雙寶,Tesla的創辦人Elon Musk預測不出三年所有電動車都會無人駕駛,充電自然也是由機械人代勞。小型的電池車在城市裡面充當載人的功用,由於點對點的距離短,電池的負載量問題可以輕易被解決。

想像一個城市所有的汽車都是無人駕駛的小型電動車,整個交通系統的效率肯定會大大提升,堵車減少, 車主最頭痛的泊車問題亦可迎刃而解。大家亦不用像我太太般,一看到停車場的汽車電梯便皺起眉頭。停車需要大幅減少,地產尤其是是商場的設計都會採用新的思維,過往那種大賣場(大陸譯作奧特萊斯)巨型停車場,實在浪費土地資源。


中國的環境污染和城市交通混亂都是國疾,原因之一是汽車太多,經濟開放初期,因為汽車能夠帶動製造業,國家大力支持製車工業,到了今天,是時候重新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