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0, 2017

在大陸經營健身會所的商機


Ken是健身界嚮噹的人物,很多年前曾經是張國榮的私人敎練,近年專注於設計和經營健身會所,他告訴我最近有國內龍頭地產商找他合作開發私人屋苑的健身會所。作為朋友,我花了一個上午和他討論國內健身會所的商機。

討論印證了我對大陸經濟起飛的幾個看法,首先是內地硬件強,軟件弱。Ken的業務包括買賣健身器材,在香港管理的場所包括西九的ICC,他參觀過不少國內的健身室,在器材上,大陸老闆可以說是不惜工本,硬件絕對不比香港的一級私人會所遜色。然而管理上,包括清潔、人流控制、特別班設計等等國內比香港仍是差了一大截。

其次,中國市場提供的客戶量真是沒話說。找Ken談合作的內房屋苑,住客人數動輒20萬以上,在香港大型屋苑像美孚新村和太古城等不過是56萬之數。而且,據Ken參觀其他城市健身同行所得,內地的消費力一點也不弱,論利潤,二三線城市更可比能北上港深更豐厚。此外,國內的屋苑住了很多銀髮族。他們白天都要找尋節目,地產商提醒Ken要特意為他們設計活動,近年,國內外的投資者都追捧養老和保健業務,銀髮市場絕對不能忽視。

我和Ken的討論,很自然便拉到互聯網上,也是大家今天掛在嘴邊的Internet Of ThingsIOT開始時談的是如何利用手機Appwearables去豐富用戶體驗和加強健身室管理,往下,這些Big Data可以衍生很多不同的業務。健身固然是一個累客戶的切入點,其實,發展商通過出售樓宇和消費者發生關係,亦是另一個切人點,這方面很多年前已經有地產商研究過,但是當時的配套科技沒有今天那麼成熟,今天,先機已經被其他社交平佔,你如何在Facebook InstagramSnapchat之餘爭取用戶的碎片時間,  實在很考功夫。

我覺得Ken在健身行業的經驗,在中國有很多發揮的機會。雖然,魔鬼總是在執行的細節上。

後記:早兩週脫稿,當日身在大西北,走馬看花,跑了一趟寧夏,內蒙,甘肅和陝西,我是一個習慣和死線拼搏的人,星期六在寧夏首府銀川發稿,不為意網址是蘋果日報,沒有覺郵件被堵截了,我過往曾經在北京和上海的酒店發稿,可能是跨牆成功,所以沒有上心。

那十多天, 乘車穿州過市,大西北的省會城市比我想像中富裕,高樓大厦絕對比大埔元朗多,雖然不少商場都充滿吉舖。沿途的小鎮,我看到的小店最多是英語補習班美容院和手機專門店,完全反映崛起來的一代:重教育愛美和追求新科技。我對中國政府的管治手法有很多不同意的地方,然而知己知彼,我是很鼓勵香港人多些往國內跑,尤其是非一線城市的地方。
(2017529日刊登於蘋果日)




Sunday, May 28, 2017

陸企逆流爭發美元債


中國經濟發展迅速, 加上公司老闆喜用槓桿, 很多大中小企業永遠都是處於“水緊”狀態.  近月, 中資機構在香港發行美元債, 行情火熱, 4個月總數接近達700(美元。下同), 已超過去年的一半.  如果單從外匯風險看, 此事是有悖常理的.  因為人民幣走勢依然看淡, 假如人民幣真的貶值, 而企業的收入是人民幣, 美元債利息加本金會導致融成本上升, 那麼為什麼大家仍然是那麼踴躍呢? 

這股發債熱潮背後, 政府的支持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  中央為了減少外匯流失, 鼓勵企業在海外發行美元債, 再將美元債轉為人民幣,  用意是支持人民幣的匯率. 當然這算盤不一定是打得響, 因為很多中資機構在海外融資所得的資金都沒有跑回大陸. 

一直以來, 大陸企業發美元債的兩大熱門行業是: , 金融機構; , 地產公司, 前者包括四大資產管理公司(AMC)仗著背景強, 發債成本相對低.  發完債, 資金有些會轉投到風險高利息俏的投資項目.   比方說企業發債利率是3%, 他再找一些債務項目收益是8%, 中間賺了5%.

這種信貸風險的套戥, 其實亦可以視之為內地很流行的“優先劣後”安排.  優先劣後是一傳統的證券化融資概念, 將債權人分為優等和劣等.  優等就是高級債權人, 享受較低的利息, 出現違約時, 卻是第一個取回本金.  依上面的例子, 假如這8%的借款出現違約, 金融機構便要用自己的股本來填補損失.  直至到自己的股本用盡以後, 公司宣佈破產, 才會影響到購買這3%債券的投資者.  簡單來說, 就是購買債券的人是優先, 金融機構是劣後.

中國的四大資產管理公司都非常熱衷借錢.  四大分別是華融、信達、長城和東方.   本世紀初四大國家銀行:工行、建行、農行和中行為了分拆本身的不良資產而成立的.  十多年後他們已經由原先單一處理不良資產業務, 演化成金融控股公司, 業務包括證券、私募投資、基金管理等等.  由於背景雄厚加上近年的盈利亮麗, 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的發債成本都是很低的. 

除了金融機構之外, 房地產公司是另一類的主要發債體, 地產生意做大做小, 端看資金, 能發債就能多做生意.  雖然, 有陣子他們在海外融資的成本往往比國內銀行貸款高, 然後國內的銀行的“水喉”時有時無, 政策風險很大, 所以地產公司都不介意在海外融資.  近年多了一些城投公司到海外發債, 他們一般都是低於投資級別(investment grade), 但由於股東是地方政府, 所以亦吸引到一定的投資者支持.  然而, 這些機構能夠承受外匯風險的能力, 比國家級的資產管理公司低很多.   

好“息”的讀者小買大陸企業債券可以怡情, 但年期應該控制在比較短的, 因為長遠實在看不清.

(2017525日刊登於明報)


Wednesday, May 24, 2017

中國的金融科技巨無霸

在北京替我做腳底按摩的小王告訴我, 他最近向全中國最大的P2P平台 - 陸金所借了點錢給太太買結婚週年禮物, 借錢的抵押品是他在平安保險買的壽險, 還款本帶利每月均分, 分三年攤還.  我問他是怎樣跟陸金所接上,  他告訴我是通過微訊群組的推薦.  我計算一下他這筆貸款的實際年利率是超過三十厘!

陸金所的全名是『上海陸家嘴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市場股份有限公司』, 在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 2010年在陸家咀成立,  最大的股東是平安保險, 43%.  陸金所在全球互聯網獨角獸中(未上市但估值已經超過十億美金)排名甚前.   原本準備去年上市, 但因為中國政府對P2P加強管制, 令上市計劃一拖再拖. 

分析結構產品是我的強項, 小王的這筆貸款的抵押品價值來自平安壽險的現金值, 平安保險是陸金所的大股東, 基本上就是平安借錢給自己, 風險可以算是零, 拿那麼高的利息, 縱使當中包括不菲的中介費, 實在是幾近欺詐.  我叫小王早點將這筆債還清, 建議他將在鄉下的房子加押, 拿些比較便宜的資金來贖回這筆貸款.  他後來在微訊群組溝通了一下, 結果被群組的組長罵, 他不敢得罪組長, 所以決定放棄提早贖回貸款. 

 平安保險剛剛獲得英國Brand Finance全球金融品牌價值的首位, 但是在媒體上, 平安保險不止一次形容自己為金融科技公司, 而不是金融機構, 中國的科網龍頭如BAT, 因為有紮實的盈利模式, 估值甚高.  但這些盈利是有多少是建築在老百姓的愚昧上呢?  

根據會計師事務所KPMG的統計, 2016年全球創投於金融科投的總投資是250 億美元, 比上年下跌了46.8%, 但中國郤反其道,上升了 42.6% 67 億。 那天, 和一個剛在矽谷回來的海歸談起中美兩地的創投生態, 他說美國不單止有像GoogleAmazon般的巨無霸,  整個融資環境由天使到創投到私募到上市, 每階段都有人參與, 配套像律師和投行都很齊備, 整個生態圈甚為健全.  中國因為它特殊的社會因素, 爆出了一些令人目眩的互聯網龍頭, 但整個生態圈並不健全. 投資者都是偏向於短視和跟風.

Brand Finance 2017全球金融品牌排名:-  

排名
公司
品牌價值
(以美金十億元計)
1
平安保險
16.32
2
安聯
15.20
3
中國人壽
10.30
4
美國友邦保險
9.88
5
安盛保險
9.44
6
日本生命保險
8.71
7
蘇黎世保險
7.20
8
Life Insurance Corp of India
6.81
9
大都會人壽
6.62
10
Allstate Insurance
6.34

(2017522日刊登於蘋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