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1, 2014

如何做人一個真正的强國人?

政局沉悶,經濟膠著,今回不談選舉,不說發財,且談一下人的問題,政治是眾人之事,歸根究地,好的社會的先決條件是好的市民,香港要走出今日的政治死胡同,需要的就是有獨立分析能力和自由思想的市民

大學時,受到劉曉波文章啟發,開始思考知識份子的良心和獨立性,轉眼三十多年,我一直覺得西方的知識份子比我們土產的,更能發揮社會良心的作用。

很多年之後,看陳寅恪先生的傳記,先生一生鼓吹獨立人格。晚年坎坷,受盡政治運動折磨,令我對這中國知識份子受權力壓迫感受更深。

漢朝皇帝是看不起儒生的,“倡優畜之,流俗之所輕也 ”。儒的工作包括廟祝,後來發展成為教師醫生。因為他們文字能力高,所以便擔任“史”的工作。史也作“被使喚”的意思。而專制的皇帝看上儒家的一點就是:“有為人也考弟,而好犯上者,鮮也” 。語出論語.學而篇,意思是“他的為人,孝敬爹娘,敬愛師長,卻喜歡觸犯上級,這種人是很少的;不喜歡觸犯上級,卻喜歡造反,這種人從來沒有有過。”皇帝覺得專祟儒道的人是不會做反的。 蔣介石尊有能力卻不敢造反的曾國藩為偶像,大概也是這道理。

國學大家啟功先生認為:程朱也罷,陸王也罷,理學這一套東西實在是毫無道理。於國計民生一點影響和好處都沒有。

王陽明的“格物致知”,格物就是整天想,琢磨. 古代有這麼一個品種的竹竿是方的,他就說竹子是都圓的, 這為是什麼方的,他就坐那兒想,就格,就琢磨: 竹子怎麼就是方的? 可是,您就是格上十年、八年,它要圓還是圓,要方還是方。 王陽明就是這樣格物致知的。

程朱起,理學興,統治者最利害的地方就是將這些“儒家”的觀點,放進科舉裡,知識份子要做官就要接受這觀點。清毛奇齡讀四書,紮一個草人放在桌上,讀一句,打一下草人說“熹,汝誤矣!

胡適要打倒的孔家店,但重點不是孔子思想,而是宋明理學。這點和啟功的思想是相同的,然而,啟功認為全盤西化本身也有邏輯上的謬誤, 變化不應該替換,而是循序漸進。

我大學時唸工程,大三自選科選了一科莊子,因為覺得莊子的話漂亮,印象最深刻的一句是“聖人不死,大盜大止”

中國人,可能清醒比崛起更重要。

(2014721日刊登於明報)

Monday, July 7, 2014

量化分析佔中公投

我的老本行是做量化分析,英文叫quant,國內叫寛客,我是這樣分析622佔中公投結果的。

佔中公投有兩條議題,議題一是特首選舉方案議題二是如果政府方案不符合國際標準,立法會應否否決。我覺得第二個議題比第一個更加重要,此點容後再闡釋。

政治立場是一光譜,如果我們將投票結果歸納在親建制到支持激進民主這光譜上,可以得出下面的結果

 
議題
議題
不應否決
棄權
棄權
棄權
應否決
棄權
不應否決
支持其中一個方案

註:上面的分析是沒有考慮白票。

1是最支持建制的,4是最支持激進民主派的,我個人是投了3。

3個方案中,〝真普聯方案〞原先在5月6日〝佔中商討日〞投票中的排名第三,今次卻晉升至榜首,原因一方面是中間泛民派終於醒覺,發動大佬和傳媒拉票,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中間路線的選民覺得〝真普聯方案〞比其他方案溫和,而投棄權票則顯得不夠力度。其實選民有多了解這三方案的分別和含義呢?很多人投票是基於這三個方案的政治代表人物而己。

蔡子強覺得622公投結果是中間民主派重新爭取主導的一個契機;湯家驊覺得因為棄權票不夠,現在誰都只能支持激進民主派,我傾向支持蔡的看法,我相信大部分的香港人都不希望看到香港社會出現撕裂,造成今日的局面,負最大責任的是中央鐵皮一塊的手段,其次是無能的中間民主派,他們託大、活在過去的光環中、因為太多政治考慮、不敢提出一清晰的中間派路線。

現在讓我再分析佔中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自佔中出台後,長時間它的支持率是25%左右,5月6日的第三次佔中商討日,議程一早說好會在15項方案中選出3項,2565人參與投票但中間民主派掉以輕心,作為談判手段,各派系都綑綁在〝真普聯方案〞,  而忽略了第二第三位置的重要性,沒有動員拉票。由5月6日到6月22日,香港的政治環境風急浪高,先有國務院白皮書出台,再來新界東北土改撥款,加上建制幫腔的幫倒忙,佔中成了反建制的聚焦。

用數學去表達這個過程可以得出下面兩條公式:

公式一: 佔中 = 支持公民提名; 選民基礎是2565票

公式二: 反建制(a.k.a懼共)= 支持佔中; 選民基礎是70萬票

公式二代入公式一得出來的結果: 反建制 = 支持公民提名; 選民基礎是????

結論我相信連佔中三子當初也意想不到,年初的時候,有民意調查顯示,有接近一半的選民願意接受沒有公民提名的選舉方法,中央的霹靂的手段將民意趕向激進派的一邊,但我覺得事情是有迴轉的希望,我尊重某些人的意見,他們覺得共產黨是永不可信的,作為談判手段,要用一些最鮮明的旗幟吸收最大量的支持,才可以抵禦當權者,但我覺得如果因為這種態度而偏離基本法,香港將會為一場沒有戰場的政治戰爭而付出慘重代價。

 

(201477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