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6, 2013

吳局長的報告應如何寫?

特首責成吳局長林慧思老師語言衝擊提交報告筆者不才敢為吳局長代建議報告大綱如下:-

1.      從法律的角度去定性要界定警員是受害人,林老師是行凶者,當中牽涉到凶器、場地、時間和行凶者的身份。

1.1.   凶器:要釐定什麼的詞才算是攻擊性武器?還有,要在怎樣的聲量之上才算是攻擊性行為要注意的是,根據非正式統計,每天有上千的香港市民在心裡面運用不文語辱罵執法人員,如果條件定得太低,成功檢控案子太多,懲敎署恐將有人滿之患。

1.2.   場地:行凶者與執法人員的身體距離,要在那個尺度之內?不然,距離太遠,則很難界定行凶者的目標。再者,既然針對的是在公眾場作出不君子行為,也定什麼是公眾場合 總不成教師在淋浴時唱粗口歌也算觸犯法律

1.3.   時間和身份:這當中牽涉教師非辦公時間的行為。有可能需要重新建立教師的工作合約,加入非上課時間的活動限制Big Brother帶進教師的私人生活空間,為政府無微不至的管治立案。

2.      從文化的角度去檢討香港的教師水平:-

2.1.   為什麼在發洩情緒時衝口而出的是英文而不是中文是不是潛意識自視為高等華人重英文而輕中文?教育局有需要重提國民教育,以彰中國文化。

2.2.   文修養太差what the fxxx」此英俚,詞不達意教育學院要重新檢討課程,讓老師在渲洩情緒時,更精確掌握詞彙。有需要時課程應加入國罵科,為眾教師提供完備和一針見血的罵人材料。

3.      傳媒是事件的幫凶

3.1.   事情本來可以大事化小,但經傳媒渲染,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借題發揮,連特首想借此事打擊對手提高民望,也有偷雞不著蝕把米之虞。查該新聞片段應該早被列為三級,在黃金時間內禁播,通訊管理事務局在該事件上有疏職守。


(2013826日刊登於明報)


Monday, August 12, 2013

中國沒有金融改革問題,中國只有改革問題

上週我在北京出席一個討論中國資產證券化的訮討會,事緣去年中國政府重推資產證券化,惹來市場不少憧憬,會上有不少外國財經專家,他們慣性地用先進國家經驗評論中國金融市場的種種發展障礙,雖然是老生常談,但也算真實反映中國市場目前面對的難題,包括監管機構混亂訊息不流通投資者對信貸風險認識偏低金融機構和產品太過依賴政府信譽支持形成道德風險等等。

大家討論了三個小時,會議快結束時,我突然有一頓悟: 這不是中國金融市場的問題,這是中國的問題。

先說監管,中國的資產證券化產品,主要有兩種,一是銀行的債務資產打包、二是由證券公司安排的非信貸類資產,例如地產基建,前者由銀監會監管,產品在銀行間市場銷,銀行作為資產出售方, 目的是收縮資產負債表和割離信貸風險後者由證監會監管,在交易所掛牌,證券公司作為第三方, 安排項目是為了賺取安排費, 這些是歷史背景發展至今,  業界有陣時要推新產品,常常不知叩那個門才正確。但監管混亂,不是金融業的專利。由毒奶到高鐡,  問題都與監管有關朋友告訴我,中國現在公務與平民的比例是401,這麼龐大的機構,效率卻是那麼低。

談到訊息不流通甚至作假,中國投資散戶和普羅消費者一樣,都是最不受保障的一群,股市固是為大股東集資服務, 很少顧及小投資者的利益奇怪後者亦甘於做順民, 跟風炒消息, 任大戶把控.  此外,   銀行銷售的理財產品欠缺詳細的風險披露,整個資本市場都是向金融機構和企業傾斜,消費市場亦然以食品為例, 中國老百姓視食物安全為社會危機之最, 問題很多時出在食品鏈上游, 大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吃什麼.

論及投資者水平, 實情是賣東西的心存僥倖,買的人又莽撞不幸地, 中國的GDP增長並沒有帶來相應的民智升。國內很多高風險的房地產和不賺錢的基建項目, 都被包裝成理財產品向個人投資者推銷, 散戶貪圖高利率對信貸風險不求甚解.

造假成風令百姓對甚麼都失去信心,但弔詭的是, 事情出錯後, 一旦蒙受損失, 又轉過頭來要政府負責朋友在信託公司擔任融資工作,他有一機構客戶有興趣投資某信託產品,條件是這信託產品必需有部分賣給散戶,還要是在信託公司所在地的居民(方便他們上訪?!)機構客戶的想法萬一產品出現違約,因為有小市民參與,政府為了維穩,必定會補償或金融機構補底,難怪有人說中國政府背負的真假間接或直接的債務,永遠算不清中國的金融市場最大的風險是道德風險。

老外煞有介事地分析中國金融改革之路, 我心裡想這是我們炎黃子孫三千多年的醬缸文化, 要改可不是那麼容易.

(2013812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August 2, 2013

你有信心比猩猩優勝嗎?

你有興趣….
  • 成為網上的投資明星;
  • 擁有粉絲追蹤您的投資組合;
  • 像基金經理般收取基金管理費;
  • 贏取豐厚的獎金。
上面是一個網上財經社區招募“草根股神”的廣告。所謂“草根股神”,是一些業餘股票投資者,他們在網上和別人分享他們的投資組合,如果粉絲成眾的話,可以收取一定費用。

傳統的基金經理是否物有所值?一直都有不少爭議。很多年前,《華爾街日報》曾經舉辦過一個實驗,邀請美國的一些著名基金經理參加選股比賽,和猩猩較量,報館職員則扮作猩猩用擲飛鏢的方法去選股,看誰選的股票最後勝出。結果在一百次比賽中,基金經理用經驗和技術選出的股票,只勝出61次。

投資者捨親自操盤而將資金投在基金經理手裏,原因有三。一是求方便,交易不用自己操心。二是求規模效應,基金經理因為手上的資金多,帶給證券行很多生意,後者自然會給基金經理很多方便和好處,例如手續費低廉、資訊比較貼市、熱門IPO時拿到的配額比較多。三,最重要的是他們信任基金經理的眼光,想知道並且跟隨他的投資組合,但這種關係已經可以被網上平台取代。      
  
在美國,有網站提供一個平台連接投資者和基金經理(或更準確地說投資組合建議人)。投資者付出一個遠比基金管理費低廉的費用,便可即時知道這基金經理推薦的整個投資組合。 再者,因為投資決定最終仍然在散戶手中,後者是可以選擇性地跟進。

這樣的一個平台對於投資者和有志成為基金經理的人都有很大的吸引力,前者可以用實力和成績去吸引客戶,不用考專業資格和申請牌照(這點監管機構可以會有一點意見),更不需付中介的經銷費用,操作上由於沒有金錢過戶,詐騙的風險亦較低,當然,我們仍然要防範基金經理造市。

這類平台,除了吸引有野心的“草根”基金經理之外,很多時亦提供簡單的資產管理工具,和一個平台供大家發表炒股心得和發洩輸錢的怨氣。

市場錯綜複雜,投資者除了希望在網上找尋投資訊息和工具之外,也有需要和其他人分享他們在投資過程中的喜怒哀樂。


(201382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