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8, 2014

“拚爹”才會贏



拼爹是大陸的流行詞, 意思是比拚大家父母的影響力. 

外資投行的中國關係鬧得滿城風雨, 先有多間投行的中國區領導下, 繼有中資龍頭企董事長 落馬, 並傳出其情婦在歐資行工作, 身家上億。投行拉生意要靠關係, 至於這關係是通過什麼渠道獲取?  除了傳統斟茶灌水;  可以是在其他業務上給客人好處, 例如借錢;  但更多時候是靠人事, 這是為什麼投行願意付介紹費予有關係的中介.  亦有投行將這關係私有化, 例如聘用高官的親屬

企業要融資或併購, 都會請投行來做pitching, 這樣的選美秀, 我也參加過不少, 事實上同級投行拿得出來見客的pitchbook, 大都是大同小異; 不外乎環球銷售能力有多強、對行業的了解和研究有多深、過往業績有多風光(保薦人排名榜這東西其實可塑性甚高) 、再加上敝行認為 貴公司可以賣多少錢(當然是愈高愈好, 只要pricing range夠闊).  客戶看完這一大堆PowerPoint, 實在很難分高低,  關係便成了決勝因素. 

美國政府對銀行窮追猛打, 誓要將這些生意怎樣得來弄得一清二楚, 惹得不少國內的富豪和高官一身騷.  關係常委的身家有多少?”之後另一個盪手山芋。

在資本主義國家, 說客 “lobbyist” 是打正招牌的正門生意, 他們賣的當然止是如簧之舌, 主菜是關係。大陸民粹派認為美國傳媒(特別是《紐約時報》)這般針對中國高官關係, 是雞蛋裡覓骨頭, 美國人百步笑十步而已,  新鮮熱辣的例子包括剛卸任的前財長蓋特納辭官之後, 不旋踵便已加入華平私募基金(Warburg Pincus).

美國的反貪污法並不是要杜絕企業購買關係, 而是要求他們在爭取別國政府生意時, 不可以有貪污“意圖”: 通過給予政府官員好處換取生意.  當中, 針對國企多於民企(問題是中國的大宗資本市場生意大都和國企有關);  另方面, 投行是否系統性招聘高官子弟, 抑或是個別事件也有關係.  最後就是被聘用的人, 能力是否稱職, 但是很多系出名門的第二代, 他們都受過精英教育, 不少還是長春藤大學的畢業生, 普通亞蘇(Associate)的工作, 一般是難不到他們的, 所以真的要定投行罪, 也不容易.

反貪反腐追求公平、公正、公開, 三者之中, 我覺得公開是基本亦是最容易執行的。生意給甲不給乙,可以有千萬個理由。何為公平? 實在很難說得。反過來說, 投行和客戶高層之間有任何間接或直接的交易, 只要在陽光之下進行, 社會便有機會下公論,  當然現實中, 往往這最低要求很難做得到. 

(2014428日刊登於)

Monday, April 14, 2014

從茶馬古道到國道214



三月梢,我和一班土木工程系的老同學跑了一趟雲南,從麗江北上;經中甸(香格里拉)德欽,遊覽梅里雪山之後,回程折返奔子欄,沿途主要是走國道214。

國道214是中國的國家級公路,起點為青海西寧,終點為雲南的大里,跨越青海,西藏和雲南三個省分,在雲南境內的包括我走的這一段,別稱滇藏公路。這段路亦是舊日茶馬古道的一部分。從香格里拉到德欽,我們沿長江支流金沙江而行,平均海拔在3000公尺以上,一邊是拔挑的雪山,另一邊是看似無底的河峽,冷不防導遊告訴我們早幾天就有一部外邊來的越野車掉進山峽裏!

滇藏國道公路初建於1973年,我們走的這一段路是三年前新擴的,多了隧道和橋樑,拉直了的路綫再加上擴闊和新舖的柏油路,原來由香格里拉到梅里雪山的八小時車程縮短至三小時。沿路上,我們看到很多新開墾的斜坡,安全功夫做足沒有呢?比起香港政府每年花費千萬在護土工程上,位於地震帶的國道214倒有點聽天由命。同行都是土本工程系出身,當中還包括兩位政府高級工程師!因為我的工程知識早就還給教授了,我好奇問他們這個橋的地基是怎樣建的?這道斜坡的角度安不安全?同學都一笑置之。

沿途公路兩旁佈滿亂石。去年8月30日迪慶發生5.9級地震,這段公路所在地德欽縣受災嚴重,亂石搞不清楚是公程還未善後?抑或是地震的遺跡?這些年來,我看大陸基建項目也看得不少,中國人愚公移山的魄力肯定是有的,但亦目睹大工程對環境造成的嚴重傷害,簡單至清理垃圾和綠化便常常被不合格,我們沿路上的山坡都是黃黃的,有可能是大家趁旱季在趕工,但願夏天重臨時會再見蒼綠。

中國的公路網經過多年的火速發展,現已跨越美國,成為全世界公路網最長的國家,接近8萬公里。不是每一條公路都是賺錢生意,我們走的這一段國道,因為地勢險峻,建築成本昂貴,幾年前,政府將公路判給一個外省承建商,這個承建商拿了訂金便逃往國外,當地人說這段路既無軍事需要,經濟利益也是單靠發展中的旅遊業而已,雲南旅遊景點多,昆明大里麗江香格里拉、西雙版納都各有特色,梅里雪山氣勢磅礡,動人心魄,迄今為止尚未有人成功登頂,但旅遊配套仍然很貧乏,這段公路要變作像茶馬古道般賺錢,尚要一段時間。

(2014414日刊登於)

Friday, April 11, 2014

哀哉所謂泱泱大國



馬航航機失蹤至今一個月, 執筆時仍未蹤跡.  由於起因詭譎兼出事地點不詳, 找尋MH370可能會是歷史上最昂貴的搜索.  飛機失蹤, 馬來西亞政府搜索工作和向公眾交代都顯得雜亂無章, 遭輿論非議.   佔乘客三份之二的中國家屬更是義憤填膺, 有些網民更呼籲杯葛馬來西亞.  大陸人藝人汪鋒說:『他們敢這樣戲弄這154個中國人背後的泱泱大國!

我曾經在新加坡工作過,  認識很多馬來西亞華僑, 禮失求諸野, 他們都很尊祟中國文化, 很多心裡面仍然視中國為半個祖國(比一般新加坡人更甚).  大陸人民對他們的譴責, 令他們很痛心. 

近年, 中國真的崛起了, 尤其是與一些發展中國家打交道, 人家有什麼出錯, 我們動輒便叫人家道歉, 過去對菲律賓如是, 今天對馬來西亞亦是如此.   但很多時, 口號叫得響, 卻沾不上什麼實際的甜頭.  相比起實行大國沙文主義的美國, 人家的國民在國外出了事, 美國政府會派飛機戰艦去直接拯救.  客氣些便通傳東道主一聲,  更多時是自把自為.  事實上, 道歉是廉價的, 如果我們要求每一個對中國或中國人有錯失的國家都向北京道歉, 外交部大概要多開一個“受歉辦”.

中國人愛面子是遠古流長的, 自稱“中國”, 豈是無因由.  大唐至大清, 我們總喜歡夷蠻向我們朝拜, 至於送他們千萬箱金銀珠寶, 甚至土地,  誰賺誰蝕, 不是問題, 面子最重要. 

近年多看了一些中國近代史, 對抗日戰爭有多一些反思.  當日, 中國國力對抗日本是以卵擊石, 軍事上的落後不是士兵英勇可以彌補.  這點汪精衛跟蔣介石都很清楚, 毛澤東更不用說.  聰明的做法是:  戰略上, 我們應該將日本的野心推向蘇聯, 就像張伯倫將德國推向東歐般;  戰術上, 利用中國的國土遼闊和交通不便, 空間換時間.  坦白說關東軍跟東京大本營的政策亦不是一致的.  前者由一批衝動的浪人把持, 後者更著眼軸心國和同盟國的合縱連橫, 征服整個中國不是他們的目標.   汪精衛誤信中國必亡論, 鼓起他一貫那種唯美的衝動,  向蔣介石提出“君行其易, 我任其難”的安排.     這位民國有史以來最出色的詩人, 政治智慧幾近白痴, 最後淪為國共兩黨最“方便”的敵人.  

其實, 最不想中日和解的是蘇聯, 西安事變堅持保住老蔣性命的是史達林.   老蔣被迫抗 , 固然是為其個人在戰後締造了無可比擬的祟高地位, 但亦令中國付出了千萬條性命.  史達林避開東邊戰線, 可以專心抗德.   毛澤東領導下的共產黨變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受益最大的政治集團. 

民粹主義是可殺的, 但願中國人早日遠離義和團式的燥動, 學懂澄明冷靜.

(2014411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