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7, 2010

LXB Part 2

前期寫了一篇談劉曉波的文章, 很高興收到一些大陸讀者的回應. 談lxb、也談gcd. 早些時候在國內出差, 趁機上網搜尋有關劉曉波的消息, 以了解大陸同胞的消息來源和海外的有什麼差異. 網上有篇文章將劉曉波比作汪精衛, 是一個以叛國為榮的漢奸. 作者是廣龍, 根據作者云, 這篇文章寫於劉曉波得獎前一年. 曾經長時間在谷歌(Goggle)搜尋榜排名第一. 可是在劉曉波得獎後, 排名卻一再下跌, 是否被人蓄意擠出榜首, 惹人猜疑, 真是兵賊難分!

“香港一百年殖民地變成今天這樣, 中國那麼大, 當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會變成今天香港這樣. 三百年夠不夠, 我還有懷疑. 我無所謂愛國、叛國, 你要說我叛國, 我就叛國! 就承認自己是挖祖墳的不孝子孫, 且以此為榮.

全盤西化就是人化、現代化, 選擇西化就是要過人的生活, 西化與中國制度的區別就是人與非人的區別, 換言之, 要過人的生活就要選擇全盤西化. 沒有和稀泥及調和的餘地. 我把西化叫做國際化、世界化, 因為只有西化, 人性才能充分發揮, 這不是一個民族的選擇, 而是人類的選擇. “

以上一段文章大家看到之後有什麼反應呢? 認不認同呢? 說上面這段話的人是劉曉波.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 海外華人反應大都是正面的, 然而大陸的民意並不是一面倒, 很多人覺得獲獎是挾洋自重.

因人廢言故是不應該的, 因言廢人亦是對言者不公. 支持劉曉波的人又是否接受他那超越國界的理念呢? 我們接受、甚至支持劉曉波, 應該清楚知道我們支持他什麼? 如果單因為他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我除了嘆句愚昧之外, 夫復何言!

中國近年來國力隨著經濟發展而突飛猛進, 過去、現在和將來的發展方針是怎樣, 仍具爭議. 大家常常掛在嘴邊是中國發展要配合中國國情, 洋人的那一套不可以照單全收. 持相反意見的人認為世間是有普世價值的. 這問題真不好說. 理論上, 我覺得世界應該是以人為本, 什麼國家民族都是因利成便再加上感情因素; 但從現實的角色看, 要改革中國又豈可單靠理論!

說愛國是因利乘便、是因為群體的力量總比個體大, 有十億人做後台, 做好事、做壞事, 膽子都會更粗. 感情上, 人是群居動物, 生活上是需要儀式的, 國家民族是一個託付、是一個慰藉. (說得那麼客觀冷靜, 就像一個吸毒的人在談吸毒的壞處. 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中國人, 此生如此, 感情太深、嗜毒太久, 別無選擇.)

(於2010年10月27日刊登於信報)

Wednesday, October 20, 2010

金錢世界裡不單止是人

我性好動物, 逛街時如果遇上大狗小猫都會多望幾眼, 很常甚至禁不住撫摸它們. 大部份時間, 它們都會報以友善反應, 像搖頭擺尾等. 我相信動物的本能是可以感受到其他生物究竟是敵意抑或是善意. 試過跟一些怕動物的朋友近距離接觸犬隻, 小動物對怕他的人、和不怕他的人, 反應就有很大的分別.

云云哺乳類動物中, 猴子和靈長類是我少數不喜歡的. 主要原因是因為它們無論長相、性格和行為都太似人類. 紀錄片報導: 大猩猩是少數不為食物, 純粹為了洩慾而謀殺同類的動物 (同樣被視為高智商的海豚也會輪姦同類, 智慧的黑暗面可見一班).

《Super Freakonomics》一書裡面有一篇關於經濟學家灌輸金錢概念予猴子的文章. 令人震驚的是猴子們明白金錢概念之後, 它們甚至會用“錢”來購買性服務.

學者是如何灌輸金錢概念予猴子呢? 研究員首先鑄造了一批錢幣, 並且每天提供一定數量的錢幣予猴子, 猴子起初覺得這東西不能吃、又不好玩, 便棄之如敝帚. 慢慢研究員教曉猴子做交易, 只要猴子將錢幣交回給研究員, 它們便可以獲得糖果作獎賞. 之後, 研究員將糖果的種類增加, 並且為不同種類的糖果訂立不同的價位. 比如, 每個猴子每天可以獲得12個錢幣, 它可以用4個錢幣來換蘋果、3個錢幣來換口香糖.

再進一步, 研究員開始模擬市場, 改變糖果的價格, 猴子的反應亦很理性. 當一種糖果的價格上升, 它們便會買少一點, 將錢花在其他種類的糖果上(典型的下陲需求曲線).

人類的世界中, 避險偏好(Risk Aversion)是一普遍的心態. 有這心態的人, 輸一塊錢時感受到的痛苦, 遠比贏一塊錢的快樂為大. 猴子世界亦是一樣.

研究員設計了一個遊戲, 遊戲分為兩組活動. 在第一組活動中, 猴子首先得到兩顆葡萄, 之後研究員和猴子進行擲毫, 如果擲毫輸了, 便會取走猴子手上的兩顆葡萄的其中一顆. 另一組活動是研究生給予猴子一顆葡萄, 然後進行擲毫. 如果猴子贏了, 便可以得到額外的一顆葡萄. 兩種活動的經濟效果都是一樣, 但是大部份猴子都喜歡參與第二組活動(先獲派一顆葡萄, 然後再有機會多獲一顆葡萄).

某天, 駭人的事情發生了, 研究員發覺某隻雄猴沒有如常帶錢幣來換糖果, 反之它將錢幣給了一隻雌猴, 再看清楚; 兩隻猴子正躲在一角在性交!

娼妓是最古老的職業, 也可能是最原始的職業.

(於2010年10月20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October 18, 2010

重實利輕主義的新加坡

猜一下那個國家(地區)會是今年全球經濟增長冠軍? 不是中國、不是印度, 答案最有可能是新加坡! 新加坡今年第二季度年比增長率是26%, 上半年增長率是18%, 政府估計今年全年增長率將不會低於15%. 有評論甚至認為這百份比是偏低. 因為除非下半年度經濟痿縮, 不然整年增長應該不止此數.

我曾經在新加坡居住了七年, 近日奔走新港兩地頻頻, 親身體現到新加坡經濟的的活力. 兩個綜合渡假中心(a.k.a.賭場)相繼落成, 吸引了大量遊客, 本地人的入場率亦比預期中為高. 據聞政府亦為此事煩惱, 恐防為了發展經濟而令國民沉迷賭博.

新加坡祟尚實用主義, 在國父李光耀身上便可見一斑, 曾經在不同政權下生活的李光耀懂唱四種國歌 – 英國、日本、馬來西亞及新加坡. 他原有洋名叫Harry, 趕走英國人之後便棄用. 新加坡立國初期跟馬來西亞一樣, 都是積極打擊共產黨 (雖然早年人民行動黨和新共在爭取獨立時有過短暫的合作關係), 後來因為預見中國堀起, 便大力鼓吹兩地通商(新加坡政府早年投資蘇州工業園, 便是他大力促成), 並且在國內推廣華語, 自己亦身體力行, 耆老之年苦學”刨冬瓜”.

決定興建賭場是新加坡近年一個政治和經濟上都影響深遠的決定, 這決定亦貫徹新加坡重實利輕理想的一貫方針. 新加坡立國以來的唯一執政黨 - 人民行動黨, 向來鼓吹清廉. 人民行動黨黨員在出席政治宣傳活動時, 很多時都穿上白襯衣、白褲來突顯其白壁無瑕的政治操守. 創黨黨員很多視賭業為洪水猛獸. 2006年新加坡政府決定興建賭場和開放賭業時, 總理李顯龍曾經費了一翻唇舌向國民和元老解釋他的決定.

順帶一提, 除了賭業之外, 另一個造益新加坡經濟的, 是”西水東漸”. 新加坡的兩個鄰國-馬來西亞和印尼都是回教國家, 在其它回教國家投資者眼中, 新加坡就好像回教國家中的綠洲. 很多中東資金如果要在亞洲找一國際化的投資平台, 都會選擇新加坡. 此外, 新加坡近年大力發展私人銀行業. 自從瑞銀(UBS)屈服於美國政府的壓力而公開它的私人銀行客戶資料, 很多不願曝光的私人銀行資金都大量湧進新加坡. 新加坡政府近年來大力鼓吹財富管理和私人銀行業, 起大學、辦講座、稅務優惠等等, 層出不窮.

新加坡的 “經濟發展那用管民主”管治模式是很受中國政府推祟的, 但我覺得新加坡是一個葺爾小島, 人口連一個中國二線城市也比不上. 管理新加坡和管理中國是兩碼子的事, 有些管治模式是不可以對號入座的.

然而, 話分兩頭, 今天華人管治的地方, 包括大陸、台灣、香港和新加坡, 論經濟民生,新加坡肯定排在前列. 我們可以取笑新加坡的Singlish, fine society, 過份的循規蹈矩和缺乏民主, 但當世十多億的炎黃子孫, 很多都樂於選擇新加坡為安身立命的地方. 諷刺的是, 市場傳聞: 新加坡投資蘇州失利之後, 面對中國官僚的種種暗手段, 李光耀亦嘆一句 “我以為自己是中國人, 原來我不是” .


(於2010年10月18日刊登於明報)

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讀劉曉波30年

諾貝爾和平獎是眾多諾貝爾獎中意義最含糊和釐定標準最惹人爭議的一個獎. 過往的得獎者包括達賴喇嘛、前巴解領袖阿拉法和去年的美國總統奧巴馬. 中國人的民主如果要靠諾貝爾和平獎來肯定和推波助瀾, 只不過是再一次證明我們跟緬甸和非洲小國一樣, 都是化外之民.

我讀劉曉波文章, 已有是30年, 他是我接觸過大陸政論作者中, 最好的一位. 時維80年代初期, 仍在唸MBA的我慣性地在圖書館裡不務正業, 拿起一蔟蔟的舊雜誌, 忘記了是《南北極》抑或是《九十年代》的前身《七十年代》, 首次接觸到劉曉波的文章. 他當時是北京師範大學的講師, 不算出名, 雖然是內地作者, 文章卻罕有地沒有八股味道, 文字清晰流暢, 並且有種超越國家主義的胸襟, 我頓時便被他的文字吸引.

劉曉波在政治運動裏的身影, 亦贏得我對他的尊重. 六四事件中, 他努力游說學生退出廣場, 後來, 他以平淡面對囹圄之苦. 和很多其他維權份子不同的是, 他沒有主動爭取曝光. 2009年12月23日, 劉曉波在法庭判決前發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貫徹以往用非暴力尋求變革的主張.

《08憲章》早在劉曉波入獄之前, 我去年在維園已經買了一本. 就像是支持和反對他的人所說; 它是一份非常低姿態的政治宣言. 憲章是仿傚捷克民主運動的《77憲章》, 《77憲章》起草於1976年, 內容是要求捷克政府遵守《赫爾辛基協約》中的人權條款、公民權和人權尊嚴, 是捷克民運人士爭取社會改革的一個重要起點, 直接影響後來整個東歐脫離共產黨. 《77憲章》的其中一個起草人是捷克劇作家兼前總統哈維爾(Vaclac Havel), 哈維爾也是今次劉曉波獲獎的提名人.

如果中國沒有崛起、如果西方沒有對黃禍的恐懼, 劉曉波一個這麼低調的反對派, 會不會獲獎倒是一個疑問. 劉曉波獲獎一事, 在上週正式公佈之前, 傳聞已經甚囂塵上, 有趣的是英國的博彩公司上週開出來的賠率, 劉曉波是4賠5、魏京生是1賠20、克林頓是1賠25.

消息公佈之後, 傳媒都在揣測劉曉波何時才能獲知得奬消息, 據報導,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每月只得探望丈夫一次, 每次一小時, 其間有兩名守衛監管, 防止劉霞和丈夫討論一些煽動性的話題.

文章裏頭的劉曉波, 充滿知識份子的遺世獨立, 世俗的虛名我覺得他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他追求的並不是推翻或擁護某一個政權, 而是嘗試在以人為本的道德精神上建立一個文明的制度.

到了我這個年紀, 對政治人物的亢奮已經離我愈來愈遠. 宿命地看, 在大時代的轉變中, 個人的榮辱和出處、主動或被動地、有選擇或沒有選擇地, 都只是整個棋盤上的過河卒而已. 犧牲是硬道理.

投資政治就跟所有投資一樣, 時間很重要. 甘地跑出了、曼德拉也跑出了. 但無數的改革者, 連殉道者的名份都沒有. 政治吊詭, 囚衣可能是當權者給予異見份子最佳的徽章, 我希望劉曉波最終能夠跑出, 即使事與願違, 仍然是那一句 - 劉曉波, 真知識份子也!

(於2010年10月13日刊登於信報)

Wednesday, October 6, 2010

財富的原罪

股神畢菲特和蓋茨訪問中國, 主要的目的是向國內富豪的荷包開刀, 目標是希望他們將一半的財富捐作慈善用途. 香港人對畢菲特的賺錢能力有一個近乎鄉愚的崇拜. 事實上, 畢菲特做生意是“絕對不留活口”型. 賺錢能力和善心不一定互相排斥, 卻絕對是兩碼子事.

這些商界奇才, 由白手興家到身居世界首富, 當中容不下婦人之仁. 事業創造了幾代人也花不完的財富之後, 他們選擇回饋社會是很值得鼓勵的事情, 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 我們眼下的世界依然是資本主義當道, 社會生態絕對是富者愈富、貧者愈貧. 任何能夠締造社會和諧的事, 我們都不應因為財富的原罪而拒諸門外.

從賺錢到回饋社會, 這中間怎樣才能為普世製造最大的幸福呢? 近日我參與一些社會責任基金的募資活動, 面對投資者一個常問問題是:“為什麼我不將這筆資金投資在回報最高的產品上, 賺夠錢之後才將收益的一部份轉作慈善用途, 而要投資在社責基金?”理論上, 追求高回報和社會責任投資是可以共存的; 例如, 如果上市公司能夠主動考慮環保因素, 很多時對長線的盈利是有幫助的.

社會責任投資(Social Responsible Investment (SRI))在歐美行之有年, 在美國, 基金經理所管理的資產中, 社會責任投資佔10%; 在英國, 百份比更高達20%. 社責投資針對三方面: 環境保育(Environment)、社會和諧(Society)及公司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 簡稱ESG.

社會責任投資一般的做法包括: 反面篩選(Negative Screening), 就是選擇不投資在一些所謂“罪惡”企業, 例如: 煙、酒、賭博和兵工業等. 還有就是正面投資(Positive Investment), 就是投資在一些道德和社會標準較高的企業. 除此以外, 很多社會責任基金的基金經理都會積極參與股東大會和與所投資公司的管理層進行密切的交流, 藉以監管和影響公司管理層的決策.

做善事的入場卷, 除了錢以外, 人亦是一個主要因素. 管理慈善事業比管理一般的商業機構更需要好的人材, 原因是後者更複雜, 茲茲為利的商業機構的主要持份者是股東, 能夠賺錢的猫就是好猫, 但社會企業卻要兼顧不同人的需要, 難度更高. 很多慈善事業, 參與者都是有心人, 包括很多放棄高職厚薪, 一心一意幫助弱小社群的社會精英. 但福利事業的環境, 到底和營商不同, 有心不代表有力, 如果再加上自我膨脹, 好事往往變壞. 富豪慈善基金由世界第一和第二首富牽頭, 其他有頭有面的富翁是否又願意甘為牛後呢?

讀過去年出版的畢菲特傳記《雪球》的讀者, 可能都是同意作者所述, 畢菲特是一個不甚討人喜歡的老頭(不明白與他共餐的噱頭, 為什麼每年都是慈善拍賣的熱點). 然而畢菲特雖然不是我的那杯茶, 我倒不抗拒他將財富用在慈善事業上, 財富用在正途上, 是沒有原罪的.


(於2010年10月6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October 4, 2010

圖的奧妙

明報改版, 多了很多圖片, 比以前更加悅目, 個人的唯一保留是專欄要出賣作者的盧山真面目.

大學時唸了一點拓樸學(Topology), 大部份的知識都已經還給教授,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曼德伯(Benoit Mandelbrot)的著名問題:“英國的海岸線有多長?”. 曼德伯提出的答案是: 用的尺越短, 量度出來的海岸線就越長, 甚至無限大(見圖1).

《圖1》



很多年之後, 因為要研究數量模式來炒賣. 再次接觸曼德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提出的“分形”(Fractals)概念. “分形”是指一些看似很複雜的幾何圖形, 如果放大來看, 每一小部份都是跟母形很相似的, 自然界中雪花是分形的典型例子.

市場是否隨機?, 眾說紛紜. 有人相信是價格走勢是會追隨一定的模式, 而分析走勢的一種方法就是用“分形”去解構長而複雜的價格圖. 用數學模式去戰勝市場是很多人(包括年輕的我)的夢想. 然而, 真相是長路漫漫其修遠兮, 用數量模式與市場搏鬥, 剎那的光輝多, 永恆的勝利少.

再很多很多年之後, 從事衍生工具交易, 目睹我銷售部的同事, 將結構產品的收益圖(Payoff Diagram)畫得出神入化. 目的當然是揚長補短, 更感受到圖表的威力.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出售Strangle (馬鞍式期權)是期權攻略中一個常用的手法, 要點就是“出售”市場波幅來賺錢. 在市場一池死水或窄幅上落的日子, 是一個不錯的賺錢方法.

Strangle其實是同一個行使價的認購期權(Call)和認沽期權(Put)的組合, 出售Strangle的盈利與資產價格的關係見《圖2A》和《圖2B》.

《圖2A》




《圖2B》



圖2A和圖2B, 其實是同一個收益圖, 2B不過是將2A的局部放大, 換句話說, 將資產價格覆蓋範圍收窄. 但2B給人的印象是贏多輸小, 2A卻剛剛相反. 收益圖怎樣畫, 其中一個關鍵是資產價格的縱度, 是從現貨價的±10%, 抑或是±50%, 看上去分別就很大.

圖片有時像聊齋裡的畫皮妖, 真撩人.

(於2010年10月4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