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1, 2016

網貸不能取代銀行的地方


中國政府大力打擊網貸, 連帶新公司註冊,如果名字有類似金融的申請也都被積壓.  這是典型中國近年處理新興行業的態度, 由超鬆變作超緊, 之後時鬆時緊…. 就像彈簧般左右擺, 最後取得平衡.  中國網貸遇著酸風, 美國網貸亦好不了多少, 行業龍頭, 曾經是基金界愛股的Lending Club自從上市之後, 股價拾級而下.  今年5, Lending Club總裁Renaud Laplanche因為被揭發在文件上作假, 引疚辭職, 全球網貸業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我堅信互聯網金融會一波接一波, 最終改變了金融業的面目.  但並不代表銀行的末日將屆, 因為他們的作用有些仍然未能被目前的網貸業代替.  溯本追源, 傳統銀行有三個主要角色:-

1.        擔當資金和需要資金者之間的橋樑;
2.        用資本承擔信貸風險;
3.        利用經驗和有效的資料搜集方法評估信貸風險.

先說第一種作用, 在中國, 中介機構所收取的渠道費是跡近剥削, 我有客戶最近想申請了一個非銀行類的金融牌照, 找我替他招引外資參股, 我問他要一個商業計劃書.  他說在中國牌照有價, 生意只是其次; 拿了牌照回來, 即使放在夾萬裡不動, 十年八載後拿出來仍是奇貨可居.   的確, 你看銀行業、保險業、資產管理公司、信託公司, 每一個行業的持牌經營者憑著牌照便可以謀取很大的暴利.   國內基金界的朋友告訴我, 現在很多新的公募基金通過銀行或證券公司發行, 管理費和分紅的七成被中介機構拿走的.  怪不得傳統公募基金的基金經理都嚷著要跳槽, 轉行做陽光私募“搵真銀”去也.  朝這個角度, 互聯網金融能夠去渠道, 將資金的供與求以最便宜的方法連在一起, 應該是大有可為的. 

至於銀行的第2個作用: 用自身資本去支持貸款, 由於中國整個信貸市場, 資訊和分析工具都很貧乏, 因此銀行便仍然很重要.   存戶放錢入銀行, 銀行再將這些錢轉化成貸款放去出, 這中間存戶並沒有直接面對單項的信貸風險, 銀行用低成本吸取存款, 但另方面亦答允在能力範圍之內用自己的股本去承擔信貸損失, 這和網貸的借款人和放款者直接面對面“隻抽”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商業模式.  在可見的將來, 很多不願意承擔風險的客戶仍然會將資金存在銀行, 讓銀行作貸款決定. 

中國的國情和先進國家如美國等亦有很大的分別, 在美國資訊比較發達、金融分析工具眾多, Lending Club的生意慢慢已經從P2P發展成P2I, I就是Institution, 金融機構.  因為愈來愈多的金融機構, 例如對沖基金或投行都希望從Lending Club這些平台吸取資產, 作為自營投資也好、打包證券化出售也好, 這平台提供一個很便宜的資產積累方法, 比起用磚頭開分行, 省錢很多.  今次Lending Club出的亂子, 原因就是投行富瑞金融 (Jefferies)要求Lending Club按一定的條款收購債務, 後來發覺Laplanche偽造了債務條款, 東窗事發, Laplanche被迫黯然下台. 

至於說銀行的第三個功能: 有系統地搜集和分析信貸資料, 從而作出投資決定. 隨著人功智能突飛猛進, 愈來愈多人相信這功能很快會被電腦所代替.  一如前述, Lending Club上台後, 很多對沖基金利用數學模式在它的平台收購高回報低風險的債項, 銀行不再是唯一的信貸風險專家。

網貸發展下去, 一就是堅持走純粹渠道的路, 對投資者的輔導包括項目定價便很重要; 二就是改變經營模式, 像銀行般用自己的資本去支持信貸活動, 慢慢變成了銀行, 監管成本也會增加.

後記:          最新消息傳來, 中國網遊大佬盛大集團收購了Lending Club 11.7%的股權, 正是: 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大人漏夜趕科場.

(201653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Saturday, May 28, 2016

不一樣的草地


因為商務需要, 我出入東南亞國家快20, 當中有7年是住在新加坡的.  新加坡號稱為花園城市, 國父李光耀很早便決定要在這個被第三世界國家包圍的地方創造出一個第一世界的環境,  改造新加坡成一個熱帶的花園城市.  留學英國的李光耀受洋人影響, 視園藝為文化的一部份.  在新加坡的國家發展部(Ministry of Development)下面有一國家公園管理局 (National Park Board)是專責管理整個新加坡的綠化. 

同是位處熱帶國家,  新加坡相對起鄰國城市例如印尼的椰加達、泰國的曼谷, 甚至馬來西亞的吉隆坡, 綠化成績高出幾班. 我曾經問過一些懂園藝的人,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不一樣的草地?  他告訴我新加坡政府是苦心栽培的, 從研究品種至怎樣去配合陽光, 都研究得很仔細, 而且新加坡土壤是火山岩, 去水程度比較好, 有利草生. 

回頭說香港的郊野公園,全香港的土地面積有超過七成屬於郊野地區,香港政府欲修改這些土地用途發展住宅, 卻一直都被環保人仕虎視眈眈,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就曾宣稱會誓死保護郊野公園.  近年, 有不少外籍朋友居民, 有些是過客、有些是本港人, 都對香港的郊野公園和山徑讚不絕口.  再加上影帝周潤發的推廣, 走山已經成了城市人一項低消費多選擇高健康的體育活動.

一個地方經濟發展到某個地步,社會上不同的持份者自然有不同的訴求,有人會每事都以經濟利益為先,亦有人會追求比較平衡的生態, 因此, 締造一個求同存異的社會契約是非常重要,要達此目的必需有具公信力的政府.  新港兩地的政府在綠化問題上的表現,正正突顯了兩地截然不同的管治方法,新加坡政府行事以長官意志主導,受過精英教育的文官,經過詳細的分析,推行政策時一般不會遇上民間很大的阻力.  在香港, 一個充滿缺憾的選舉制度孕育了一個沒有認受性的特首,令到每一個反對派,不論實際票數多少, 都變得造反有理,要解決香港的問題,必需要從根本做起.  政不改,策只是空談。

人民質素往往可以從一些小處看得出來, 例如公共洗手間的乾淨程度; 又例如公眾地方的草地是否茂盛.  我覺得香港的草地和廁所絕對可以見得人.

(2016526日刊登於明報)


Wednesday, May 25, 2016

政壇李斯特城效應

王維基宣佈參選9月立法會選舉, 政綱是ABC(Anyone But CY).  王先生此舉可能有人覺得錯愕, 我卻覺得是有板有眼、有章有據. 

今期李斯特城大熱, 政治家都樂於將自己裝扮成超冷賠率的大衛, 對手成了歌利亞.  美國如是、菲律賓如是, 香港還會遠嗎?  在美國, 特朗普由99倍大冷轉身成1.2倍大熱, 令不少人跌眼鏡.  我的看法是特朗普起先是無心插柳, 目的是推銷自己的品牌.  如今, 共和黨的提名已是囊中物, 但較勁希拉里將會是另一種戰場.  一般而言, 美國初選容易吸引偏激的選民, 到真正的大選時, 人們便會偏向中間派, 這應該是有利希拉里的. 但亦有輿論認這一杖看的不是特朗普如何贏, 而是希拉里怎樣輸.  希拉里背負的包袱甚多, 加上選民厭倦建制, 是否願意忍受克林頓皇朝是很大疑問.   

由美洲回頭看亞洲, 今月最新出爐的總統是菲律賓總統, 有菲律賓特朗普之稱的候選人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後勁凌厲, 入直路一直領先民意, 終於在大選中勝出. 杜特爾特行事粗暴, 曾經支持民警追殺罪犯, 而且慣性口沒遮攔, 常常以性別來開玩笑, 得失不少婦權份子. 

杜特爾特原先是南部棉蘭老島(Mihdanao)達沃市(Davao City)的市長, 律師出身, 像特朗普和王維基般, 他亦曾經因為說話輕佻而被傳媒攻擊.  去年教宗訪菲, 記者錄得他因為交通擠塞而咒罵教宗, 他事後道歉.  今年4, 杜特爾特的一段youtube影片在網上瘋傳, 事件牽涉一名不幸被歹徒強姦的澳洲女傳教士.  杜特爾特說:“我到醫院探她時, 看到她那麼漂亮的臉孔, xxxx(下省20),禁不住問我為什麼不是第一個上她的…... 
和泰國的情況一樣, 菲律賓大選突顯了城市人和鄉間選民的重大分歧.  一位菲律賓僑領告訴我: 在商業區馬卡地(Makati)基本上沒有一個人是支持杜特爾特, 杜特爾特的選票都是來自教育和收入都較低的選民, 這和泰國支持前總統他信的紅杉軍大都是來看鄉間, 而反他信的黃杉軍都是來自城市的情形類似. 

王維基曾經因為懷疑選美佳麗的白肉的真實性, 遭女權份子批評, 這可能是一時衝動, 但今日王先生決定參選, 完全經過計算, 亦符合他的個性:-
1.        王先生重名;
2.        王先生看到兩會之後反特首的空間, 我估量王先生肯定跟北京打過招呼, 才會公然宣佈參選;
3.        王先生看準這期非政黨背景候選人擁有的無形優勢.

我並不認識王先生本人, 但知道他當年以長途電話回撥在被壟斷的IDD市場上殺出血路, 打敗電話公司, 贏了漂亮的一仗.  但商業上的成功並不等同能夠為民請命.  有人覺得王先生的參選會搶走很多中間派的票, 令泛民更難團結制衡政府, 我並不認同這看法.  一我覺得王先生像建制多於像泛民, 二香港目前需要更多中間路線的選擇, 而不是將選擇集立在左右的兩極端.

政治潮流像時裝, 不同時代的選民有不同的偏好, 逆勢而上, 很難。潮流造就另類政客上位, 套句毛澤東的話: 天要下雨, 娘要嫁人, 阻也阻不了.

  老外稱雞胸肉為白肉.


(201652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