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2, 2013

不一樣的財相

圖中的大屋位於美國馬利蘭州Bethesda, 距離首府華盛頓大約小時的車程業主在2009 95(美元。下同)買入, 現在叫價995仟出售.  4睡房的獨立平房, 外觀和裝修並不搶眼, 勝在實用.   這房子的唯一賣點可能是業主本人, 業主是前美國財長蓋特納

蓋特納在2010年退任財政部長, 他任內處理了陷美國經濟於水深火熱的金融危機卸任後, 蓋特納曾揚言不會加入和政府有利益衝突的私人金融機構.   最新消息傳來, 著名的私募基金美國華平投資集團(Wardburg Pincus LLC)聘他擔任總裁華平和KKR或黑石(Blackstone)等以槓桿收購(LBO)為主打的私募基金不一樣, 華平主要是投資在擴張中的企業, 投的是所謂增長資金(Growth Capital), 有別於後者在收購公司回來之後, 再拆件往往包括裁員發售.   蓋特納亦是以此基金不同彼基金來解釋, 他的新任命不會出現和美國政府仍在努力中的金融改革產生衝突.

蓋特納的最新落腳令我聯想起5年前金融風暴時, 主管全球經濟的另一個風雲人物, 當時英國的財相, 後來做了首相的白高敦(Gordon Brown).  相比起在2009年初從紐約聯儲局分局走馬上任到財政部的蓋特納, 白高敦在金融海嘯發生時已經出任財相接近10, 被視為強勢兼具能力但是他和上司, 同是工黨的首相貝理雅並不咬弦, 最後白高敦得償所願取貝理雅之位而代之.   但是等了那麼久, 他在唐寧街10號的日子卻不是很長, 只是僅僅3年而已.  20105, 工黨在大選中落敗, 白高敦黯然下台.  

相對比白高敦, 蓋特納的作風是一貫低調的, 他就職當日到國會發表演講, 解釋他的救市大計, 因為缺乏細節市場反應非常一般, 道瓊斯指數甚至因此下跌了接近400蓋特納不善詞令但卻懂得在政治舞台幕後發揮影響力, 最終贏得政圈中不同派別的接受, 成為奧巴馬政治中的經濟權臣.   相比起白高敦, 蓋特納從低點中入閣, 從高點中引退.   白高敦卻是高點進場, 拜相之後, 政治生涯直線滑落.  

金融海嘯是否真正以成過去, 是一個大問號.   縱使各國政府能完成任務,  成功亦不是一個人的功勞金融海嘯令很多偶像派財金明星的職業生涯蒙上污點, 包括高盛銀行首席營運官(John Thain), 和最近出書的前聯儲局局長格林斯潘 (有機會我會再和讀者分享一下格老這本嘗試為自己洗脫污點的自傳).


後記:     稿成之後, 再在網上查資料, 蓋特納在紐約州還有另一幢房子, 市值約160作為在世界舞台上舉足輕重的財金要員, 其身家正如我們的財政司司長鬍鬚曾所言實在非常中產金、權和成就, 我覺得老美比較分得清楚, 也看得開有權不一定要有金, 有金有權亦不是個人成就的唯一肯定.



(20131122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November 18, 2013

香港是政治抽水之都

與其說香港是示威之都,不如說香港是政治抽水之都 特區政府拒絕發牌予香港電視,決定出台後,因為政府手段粗劣,將沸騰的民意迫往反對陣營,政客沒有深思熟慮,也跟着民意走,事件本來是百分百的港人港事,但因為處理失當,很快便提升為政治事件,挑戰統治威信,連北大人也慌了,出動西環糾察隊,建制議員(大部份)明白事理”之後歸邊,被反對派破口大罵。
民意這東西, 順之, 是窩心小狗;逆之,是狠毒豺狼
亦唯我們的特首有此能耐可以一次又一次為政客提供那麼好的材料,令全城的政治神經如箭在弦 將不願當民主戰士的王維基先生推上台。

孰輕孰重
如果一定要在兩者中作一抉擇
1.       保持源自港英年代也是香港整個管治機構的一主要組成部份的行會保密制
2.       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政府交待決定的經過和理據但行會辯論沒有書寫記錄,特首作決定也不用少數服從多數,這一切可能只有振英哥肚裏的蛔蟲才知道

我是支持前者的。畢竟迫政府交代還有其他方法包括司法覆核。有說郭家麒提出經修改後的議案既可維持行會保密制而又能迫特首交代,這些留待律師和議會程序專家去分辨吧最新消息傳來,前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覺得每件事情都訴諸司法覆核是將政治問題錯叩法律之門來解決

忍辱負重到幾時
有人說:“有林煥光這樣的行會召集人特首還需要反對派嗎?”覺得梁振英應該斬馬謖以振特首剛。
林先生,我在公開場合也碰過幾面,絕對是謙謙君子,大好人一名梁班子裏面,愛惜羽毛的官員,面對最大的難題是:要堅持為一個當初曾經宣誓效忠的政府辨事,抑或做一個“名留青史”的好官清末名臣林則徐,因為燒鴉片被視為民族英雄,更因為被權臣誣告而丟官遣戍伊犁,時譽之隆,無人可及近年在有歷史學者翻案,認為林則太過重視自己的名聲和民意的所向,做了很多昧於時局現實的決定蔣廷黻先生認為林則徐有機會向道光皇帝進言卻“知道了不說”


西環來的電話
香港人的政治潔癖也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中聯辦如果連小小游說功夫也不可以做還能聯絡什麼關係、辦什麼事呢?真正潔身自愛的人, 電話來了可以不聽, 聽了可以不做。自己既有神女心, 又怎可以怪恩客。如果著緊過黃崗口岸時可以走政協專道,就不應怪人家哦!

政治光譜不應該非黑即白標籤化無助理性分析事件。不錯我仍然是支持佔中的。



(20131118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November 8, 2013

金融風暴5年誌

5年前的今天, 在做什麼呢有人以為是世界末日, 將手上的資產通通變賣掉、有人估計銀行體系會全面崩潰, 將所有的存款轉往中資銀行….有人在秘密籌組競選工程、有人覺得特首之位捨我其誰…..我心滿滿地為歷史上最大的銀行收購作準備, 希望能夠令整合之後的交易室業務創新高, 怎料公司出事了.

個人的出落, 在大環境中是非常渺小的真正值得我們關心的是, 我們有否從歷史中吸取教訓.

回首看當日的金融海嘯, 很明顯最大的惡源是利率長時間低企導致資產泡沫, 其他什麼衍生工具、投行貪得無厭等等都是幫凶而已.  5年之後, 全球息率維持在更低的水平, 另一顆金融核彈是否在等待爆發?

今天 銀行的資產表明顯比前健康, 借貸收緊了、資本充足率也提升了很多、企業的負債也減少了、利用衍生產品來製造槓桿也沒有之前般容易.   但資產價格受低息剌激, 屢創新高, 惹人擔憂.   我覺得資產價格調整是遲早的事, 但出現的時間在政府政策和低槓桿的正面影響下, 可能會比市場預計中更往下去然而, 市場一旦轉向, 可能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

5年之後的今天, 全球的政經又會是怎樣的一個環境我沒有曹Sir的奧地利名牌水晶球, 從我這個深圳A貨透光度甚低的膠球看, 有下面幾點的得著:-
  1. 全球央行正為山雨欲來的通脹而煩惱,  央行一方面想大刀闊斧加息, 另一方面又不想扼殺過去幾年穩步卻疲弱的復甦;   
  2. 外匯市場方面, 美元持續疲弱, 日本、歐洲及新興市場都希望能夠借助出口帶動復甦, 因而競相貶值自家貨幣;  
  3. 新興市場的風險溢價繼續擴闊, 環球投資者開始認清不同新興國家之間, 並沒有一致的經濟軌跡, 所謂金磚其實是4塊完全不同質地的板塊;  
  4. 中國的習李領導班子進入第二個五年, 中央權力的集中和強勢是自鄧小平年代以來前所未見的民間表面看似歌舞昇平, 消費文化事業非常興旺, 但民怨也愈來愈沉重搭不上經濟快車的貧民愈來愈被邊緣化, 共產黨所面臨的危機也愈來愈重
  5. 中國的GDP增長本世紀首次跌破6%的水平, 但由於破6是在市場意料之中, 加上中央政府仍然大洒金錢, 用消費來剌激增長, 經濟暫時看不到有什麼燃眉之急.
  6. 香港方面, 市民終於接受一個不完美的普選, 政治爭拗由燦爛歸於平靜香港經濟受中國市場直接向外開放的影響, 面對愈來愈多的困難.


五年加五年, 很多經濟學家視八至十年為一經濟週期, 套句“爛gag”“人生又有幾多個十年”!



(2013118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November 4, 2013

ECM Blue

替企業上市的股票資本市場部(Equity Capital Markets)朋友,近日大喊苦情,原因是生意差。
香港今年IPO的融資額全球第四,排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納斯達克和東京之後,回首2009至2011年,港交所曾經持續三年居世界之冠,上市量萎縮和中國經濟前景不明朗肯定有關,但撇除這因素,香港的新股集資業務仍然面對很多挑戰。

1983年,青島啤在香港上市,揭開中國企業來港融資的序幕,亦為香港股市帶來整整30年的興旺,但發展至今,一則大型國企越來越少,二則經過多年的門戶開放,資訊發達,企業上市定價已經很難為投資者帶來驚喜,追捧新股的熱情,亦今非昔比。

除了上市公司的質量有變之外,提供上市輔導的投行亦跟以往不同。近年,中資證券公司進軍香港資本市場,他們有豐富的客戶資源,在IPO市場分到很大杯羹,相比起歷史悠久擁有龐大銷售團隊的國際投行,他們欠缺的是與環球基金經理的關係,反之,中資行靠的是找到另類投資者〝圍飛〞,這些上市前的anchor investor,有些是公司老闆的朋友,有些是投行的親密〝戰友〞,公司因為銷售有底,在IPO定價時,取態強硬,留給投資者很少賺錢空間,近年新股價格表現一般,並非無因。

上市的廟沒有增大,和尚卻越來越多,這碗粥亦變得越來越稀,近年的IPO承銷銀行數目較往日明顯増加,有些銀行是跟老闆熟的、有些是貸款給公司的、有些是北京有勢力人士引進的、再加上原先跟縱了公司很多年無功亦有勞的。難怪我的ECM朋友說,如果爭不到主承銷商的位置,那些靠邊站的副承銷商,分到的佣金,僅足夠帶客戶去唱歌(上海卡拉OK的銷費亦確是驚人)。

生意低迷,人心思變,有人開始將矛頭指向港交所。近日港交所推了一宗大生意,就是估計市值千億美元的亞里巴巴上市計劃,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亦因此事在網誌上發表一篇夢會〝9君〞的鴻文,分別從傳統、創新、披露、務實、導德、前景、程序、散戶和基金經理的角度去看應否讓亞里巴巴破格上市。李總裁的態度被坊間形容為欲拒還迎。港交所拒絕亞里巴巴以兩層股東架構上市,荷包吃虧之餘道德高位卻贏得不少掌聲。李小加是港交所第一位來至大陸的總裁,肩負中港大融合為港交所再創新高的重任,現實磨人,李總裁可會嘆句:時不利夸追不逝。

香港企業上市業務面對的問題,大部分是外在因素,例如行業染紅之後帶來的利弊,我們能夠主動做的是:擴闊客源,包括地域和行業;增加產品種類,港交所一直以來給人的印象都是靠中國企業上市這大水喉,其他生意都不上心;突顯香港有效率的包括投行、會計和法律等配套服務。不然等到大陸IPO重開,香港蒙受的衝擊就更慘重。



(2013114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