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 2017

十九大的悶氣


十九大終於落幕,結果沒有驚喜,王岐山退下火線和接班人欠奉是意料中事。作為一個支持中國民主改革的香港人,看到點票時零反對零棄權,感受到的是悶氣。

對於期望中共放寛思想箝制的港人,十九大是令人失望的。香港民主派在倒梁一役對習總書記釋出的善意,今天看來是錯愛。至於生意人怎樣看?保守不是一個問題,最重要是穩定,習大大大權在握,社會自然穩定,只要不是敏感行業,還愁沒有生意做嗎?再者,觀諸世界形勢,歐洲在鬧分裂,美國保守主義抬頭,北亞朝鮮這個計時炸彈需要中國斡旋,這些外圍因素都支持一個强大縱使是獨裁的中央政府。

有網友傳來林行止先生在「信報」提倡主動引入簡體字的文章,林先生一方面明白簡體字破壞文化之弊,另方面又覺得需要順應政治形勢,與其最終被動接受,何如主動爭取,網友視之為「香港第一健筆」轉軚。我不是林先生肚裏的蛔蟲,不知道他這寫法是否曲筆,我看全文,並不覺得林先生在轉軚。

其實轉軚也沒有甚麼大不了,自由社會每個人都有權針對最新形勢調整自己的思想,作為公共知識份子,只要是講道理,不以私利蒙蔽良知,立場是左是右都應該被尊重。我曾經是「信報」長期讀者,也在那裏供稿六年多,離開是想改變一下讀者群,期間從沒有遭受過政治壓力,近年報紙新領導層上台,政治主場是肯定有變,近日看余錦賢的文章,錯覺以為是看「官敢言」。另一份陪着我長大的報紙是「明報」,我現在仍然有替它寫專欄,林鄭上台之後,社評大罵小幫忙比從前更明顯。

在形勢比人强底下,要明白甚麼是可為甚麼是不可為,需要一定智慧。政治更是談談打打,民主派過去犯的很多錯誤是因為死抱貞節牌坊,雖云擇善固執,但也失去掙取中間大多數的機會。兩家報紙「調節」政治主場,說不定是智慧的做法。支持民主的人很容易跌進一思想陷阱,就是將自己歸納於善的一邊,將不同意見的歸納為惡。我們追求一人一票,也要學懂尊重別人的一票。

林先生替特區政府出主意:以攻為守。林鄭上台繼續貫徹她「好打得」的本色,香港有的是錢,要用福利買票並不難,上任以來,局算是開得不錯,但在政治任務上,特首收北京「柯打」做事,政治風險甚高,一個不留神,很容易萬劫不復,千日道行一日喪。我絕對不讚成政府主動出擊,反之應該運用凌波微步,萬事不沾身,甚至將上頭指令放在掌心裏搓它一下,用魔術令它消失於無形,才是上上之策。


(2017103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郵購大佬的衰落


在北美生活過的朋友肯定不會對Sears這品牌感到陌生, 差不多每一個大型購物中心都有它的店.  美國和加拿大的Sears店已分家, 近年兩者都遇上財困, 加拿大的Sears6月宣佈進入破產保護令.  10月因為拯救無方宣佈清盤, 全線割價清貨, 引來不少淘便宜的消費者.  我在網上看到店內的顧客搶貨的情形, 貨品弄得亂七八糟, 有點像長洲搶包山的樣子. 

Sears的美國母公司全名是Sears, Roebuck & Company, 創立於1880, 總部原先設在芝加哥, 樓高110層的Sears Tower (正名是The Willis Tower)曾經是全世界最高摩天大廈, 亦是芝加哥的地標.   但近年總部已經遷往市郊的Hoffman Estates.   早期Sears曾經是全美國最大的零售商,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才被Walmart超越.   Sears 很早便進軍金融業, 戰前已經收購了保險公司All States Insurance.  上世紀後期曾經營信用卡(Discovery Card)和證券業務(Dean Witter Reynolds). 

遠在互聯網出現在這世界之前, 有種生意叫郵購, Sears是郵購的鼻祖. 當年鄉間農夫要買家庭用品和衣服時, 一就是跑小鎮的商店, 但這些店提供的貨品種類少而且價錢高, Sears的貨品目錄為顧客提供更多選擇和低廉的價錢.  第一本的Sears貨品目錄出版於1888.  我學生時代閱報時得知有這樣服務, 感到很好奇, 寫信到美國跟公司要了一本, 當郵差送來厚厚的一本Sears貨品目錄, 心裡很雀躍.  雖然這些穿在洋人身上的衣服, 看上去很別緻, 但我卻沒有實際越洋交易過.  很多年之後, 我移民加拿大, Sears給我的印象是主打家用電器, 像雪櫃洗衣機等whitegoods.   

2005, 美國Sears被另一家連鎖店Kmart收購, 策劃者是一家專攻零售業的對沖基金叫ESL, 創辦人是Edward S Lambert.  ESL亦是美加Sears的最大股東, Lambert是畢菲特價值投資的信徒, 世紀初曾經是投資界的明星.   2004, Lambert成為首位年收入超過1(美元。下同)的基金經理.  2006, 他的身家是38, 是當年美國康乃狄克州的首富.    他一手策劃Kmart收購Sears, 從股價角度, 這是聰明的一著, 但他卻忽視了跟著下來的管理問題.

很多人將Sears的衰落歸咎於電商.  但是如果你細看Sears的業務, 你會發現其實在電子商務還未誕生的年代, Sears已經用非傳統的方法 郵寄和客戶接觸. 然而在新時代裡, Sears並沒有成功地發揮它的基因優勢.  Sears對電子商務曾經充滿野心, 它甚至利用自己在物流上的專長為其他電商提供送貨服務.  但要巨無霸真正破舊立新並不容易.  評論歸疚Sears的失敗在於管理層不夠專注和缺乏破釜沉舟的精神.  結果時不予我.


(20171027日刊登於)

兩代人遊紐約


女兒家17在美國康涅狄州唸寄宿學校,我到紐約出差,她學校家長日假,便順便帶她往紐約渡週末,我和她都是舊地重遊,兩代人的消費習慣見証了時代的轉變。
從學校到紐約的車程兩個多小時,順路會經過當地著名的工廠直銷店Woodbury Common工廠直銷店Factory Outlet)原來是賣一些直接從工廠送來的名牌次貨或過期產品,以廉價促銷,但發展下去由於銷情可觀,有些名牌像CoachRalph Lauren已經特意為這市場提供不叫副牌的副牌產品,據聞有些銷量比正牌還要多,Woodbury Common220多家店,已經是遊客地,附近設有酒店,亦有從紐約提供接駁巴士。我很多年前已經光顧,但女兒對於這些名直銷完全提不起興趣,她今天的衣食住行大部份是在網上購的包括從阿馬遜上訂意大利比薩餅
Outlet Mall 在美國已經有三四十年歷史,大陸的地產市場發展得比較遲,亦有仿傚經營模式,Outlet Mall在陸的譯名是特萊斯,我過去有段時間曾經主力做地產融資,那時候特萊斯也很流行,大陸土地不缺,如果有良好的關係,在公路旁邊開一個出口配合也不難,難在甚麼地方呢?難在找足夠的名牌供應商,我曾經安排過一些美國Outlet Mall的管理公司和大陸地產商磋談,他們往往都被發展商的鴻圖嚇壞,因為市場上根本找不到那麼牌子填滿那麼多店!今天大陸電商當特萊斯的經營手法越來越受到挑戰。
回頭說北美零售市場,郵購公司的鼻祖Sears Canada最近宣佈申請破產保護令加拿大Sears早年已和美國總公司分拆.  Sears成立於1886, 曾經是全世界最大的零售商,我第一次聽到Sears這名字是中學生年代看到才女作家林妮在介紹,於是寫信給公司一本產品目錄,收到郵差叔叔送來一本比電話簿還要厚的catalogue滿心歡喜.雖然身處香港,郵購生意做不成,但是看書仍是賞心悅目的.Sears衰落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郵購先天擁有電子商務最基本的一環:送貨服務(fulfilment),Sears沒有把握先機建立電子商戶是有點可惜的。
是小費之都我遊紐約錢包中都會備有大量鈔,"in green bill we trust. 曾因為給小費不足被紐約計程車司機報以眼,我雖然不大喜歡這種將服務精神金錢掛鈎的態度,亦只能入鄉隨俗。我和家予在曼哈頓逛街,趕時間時家予會用Uber召車,收費直接從掛賬卡扣數,既沒有小費之,亦不用擔心司機走枉路,我在其他國家很少用Uber,但來到美國開始體驗它的好處。
我第一次踏足紐約是四十多年前,回想起來,每次造訪, 雖然踏着同樣的街道,不同階段的人生有不同的追求和苦樂次我住在Mid-town附近的名像大都會物館洛克菲中心中央車站依然故我,然而消費生意已經起了革命性的變化

(2017102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