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4, 2014

債券天王謀浴火重生

美國企業的CEO向以高薪見稱。如果您的收入比全美十大銀行的 CEO加開來還要多,估量您的表現一定是異常出色吧!債券天王格羅斯(Bill Gross)去年從任職的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拿取2.13億(美元,下同)的獎金,這個駭人的金額比起美國十大銀行CEO(包括高盛、富國、花旗、大摩、美銀、摩根大通……)的收入加起來還要多,但格羅斯主管的旗艦債券基金PIMCO Total Return Fund當年下跌了1.9%,而在過去5年,基金表現只是中等。

格羅斯在1971年和另外兩位合伙人創立太平洋資金管理公司(PIMCO),公司前身是太平洋人壽保險公司(Pacific Life Insurance)下面的一個子機構,起初管理資產僅是 1,200萬元,PIMCO現時是全球最大的債券基金公司,2000年被今日全球最大的保險公司安聯人壽(Allianz)收購後,總資產高峰期接近3萬億,是全球最大的債券基金。

PIMCO並不是一家對沖基金,但它管理層的收入卻絕不比基金經理遜色。相比之下,2013年對沖基金經理收入之冠是SAC Capital的高肯(Steve Cohen),他拿了23。像PIMCO般的long only傳統基金,表現是以跑贏指數多少來衡量,因此投資者常常垢病:“這些基金經理追求的不是卓越表現,而是比行家略勝,這樣便可以保住工作”

PIMCO能夠發那麼高的薪酬,主要原因是規模效應管理1萬億和1億的基金,所需的功夫是絕對不會相差一萬倍,但基金的收費一般都是與資產值成正比,規模大的基金同樣的勞,卻是倍數的得,利潤自然非常可觀。其實基金收費已經愈來愈被挑戰。很多投資者-尤其是對沖基金的投資者,覺得管理費應該是用來支付基金日常開支,即使是要含利潤,亦應只是一點點毛利(cost-plus),只有在基金表現特優,替投資者帶來很大的非系統性收益(俗稱alpha)時,基金才可以收那麼高的管制費。

今年926日格羅斯宣佈辭任他工作了40多年的PIMCO,加盟對手駿利資產管理集團(Janus Capital Group)。格羅斯的退出肯定對PIMCO造成影響,剛過去的10月,PIMCO Total Return Fund就出現275億的退資,這已經是持續了幾個月的退資潮。總資產已經由高峰期2,930億跌至1,709億。PIMCO的大股東安聯人壽一貫地對PIMCO表示支持,安聯人壽的總裁狄克曼(Michael Diekmann)說:“我們花在PIMCO的錢早已經回籠”,這並不是假話,因為 PIMCO成功利用安聯的網絡促銷旗下基金,製造了雙贏。

格羅斯是一個難相處的上司、同事和下屬。市場傳言,PIMCO很多的高管都不滿意格羅斯粗暴的管理手法,向大股東安聯 投訴:“他不執包袱,我就辭職 ”,亦有很多人因為高薪而勉強留下來。但客觀地看,高薪以外,PIMCO能夠吸引了投資界不少最好的腦袋,格羅斯亦是有功勞的。 今年1月,PIMCOCEO 埃里安(Mohamed El-Erian)據聞因為和格羅斯合作破裂而辭職(在基金行業, CEO的權力很多時候比CIO要低)。埃里安的離去打亂了PIMCO的接棒計劃。

我的倫敦合伙人和安聯人壽的高管很熟稔,他告訴我:格羅斯的自我膨脹是德國人既不理解復不能接受的。安聯人壽是一間業務很分化的國際金融機構,大股東和格羅斯早生嫌隙。當然,只要一日格羅斯仍然為集團帶來厚利,什麼都可以忍。但近年格羅斯旗下的基金光芒褪色,大股東安聯人壽對他也再沒有什麼顧忌了。  

格羅斯加入的Janus Capital,總資產是21億,是PIMCO全盛時期總資產的十份之一,大概和格羅斯的個人身家相若!Janus基金以投資科技股見著,格羅斯負責的創新策略債券基金,啟動資產的不足2,000萬,是蠅量級,果真是從零做起。格羅斯的加入卻令Janus的股價急升43%  


美國商界,東山再起的情況屢見爽,這和美國祟尚冒險創新的社會風氣有關,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火鳯凰相信是蘋果的始創人喬布斯。格羅斯向外界宣稱加入Janus是希望可以重拾投資的樂趣,且看這投資界的超級巨星能否浴火重生?   

(2014112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Friday, November 21, 2014

美國真正可怕之處在哪?

奧巴馬和習主席藉APEC會議之便,G2巨頭在瀛台私會,聞說賓主言談甚歡,晚宴和散步都超時

美國中期選舉,民主黨在兩院盡失眾數,奧巴馬成了跛腳鴨政府,內政沒戲, 餘下的兩年, 奧巴馬看來需要在外交上為自己的歷史地位搶分.   美國的角色有可能會從世界員警變成世界“和事佬”.  中美關係改善, 將不遠矣

我近日讀了一篇解放軍空軍上將劉亞洲在昆明基地對當地高級幹部談美國國勢的演講.  中共制度內有如此開明的想法(和敢說) ,我很感動 下麵是節錄劉亞洲在昆明的講話:-

美國雖然有著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最先進的科技,但我認為這並不可怕。據說它的隱形飛機來去中國很自由,但這也沒有什麼可怕的。美國可怕之處何在呢?我自己感覺有三點:
  1. 精英體制不可小覷  -  他的幹部制度,他的競選機制,能夠確保決策者是一批精英。我們中國的悲劇,大到國家,小到一個單位,多數的情況是,有思想的人不決策,決策的人沒有思想。有腦子就沒位子,有位子就沒腦子。美國正好相反,他的寶塔尖體制,正好把一批精英弄上去了。 因此,第一,他不犯錯誤,第二,他少犯錯誤,第三,犯了錯誤他能很快改正錯誤。我們第一是犯錯誤;  第二, 常犯錯誤;  第三,犯了錯誤很難改正錯誤。
  2.  大氣與寬容. -  美國人可以把國旗當褲衩穿在身上。我在美國買過一條星條旗褲衩。我常穿。我穿它是為了蔑視它,是出氣,是一種心理的渲泄和滿足。美國人穿則是一種調侃。本質不同。美國人可以在大街上焚燒自己的國旗。如果一個國家連自己的國旗都可以燒的話,你還有什麼理由去焚燒它呢?
  3.  精神和道德的偉大力量  - 911“事件中發生了三件事,都可以讓我們從中看到美國人的力量。 第一件,世貿大樓頂部被飛機撞擊之後,烈焰奔騰,形勢千鈞一髮。 樓上的人們向下逃生的時候,並不特別慌亂。人往下走,消防隊員往上沖。互相讓道,並不衝突。有婦女、小孩、盲人到時,人們都自動地讓出一條道來,讓他們先走。甚至還給一條寵物小狗讓道。一個民族的精神不強悍到一定的程度,斷然做不出這種舉動。面對死亡,冷靜如斯,恐怕不是聖人也接近聖人了吧。 第二件事,”911“的第二天,世界就知道這是阿拉伯恐怖分子所為。  很多阿拉伯商店和餐館被憤怒的美國人砸了。一些阿拉伯商人也受到襲擊。這個時刻,有相當一批美國人自發地組織起來,到阿拉伯人的商店、飯館為他們站崗。到阿拉伯人居住區巡邏,阻止悲劇的進一步發生。這是一種怎樣的精神啊。  第三件事,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墜毀的那架767 客機,本來是要撞向白宮的。 後來機上乘客與恐怖分子搏鬥,才使飛機墜毀。因為當時已經知道世貿大樓、五角大樓被撞的消息,他們決定不能無所作為,要和恐怖分子進行殊死鬥爭。即便是在這種 情況下,他們還做了一件事:決定投票, 通過乘客是不是要和恐怖分子作鬥爭。在這麼一個生死悠關的時刻,我都不把我的意志強加給別人。後來全體同意,才去與劫機者搏鬥。什麼叫民主,這就是民主。  民主的理念已經深入到他們的生命中、血液裡、骨髓中。這樣的民族,他不興盛誰興盛;這樣的民族,他不統治 世界,誰能統治世界。我常作奇想:世界最尖端的武器、最新的科學技術、最強大的武裝力量,掌握在這些人手中,還是挺合適的。總比掌握在日本人手中強吧,總比掌握在利比亞、伊拉克人手中強吧?就是掌握在我們手中,我們能做出些什麼,也未可知。  現在對強勢民族來說,領土的重要性大大下降, 追求領土已經變為追求國勢。美國人對任何國家都沒有領土要求。它不在乎領土,它在二十世紀的全部作為都是造勢,什麼叫造勢?除了經濟強大以外,民心啊!有了民心國家就有凝聚力,失去的領土可以回來;沒有民心,你擁有的土地肯定會失去。有的國家領導只看一步。美國行事往往看十步。

劉亞洲,1952年生, 安徽人, 解放軍空軍上將,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妻子李小林為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李先念之女, 是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軍方太子党三人(張又俠劉源、劉亞洲)之一本世紀初,劉屢就中國文化傳統和軍事謀略發表意見,流傳於網路

中美關係將是主導本世紀的地緣政治, 是時候中國人摒棄狹隘的民族主義,外交也實現現代化
 
(20141121日刊登於)

 

Monday, November 17, 2014

你忍心怪佔中三子嗎?


民意調查顯示香港市民對佔領行動越來越不滿,問反佔市民事件應該歸咎於誰?大部份人仍然很愛惜學生,歸咎佔中三子的卻接近三成,容我用簡化法去分析這個問題。

我是支持公民抗命的,但我不會怪這70%(相信數字仍在上升中)反佔領的人,畢竟香港市民的包容和體諒已經贏得全世界的尊重。佔領行動發生之後,我和不同地方的朋友就這事情交換過意見,當中包括大陸人、日本人、美國人、歐洲人、台灣人及韓國人,他們對佔中的看法受背景影響可能帶有偏見,但有一點大家都認同的是香港人是非常文明的。事情拖下去,很明顯反對佔領行動的人會愈來愈多, 但我沒有可能怪這些善良的香港市民。

我不會怪警察。很大程度上香港警察都是克制的,他們只是執行上級的任務。我們試想一下,政府是怎樣招募警察的?我們又是怎樣訓練他們的?我肯定招募警察的要求和招募社工有很大的分別,勇猛是全世界警察的特點這批人在受到挑釁時的反應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這裡無意為警察護短,應該調查的事情還是應該調查的但是說完全沒有示威者挑釁警察是令人難以信服的被人挑釁之後要保持冷靜和克制是警察的責任,這個要求並不過份警隊中有些壞份子做出越軌的行為,我絕對不贊成姑息但警察的反應,我並不驚奇

我也不會怪的士司機和受影響的商店東主,在一個民主的社會,每一個人都有權為自己爭取利益佔領行動影響到某些人的生計,這些人站出來反佔領合情合理當我聽到有旺角商店東主借出充電器給示威者充電,我非常感動,所以我鼓勵大家多給的士司機小費、多往銅鑼灣旺角受佔領運動影響的商戶消費

最後,你可以怪佔中三子嗎?戴耀庭最先提出佔中,很多人連他寫的文章都看不明白這次事件證明社會運動是有自己生命的,今天的結局不受控於三子,是他們的錯嗎中央和港府以法律的觀點歇斯底里地反對佔中,而不嘗試去理順究竟佔中所爭取是否有價值佔中的影響有一半是由建制和共產黨打造出來的佔中三子骨子裡像我一樣都是怕死的中產階級,他們只不過是為了一個信念而成運動的倡導者當中並沒有個人政治目的,他們既不是要競選議員、也沒有奢望要做特首依今天的情況看,運動退下之後,很多人會覺得這批書生是理念有餘,執行力不足,但你忍心怪他們嗎?  

如果要怪,我只會怪政府佔中行動發生之後,港府並沒有主動去尋求解決事情,而是利用香港不同階層不同利益團體之間的衝突來影響民意,希望令學生運動崩潰這是卑鄙的我完全明白香港政府政制自主的空間有限,但目下這個環境,他們能夠做亦都應該做的是再次與學生對話,而不是製造社會矛盾來 “贏”回這一場仗

大部份香港人,民主可能是很虛渺,醫不了肚,但是我們今天享受的“免於恐懼的自由”卻是實實在在的,這自由並不是一列順風車,我們可以完全不用付出便搭上我不要求別人做英雄,因為我不是,我只希望每一個人在享受這自由時,在個人的崗位上有能力有空間的情況下,能夠發聲

 

(2014111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Monday, November 10, 2014

狼來了2.0

執筆時, 佔領行動已經進入42政府由當初信誓旦旦認為犯法絕不被容忍”改口今天的“學生的聲音我們已聽到請顧及其他人的感受”   當日說的是狼來了1.0今天很多人包括不少建制派的舊電池走出來說:佔中已經帶給香港很大的經濟災難 這是狼來了2.0 

天我從灣仔北的演藝學院看完音樂劇之後, 洛克道取車 經過一些酒吧, 這些酒吧和警察總部只是一街之隔,俗艷的菲律賓女侍應樂此不彼地向外國遊客招攬生意。   雖未至於拳打腳踢, 但肯定是東拉西扯。  佔中對她們就正如張主任所說“太陽照舊升起 

有人批評佔和平有理性不。坦白說,某程度上我是同意這些批評的,但這些批評並不單只用於示威者,亦可用於政府 、傳媒和大部份市民。 

我們在佔中未發生之前, 831方案出台之後, 大家有沒有很認真地分析這方案的內容是否有爭取空間?  公民提名是否體現民主的唯一方法和是否符合基本法呢?   當然, 港兩地的政府都是傲慢的, 他們無意向大家詳細解釋和推銷這方案, 只是著眼於力在我手, 我給你多少, 你便有多少。  最後他們承擔了惡果。 

佔領行動開始之後, 反佔中先是說黑社會滲入會造成很大的暴亂、什麼危在眉、什麼外國勢力介入等等, 這些有多少是真實呢?  

如果政府有心解決事件, 眼下清場並不需要用多大武力, 亦可以如學生所願開放公民廣場。  很明顯, 政府現在的策略是盡量拖下去, 讓民意代替催淚彈撃退示威者。  我覺得香港政府絕對有能力清場, 但他們聰明地選擇不用警力而透過不同利益集團的衝突而坐得漁人之利, 但社會撕裂之後, 難道政府會是最後勝利者嗎?

梁振英說一人一票有機會令政府的政策向每月收入低於14000元的市民傾斜, 這其實不是謊話。  香港人應該理性地告訴他:“我們願意付出這經濟代價 而不是用紅衛兵式批鬥去罵。  同樣查太說非洲等了百多年才有民主。  大家在接受這歷史現實的同時亦可提出: We are ready for more now  

另外的一個不理性就是將這次的衝突視之為敵我矛盾所謂黃絲帶藍絲帶之爭, 我覺得是完全不理性的。  黃絲帶並不代表反警察, 亦不一定代表港獨和蝗虫論;  支持警察的人亦不一定是²蛇齋餅"或黑社會   在黃與藍之間其實包含了很多立場, 我們為什麼不可以點時間去分析和辯論, 而要堅持二分法? 

 在這次運動中,我覺得曾鈺成的表現依舊是建制中最持平的, 亦有人理解為愛惜羽毛 (希望我這樣說不會陷曾先生於不義)。至於另一位曾先生,我們的財政司曾俊華雖然身在廚房,但早期尚能保持一客觀。

我完全接受每個人都有權爭取及保障自己的利益, 所以的士司機們出來說:“學生影響了我的生意, 你們應該回家! 覺得是理直氣壯的。但是,佔領行動有可能帶給香港的經濟災難並不在眼下,而是事件之後,如果中央和香港撕裂,再加上沒有管治能力的特區政府,這才是真正的災難。


弄虛作假不願意認錯的政府是可恨的  不願意理性地討論事實的民是可悲的。  

 

(20141110日刊登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