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0, 2014

狼來了2.0

執筆時, 佔領行動已經進入42政府由當初信誓旦旦認為犯法絕不被容忍”改口今天的“學生的聲音我們已聽到請顧及其他人的感受”   當日說的是狼來了1.0今天很多人包括不少建制派的舊電池走出來說:佔中已經帶給香港很大的經濟災難 這是狼來了2.0 

天我從灣仔北的演藝學院看完音樂劇之後, 洛克道取車 經過一些酒吧, 這些酒吧和警察總部只是一街之隔,俗艷的菲律賓女侍應樂此不彼地向外國遊客招攬生意。   雖未至於拳打腳踢, 但肯定是東拉西扯。  佔中對她們就正如張主任所說“太陽照舊升起 

有人批評佔和平有理性不。坦白說,某程度上我是同意這些批評的,但這些批評並不單只用於示威者,亦可用於政府 、傳媒和大部份市民。 

我們在佔中未發生之前, 831方案出台之後, 大家有沒有很認真地分析這方案的內容是否有爭取空間?  公民提名是否體現民主的唯一方法和是否符合基本法呢?   當然, 港兩地的政府都是傲慢的, 他們無意向大家詳細解釋和推銷這方案, 只是著眼於力在我手, 我給你多少, 你便有多少。  最後他們承擔了惡果。 

佔領行動開始之後, 反佔中先是說黑社會滲入會造成很大的暴亂、什麼危在眉、什麼外國勢力介入等等, 這些有多少是真實呢?  

如果政府有心解決事件, 眼下清場並不需要用多大武力, 亦可以如學生所願開放公民廣場。  很明顯, 政府現在的策略是盡量拖下去, 讓民意代替催淚彈撃退示威者。  我覺得香港政府絕對有能力清場, 但他們聰明地選擇不用警力而透過不同利益集團的衝突而坐得漁人之利, 但社會撕裂之後, 難道政府會是最後勝利者嗎?

梁振英說一人一票有機會令政府的政策向每月收入低於14000元的市民傾斜, 這其實不是謊話。  香港人應該理性地告訴他:“我們願意付出這經濟代價 而不是用紅衛兵式批鬥去罵。  同樣查太說非洲等了百多年才有民主。  大家在接受這歷史現實的同時亦可提出: We are ready for more now  

另外的一個不理性就是將這次的衝突視之為敵我矛盾所謂黃絲帶藍絲帶之爭, 我覺得是完全不理性的。  黃絲帶並不代表反警察, 亦不一定代表港獨和蝗虫論;  支持警察的人亦不一定是²蛇齋餅"或黑社會   在黃與藍之間其實包含了很多立場, 我們為什麼不可以點時間去分析和辯論, 而要堅持二分法? 

 在這次運動中,我覺得曾鈺成的表現依舊是建制中最持平的, 亦有人理解為愛惜羽毛 (希望我這樣說不會陷曾先生於不義)。至於另一位曾先生,我們的財政司曾俊華雖然身在廚房,但早期尚能保持一客觀。

我完全接受每個人都有權爭取及保障自己的利益, 所以的士司機們出來說:“學生影響了我的生意, 你們應該回家! 覺得是理直氣壯的。但是,佔領行動有可能帶給香港的經濟災難並不在眼下,而是事件之後,如果中央和香港撕裂,再加上沒有管治能力的特區政府,這才是真正的災難。


弄虛作假不願意認錯的政府是可恨的  不願意理性地討論事實的民是可悲的。  

 

(20141110日刊登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