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1, 2013

「Libor門」是無本的挾倉行為


Libor醜聞的仲裁終於有了結果,蘇格蘭皇家銀行(RBS)被英美政府罰款6.2(美元下同),相對起同是英國銀行的巴克萊的2.9億還要高。這消息對RBS的管理層來說並不全是意外。


交易員用旁門左道方法影響Libor藉以謀利,監管機構已經調查了好一段日子,但除了是有違道德以外,受害人是誰和虧損的金融是多少,仍然是一個謎。 實際上,某衍生工具交易員可能以為影響了當天的Libor ,會令自己的盤賺錢;  但對整間銀行來說,這究竟是好是壞,往往是超乎這交易員所能掌握的。交易室有不同的盤,銀行業務也不單止是交易室,其他像貸款、按揭等都和Libor有關,但受影響的方向也不一定同邊。

亡羊補牢,很多監管機構都在研究如何杜絕Libor被刻意操控,今次事件突顯了現行的Libor報價程序存在一個先天缺陷,就是銀行提供的Libor是基於交易員的最佳估計,並不需要有實際成交來支持。這估計很多時變了良心和利益之爭。

市場估計,目下有數百億元的金融合約是用Libor來做定價的,要一下子取消Libor並不容易。退而求其次的一個辦法是用實際交易來定價,這方法在其他市場行之以久。例如,很多股票衍生工具合約都是用按量平均價(volume-weighted average price (VWAP)來做定價(fixing) 所謂VWAP是指特定交易時段,例如過去15個交易日的實際成交價,按成交量來計算平均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政策就有對策。即使是用實際成交價來做定價,在交投量低的日子,很多交易員都會用真金白銀在結算日將股價推高或造低,藉此謀利。

同樣的情況在其他產品亦經常出現,例如在外匯市場非常流行的障礙期權(Barrier Option),所謂Barrier Option,就是當外匯價格接觸到某一個水平時,這期權便會自動生效(Lock in)或失效(Lock out),因此,到不到價對合約的價值影響重大,交易員很多時都不介意花費彈藥,將匯價推至超越某一點。 因此,經常在外匯市場作短炒的投機者,都會非常留意這些Barrier Strike的分布,藉以估計銀行操盤手的動向。

另一個更簡單的例子是孖展;  投資者將股票按給銀行作融資,當市場處於非常敏感的狀態時,例如金融海嘯期間,價格可能在短時間暴上暴落,借貸人很大機會被銀行要求補倉(call margin),如果客人的反應不夠快或資金不足,銀行為保障自己的利益是有權將客戶的股票在市場沽清,以防止累積虧損超過客人提供的保證金。

銀行或證券公司故意利用沽壓強將客戶的股票出售,坊間俗稱挾倉 金融海嘯發生之後,有很多著名的私人銀行客戶因為被銀行挾倉而損失慘重,有客戶甚至為此而大興訴訟。

金融機構的員工,因為比客戶更接近市場,通過買賣去影響產品的價格,謀取更大的利益,並不罕見。但在Libor醜聞中,交易員連一點的成本都不付出,純粹是以報價的義務來謀私,事情一旦被公開,難免惹來公憤。


(於2013年2月21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February 18, 2013

黑莓的聯想


每年春節前後,在瑞士達沃斯(Davos)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都會吸引到近二千名來自商界政界學界非政府組織(NGO宗教界和媒體的領導人參加,會議的目標是解決全球迫切的重點問題。今年的會議上,聯想集團首席財務官王偉明提出不排除收購黑莓手機的消息。

聯想成立於1984年,由中科院的10名技術員以20萬人民幣起家,今天已是全球三大個人電腦製造商,位列《財富全球500强》,聯想的主席柳傳志是中國商界的傳奇人物,2007年我代表舊東家蘇格蘭皇家銀行(RBS和聯想控股聯手收購蘇州信託,是當年首批外資銀行進入大陸信託業務,和柳董有數面之緣,當時這項目是歸集團副總裁吳亦兵負責,吳總是哈佛大學生物化學博士,後來放棄科研轉投商界,加入麥肯錫公司當顧問,2004年,聯想收購IBM個人電腦業務,麥肯錫是聯想的合併顧問,吳亦因此而得到柳傳志的賞識,輾轉加入聯想,但聯想是一有自己獨特文化的企業,外人很容易水土不服,吳亦兵於2009年底離開聯想,轉職中信產業基金擔任總裁。

黑莓曾經是加拿大最牛的股票,但自從智能手機市場誕生後,股價一浪接一浪下瀉,甚至淪為被收購目標,去年更換了CEO,但仍被市場視為保守和欠新意。黑莓今年初推出新的運作系統-Blackberry 10,推出後一般評語是頗正面的,然而分析員卻覺得不足以令現在的蘋果和Android 用家改變使用習慣,新系統的成敗繫於是否有足夠的apps,軟件開發商是否願意投資在黑莓這個前途未卜的平台上,仍是一個懸念。

黑莓的永遠在線電郵服務(Push) 和獨家網絡,  令用戶在海外接收電郵費用廉宜,曾經使它成為出國公幹白領的恩物,但隨著很多像whatsapp般免費軟件出台,黑莓的優點再沒有那麼突出。關鍵是:  消費者願意身上帶多少部手機呢?如果答案是一部,那麼黑莓的前景就很難被看好,如果答案是超過一部,那麼黑莓的傳統鍵盤輸入和電郵系統,仍會掙得用家西裝口袋內一位置。

聯想手機是中國國內智能手機的後起者,去季佔市場分額12.3%,但距離達至全球的技術水平和規模效應,仍然有大段距離,黑莓的龐大移動技術專利和企業客戶,可以令聯想跨出一大步。

聯想有意收購黑莓,在市場傳聞已久,財務官在達沃斯的談話,很快便被公司降溫,聯想需要藉收購來提升它在智能手機市場的競爭力,是明顯不過的,黑莓是否最佳對象?現在是否最佳時機?尚有待商榷。

(於2013年2月18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February 8, 2013

一樣的社會問題,不一樣的政治天空


上周我在新加坡公幹二,獅城政府推出人口白皮書,提出2030年全國人口激增至690萬,相對起現在的530萬,增幅達26%,在這個出生率偏低的蕞爾小國,增加那麼多人口,意味着新加坡會招攬更多的新移民。

和香港一樣,新加坡政府近年一直受新移民帶來的社會問題困擾,尤其是草根階層怨氣甚多,2011年的新加坡大選,執政的人民行動黨亦為此而失去不少選票。
白皮書公佈之後,接著來的數天,當地報章不論是連英文或華文,都以此作頭條,但大部分的篇幅都是從政府的角度去推銷(或稱解釋)這長達41頁的文件,我一個不為意,還以為自己在閱讀政府憲報。

政府的論點是:沒有新增人口帶來的人口紅利,新加坡的生產力會下降。過去30年,新加坡的勞動力增幅大約是每年3.3%,如果沒有新增人口,這增幅便會下跌至1%,政府覺得這是難以接受的。

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在想:同樣的問題,香港的傳媒會怎樣處理呢?我敢肯定這樣具爭議性的話題,反對派會大造文章:  罔顧低下階層福利、忽視環保、香港核心價值受損等等.  我是支持真理愈辯愈明的, 大前題是選民質素要高, 辯論才能產生正面結果.  換個角度, 弱勢的香港政府要真的迎難而上,而不是單叫口號,需要的是製造共識的大智慧,梁特首有嗎?

人口白皮書公布後,新加坡國家發展部發表了一份名為為我國未來人口打造優質生活環境》的土地資源規劃書,內裏提出要增加土地供應,以解決人口居住和公共設施的問題,方法包括新增填海面積52平方公里,釋放土地儲備和將全島現有的18個共佔地15平方公里的高爾夫球場在租約到期之後部分收回等等。

新加坡地方比香港少,但可開發土地的總面積卻比香港多,(香港郊野佔地甚廣,是土地分配政策的一特色),導致新加坡的人口密度是少於香港的一半。(見附圖)

新移民的融合是新港兩地政府面對的迫切問題,基於血濃於水,香港政府對大陸移民的政策更寛容,反之新加坡政府對外勞主要是從功利的角度去考慮(基於歷史原因,對來自馬來西亞現居新加坡永久居民倒是另類處理),早前新加坡便出現來自中國的巴士司機因為抗議外勞同工不同酬,非法示威而坐牢,最後被遞解出境。

返港後的周日,我代表香港社會創投基金(SVHK)探訪位於藍田的光房,光房計劃是一些有心人業主,將名下的單位按有需要家庭的付擔能力,收取低於市價的租金,減低受助家庭的經濟壓力,幫助他們融入社會。藍田的這棟光房住了三個單親家庭,代表不同年代的新移民,故事非常相似,大陸女人嫁了香港丈夫,一心以為踏上改善生活的台楷,來港之後生了小孩,怎料婚姻失敗,一人獨力撫養小孩,這些故事對曾看過天水圍12師奶》的讀者,當然不會陌生。

一周的經歷,令我感受到改變社會之難,和政治之擾人。



順祝諸位新春大吉!

(於2013年2月8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