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2, 2010

通用汽車上市見證市場鐘擺

2010年快近尾聲, 後金融海嘯的過去兩年, 市場反彈之快之勁, 令不少人大跌眼鏡. 美國通用汽車的劫後重生便是一例.

上月中旬, 美國通用汽車重新上市集資231億元(美金。下同), 是歷史上最大宗的IPO, 比中國農業銀行今年上市時的集資額192億元還要高. 通用汽車在2009年6月申請破產保護令後, 美國政府、債權人和股東之間的角力柳暗花明, 由破產到火鳳凰重生歷時僅僅十八個月.

通用汽車的重組曾經惹來不少爭議, 這次的金融風暴的後遺症是民粹主義膨脹, 在中國如是, 在歐美亦一樣. 奧巴馬親自介入的通用汽車重組方案, 要求債券投資者妥協, 以成全代表退休工人的工會利益. 純粹從法律觀點看, 債權人的利益是凌駕於養老金受益人. 奧巴馬托賴民意的支持, 對舊通用汽車債券投資者不假顏色. 結果債券投資者只可以換得10%的新通用股份, 比工會拿到的17.5%還要低.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淘盡多少龍頭企業. 上世紀初, 美國有接近100所汽車公司. 經過半世紀的汰弱留強後, 餘下舉足輕重的就只剩三家. 然而, 好景亦不長. 今次的金融海嘯, 三家汽車公司僅有福特倖免於難.

汽車工業曾經是美國經濟的支柱, 當年我工程系的同學, 很多畢業後都希望能夠加入油公司或汽車企業. 羨其薪高、工作穩定、機構大、發展機會多. 時移勢易, 隨著日本汽車工業的堀起, 美國的汽車行業被視為不思進取、技術落後. 其實近年美國汽車公司的生產力已經急起直追, 奈何競爭力受制於勞工成本 (包括退休金等福利)太高.

通用破產前夕, 我在電視上觀看新任總裁Fritz Henderson(通用汽車過去兩年三換總裁)推銷公司的新政策和架構, 說服力非常一般. 作為一所資產曾經近仟億的企業領導人, Henderson的表現僅是合格而已. 感覺上這最近二十多年, 美國大學的精英首選是顧問公司、投行和高新科技、汽車工業已經吸引不到人材.

新通用汽車上市, 股評家起初都認為估值太高, 但結果投資者反應熱烈, 以超上限定價. 很多人覺得眼下的市場是不理性的冗奮. 市場像鐘擺, 永遠都是矯枉過正的, 全世界的投資者都在關注什麼時候資產價格的鐘擺會倒頭走. 然而, 資產價格可以復蘇, 市場經濟已經一去不復返. 金融海嘯證明資本家故不可信, 救市更要靠政府不可. 仇富再加大政府正方興未艾, 短期看不到有任何轉勢的迹象. 有人覺得奧巴馬領導的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失利, 是華爾街戰勝主街(Main Street), 我想這是保守派人士的一廂情願而已.

在此順祝讀者諸君有一個愉快的聖誕及新年假期. 2011年1月5日再見.

(於2010年12月22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December 13, 2010

萬億熱錢之辯

10萬億熱錢囤港之說被特區官民大力反擊後,胡言止於智者,這一回算是特區KO央視。

國家關心海外熱錢由來已久,金融風暴以來,中央通過不同渠道探索這問題,我自己就曾不只一次被內地的官方或非官方的研究員詢問過這問題. 中央擔心海外熱錢狙擊國內市場是可以理解的,市場開放雖然是國家發展必走的路,但事情宜緩不宜急,時間表更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事實,在種種關卡之下,進入中國的外資,比起國家經濟發展製造的新富,和宏觀調控下衍生的流動資金,只是九牛一毛。

什麼是熱錢?跟香港是怎樣的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般,是一個常被問及卻永遠答不準的問題。熱錢在一般人的理解中是帶有負面色彩,但怎樣的錢才算熱,怎樣的錢才算冷呢?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陳家强局長認為 2008至2009年有6000多億港元流入特區,其中大部分為上市公司集資,這些都是長線資金而非短線熱錢,然而在香港買股票,一般是T+2交收,真是要跑也跑得很快。

10萬億之辯衍生的另一個問題是香港究竟有多少對沖基金? 全球的對沖基金總資產量大約在二萬億美元左右,特區政府估計,在本港運作的對沖基金管理資產大約是5000億港元,折合 641億美元,然而根據對沖基金研究機構Eurekahedge的報導,本港對沖基金管理的資產不超過300億美元,比政府估計的數字少了一半。熟悉對沖基金運作的人都知道對沖基金為了避稅,很多時都會將基金設在免稅地區,例如開曼群島,基金經理雖然身處香港,但都是以顧問形式受聘,拿取的是略高於成本的報酬(cost-plus),而主要收入包括管理費和分紅都歸於海外公司。因為基金運作狡兔三窟,要準確計算在香港運作的基金資產並不容易。當然一個更基本的問題是:在香港的〝熱錢〞有多少是在香港管理,有多少是由海外操盤。

這一次特區和央視的交鋒,很快便落幕,一直以來特區政府都極力避免和中央唱反調,在這場小風波裡,特首領導的官員,和坊間的經濟學者,都異口同聲直斥熱錢囤港的謬論。一方面是10萬億數目太過駭人聽聞,大家亦很快發覺央視不等於中央,銀行的分析員也不一定有什麼後台,事實加勢利之餘,這事情亦反映出特區官員對經濟課題甚具信心,亦非常着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這塊貞節牌坊,金融是少數特區勇於有獨立思想的領域。

有人認為央視連續多日報導熱錢犯境,有嘩眾取寵之嫌。當年亞洲金融風暴鬧得火熱時,香港的財金官員何嘗不是以衞道之仕自居,指斥索羅斯之流的對沖基金為洪水猛獸。其實經濟學裡沒有正義這回事,市場運也容不下聖戰,妄想用道德去駕御市場,其情可憫,其行可笑。
政治離不開民粹主義,左派如是,右派亦如是。

(於2010年12月13日刊登於明報)

Wednesday, December 8, 2010

愛創家 育社企

上月舉行的〝2010年社企民間高峰會〞,是香港社企界一年一度的盛事,其中的一個重頭戲和人氣環節是「社會企業投資策劃書大賽」,當日,決賽的三個商業計劃發起人都有上台介紹他們的鴻圖大計,最終由室內設計師謝韻詩和私人銀行家林文慧創立的Bits-to-Bloc舊傢俱翻新計劃勝出,這個計劃是將舊家俬翻新設計升級再造(upcycling), 令一些原本葬身堆填區的廢料,加入新設計原素後,變身成為獨一無二的潮傢俱。

三位決賽者最後的積分都非常接近,我是這項比賽初賽評審之一,之前兩個週末,也審閱過其他參賽的商業計劃書,單是以書論書,滄海遺珠,在所難免。比賽總要分排名,然而就像香港小姐選美,最終走紅的不一定是冠軍,謹以此勉勵落選的參賽者。

做了那麼多年投行,看、寫和聽過的商業計劃書肯定上千,結論是創業成功與否不一定和紙上談兵計劃書掛鈎,互聯網傳奇hotmail據聞當初是寫在信封背後的一個概念而已,十劃未有一撇,己經被創投追捧;然而好的計劃書肯定令創業的第一步走得比較寛暢。

政治是時勢造英雄,但商業絕對是英雄造時勢。多年來見過大大小小,成功的失敗的創業家,他們給我的印象是總帶點霸氣,這霸氣令他們充滿自信,亦帶來百折不撓的毅力。

創業者的質素是創業成敗的關鍵,很多推動社會企業的機構和有心人士,愈來愈看重社會企業家(Social Entrepreneur)的培育。國際上有一機構英文名字叫Ashoka (阿育王是印度孔雀玒朝的君主,出生於公元前三世紀,以宣揚佛教,普渡眾生為後世所推崇),是培育社會創業家的先驅,中文譯名〝愛創家〞是謝家駒先生起的,既押韻又達意,高手之作。Ashoka是美國人比爾德雷頓(Bill Drayton)在1981年創立的,30年間,基金的預算由原來的5萬美元發展到今天超過3,000萬美元,資金來源全部是募捐,主要來自大型基金會及商業機構。Ashoka每年在全球挑選一些傑出的社會創業者,稱他們在Ashoka Fellow,津貼他們的基本生活費,為期3年,使他們可以專注發展社企事業,此外Ashoka亦會為Fellow提供免費的專業支援和顧問服務,Ashoka每年會組織多次大型活動,讓各地的創業者聚首一堂分享經驗。Ashoka Fellow的篩選標準有五項,一是嶄新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二是創意;三是創業家本質;四是社會影響力;五是道德情操。創立迄今,Ashoka已經挑選了超過2700名Fellow,並在70多個國家開展社會企業。2006年,《美國新聞及世界報導》雜誌與哈佛大學推舉德雷頓為美國25名傑出領袖之一。

索羅斯,蓋茨和李連杰都覺得行善比賺錢更難,社會企業的首要目的是解決一個鎖定的社會問題,事實證明要解決問題,從上而下鳥瞰式的捐助是不足夠的,走入民間像蚯蚓般在地上鑽動,影響更深。

「慈善事業無法解決貧窮問題,卻讓我們逃避去擔心窮人的責任,它有時會蒙蔽了我們的良知。」-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如是說。

後記:讀者有興趣多了解愛創家的發展,可參閱Ashoka(www.ashoka.org)和香港創業論壇(www.hksef.org)的網頁.

(於2010年12月8日刊登於信報)

Wednesday, December 1, 2010

藝術 偽術

藝術品拍賣市場近日是東風壓倒西風, 以字畫為例,中國字畫拍賣已進入億元時代, 和外國畫家的差距已逐漸拉近 (見附表).

藝術品既是消費品亦是投資品. 消費品者, 收藏家在擁有這件寶貝的時候,可以從觀賞中獲得樂趣, 跟看電影和聽音樂會沒有兩樣; 投資品者, 這些藝術品具升值能力, 尤其是年代久遠或存世有限的稀品.

其實古董的價值是在於美、抑或是在於古? 這是一個很值得商榷的問題, 如果答案是前者, 只要創作者技藝超凡, 作品巧奪天工, 是昨天剛完成抑或是五百年前完成? 是姓張的做、抑或是姓章的做? 其藝術價值都是一樣.

最近讀了國內名記者吳樹花了5年時間走訪了近百位收藏界人士寫成的《誰在收藏中國》, 書中揭發了當代中國文物交易市場的黑暗面, 是一部長篇記實作品, 看完之後, 對中國市場為什麼充斥了那麼多偽術品加深了認識.

啟功先生(1912-2005)是中國當代書畫名家, 逛過北京琉璃廠或潘家園的人都會驚覺啟功先生的字鋪天蓆地, 要寫那麼多字, 大概先生窮一生整天坐在案前寫也寫不完. 啟功先生曾經說過有些膺品比自己一些失準之作還好.

畫家、書法家都是人, 畢生的作品大概可分上中下三品; 給學生示範和應酬之作, 寫來漫不經心, 水準參差在所難免, 是所為下品; 遇上神來之筆, 靈感和精神狀態擦出火花, 締造出不可多得的上品, 其餘水準之作應列於中品而已. 結論是真假不一定反映藝術含金量.

如果視藝術品為投資, 我們便不能不考慮產品市場的運作. 藝術品市場發展至今, 仍然非常依賴中介人. 中介人的功能包括品質檢定和提供交易平台. 拍賣商和畫廊是文物市場兩個最吃重的中介人, 但兩個行業都出現不同程度的壟斷. 佳士得和蘇富比是高端收藏品的主要拍賣行. 國際上的知名畫廊亦控制了很多著名藝術家的代理權, 有些畫廊甚至可以左右那個收藏家可以獲『分配』到熱門藝術品.

藝術品市場的另一個缺點是沒有標準, 這先天性的缺憾亦可以說是優點, 因為沒有標準, 便給投資者很大想像空間, 有機會“撿漏兒”. 中國現在有超過二千間文物拍賣公司, 近年坊間出現很多偽拍濫鑑的情況. 再加上近年用藝術品送禮成風, 有些畫廊淪為洗錢工具, 作品真偽難分, 價錢亦是亂喊一通.

再者, 藝術品的供應亦受近年高仿品泛濫影響, 坊間的做偽技術愈來愈高. 市場上, 頻頻見到同樣的古玩重複出現在拍賣會上, 另方面盜掘和盜撈令很多原以為很珍貴的古董變得成行成市. 中國那麼多年的歷史, 很多黃土下都是古蹟、很多海床都有沉船.

雖然市場風高浪急, 但中國富起來令中國藝術品卓然有價是一不辯的事實. 至於國民文化修養有否提高則是另一回事. 今天中國每60萬人享有一博物館, 法國是每1萬人享有一博物館, 是中國的60倍.

《2006-2010年中外藝術家全球拍賣最高價格對比》



* 2010年時間截止11月份

(於2010年12月1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