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3, 2018

中國實力, 軟不如硬


那邊廂,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公共事務學院拒絕了一筆中美交流協會的資助,中美交流協會由前特首董建華牽頭,曾經在美國多個大學贊助文化交流,校方擔心基金的背景會影響大學學術自由和誠信;這邊廂,馬雲捐了五千萬港元給也是董建華牽頭的團結香港基金。

所有慈善捐款,不論是來自個人或團體,都是有agenda的,這個agenda:商業也好慈善也好社會也好政治也好,只要施與受雙方同意,並無不可。近年, 昔日「黃禍」變了「紅災」(人民幣入侵).  財勢以外,中國的軟實力也被備受世界關注。早前《經濟學人》也曾以中國的影響力為封面。

學術、文化和體育都是中國建立軟實力的工具,上世紀有著名的乒乓和熊貓外交,今天有電影、足球和《孔子學院》。我想澄清一點: 所有大國或有野心做大國的國家, 都會用盡心思去建立自己的軟實力,這當中無善惡之分,只有高下之別。

以學習中文為例,中國敎育部轄下的《孔子學院》在全球有500家分支機構,名義上是推廣漢語,增進外國對中國的了解.  2004年, 首家海外《孔子學院》在南韓首爾成立,在高峰期的2007年,建了70家,一般都是和當地大學合辦,近年《孔子學院》飽受外國輿論批評,有些被迫關閉。

娛樂亦是軟實力中一支重要的棋子。2012年,(曾經是)中國首富王健林的大連萬達以26億美元(下同)收購了美國最大的電影院線AMC。2016年,王健林再接再厲,動用35億收購了美國製片商Legendary Entertainment,(事後我們的紐約辦事處收到很多製片人的詢問,要我們替他們在亞洲覓投資者),中國財閥打進荷里活,票房和口裨尚未見其功. 去年, 麥廸文主演的《長城》淪為票房毒藥便是一例,但朝好的方面想,今天鬼子戲裏的壞旦,都由中共變了北韓。

留學是另一個重要的文化活動,影響深遠,不少留學生返國之後, 都會對曾經留學的國家多了一份好感,中美兩國的留學互動又如何呢?根據最新統計,美國全國有110萬名外國學生,中國留學生佔首位,估計超過20萬人,反觀2016年, 中國共有44萬名來自250個國家的外國留學生,其中亞洲佔了60%,美洲不足10%,首5名的國家分別是韓國70,540人,美國23,838人,泰國23,044人,巴基斯坦18,626人,印度18,717人。很明顯中國教育對美國人的吸引力,遠遠低於美國教育對中國學生的吸引力。習總書記的女兒是唸哈佛的,跟特朗普的外孫女懂得背唐詩,還是有點分別。

總結一句,中國在全球的軟實力和它的經濟實力相比,尚有一大段距離,這當中論力, 也論巧。

(201812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香港綠色債券市場的未來


去年, 全球天氣大反常, 非洲撒哈拉沙漠落雪、澳洲雪梨卻錄得破紀錄的高溫、颱風蹂躪美國, 天氣所造成的經濟損失是近年之冠.  全球氣候大反常, 環保已經不再單是關乎社會良心, 反之, 很多人都感受到切膚之痛.

2015, 全球198個國家在巴黎舉行第21次全球環保高峰會( 簡稱COP21), 會議的一個重要目標, 是要將本世紀的全球升溫控制在攝氏兩度之內, 這是第一次有那麼多國家簽署一份具法律約束力的條約.   (中國是簽署國, 美國棄權).  

過去, 發展中國家就減排和發達國家有很多爭議, 主要是覺得發達國家『先飲頭啖湯』, 破壞了環境, 晉身發達國家之後, 反過來叫小兄弟不要亂花, 是大大的不公平.   但到了今天, 公平與否, 發展中國家像中國已經感受到, 再不改善污染陋習, 受苦的是自己.  這種態度的改變令中國今天在全球的環保運動上成了主力軍.

新華社早些時候稱香港為綠色金融先鋒, 這恭維確實是帶點水份.  但是, 綠色債券目前的總發行量佔全球債券市場, 不足1%, 未來發展空間很大. 中國的綠色債券發行量是全球數一數二, 香港背靠祖國, 完全可以担當連接海外投資者的角色. 重點是, 香港要發展綠色債券市場, 著眼應該是一個地區性甚至是全球性的債券市場, 而不是由本地發債體及本地投資者參與的港元綠色債券市場.  

在歐洲, 有很多機構投資者, 他們拿到錢必須要投在綠色環保項目上.  這些green mandates一般都找不到足夠的投資項目, 尤其是在亞洲的項目.  但目前的情況是:  投資者一方面找不到貨, 但另一方面又不願意多付一點價錢, 所以有些發債體便投訴綠色債券沒有成功爭取較低的利息, 減低發債成本.    展望未來, 當愈來愈多人參與這個市場時, 可以達到這種價錢上的差異化.

中國資本市場一直有很大的融資需要, 但外國基金要直接投資中國市場卻有很多的障礙, 尤其是綠色債券考慮的不單單是價錢, 其他因素如監管和執行等都非常重要.  香港可以作為一個品質的保證者, 為一些高質素的綠色債券提供認證.  就像當年朱融基決定利用香港股票市場來提高A股的公司管治質素.  當然關鍵是香港要維持一個高效率、高透過度和高水平的金融中介角色.  最後順帶一提, 香港金管局作為一個領先機構投資者, 完全有條件去成立一個綠色債券基金, 輔助本地的綠色債券發行業務.

(2018119日刊登於)


BSD有理據卻欠成效


上週末, 財政司陳茂波在電台節目重申,樓市減壓, 短期無望 , 政府自2010年推出三項樓市降溫辣招, 屢次加辣. 然而. 基於外圍因素, 成效不彰. 稅務局最新資料顯示, 針對非港人置業的BSD去年收入87億港元(下同),  按年增加逾四成. 顯示外地買家仍然非常鍾情於香港房產. 上年底, 有買家以13.2萬的呎價購入山頂兩個相連單位, 創了亞洲分層豪宅的紀錄, 買家一如所料是陸客. 

研究香港樓市的人, 有很多都喜歡用供求來分析市場, 但其實樓市是很segement, 山頂豪宅和新界北上車盤, 供求關係便大相徑庭.  香港豪宅市場的需求絕對是price inelastic, 不論價錢如何, 都有剛性需求.  與其論供求, 不如研究中國產生富豪的速度.  

說到BSD, 我絕對是「港人優先」的支持者. (年前, 香港政府推出「限奶令」,  內地和香港有些輿大興問罪,  我倒是站在政府的一邊. ) 限制非本地人仕置業, 在很多國家都很普遍.   我曾經居停的新加坡和加拿大都有此法. 問題是什麼是港人呢?

按政府公開的統計看, 香港的樓宇交易有接近一成半源自非本港居民.  然而, 統計歸統計, 在很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眼中, 拿著3粒星身份證但說帶著口音的粵語的人, 都不算港人.  這不是經濟問題, 這是社會問題噢!  我絕對支持有容乃大, 香港是需要更多移民的, 將香港人定義定得包容, 對香港整體利大於弊.  雖然, 這無助堵塞跨境的財富流入香港. 

除了印花稅之外,政府抑壓樓價的另一個手段是減低銀行按揭貸款比例. 自從金管局將按揭的上限在六成或五成後(視樓價而定), 很多首次置業的市民都拿不出那麼大的首期,  發展商為了促銷, 便淘荷包貸款給買家.  雖然, 接揭的回報率對地產商來說是雞肋, 但是只要能夠高價出貨, 算盤仍然是除笨有精.  另方面, 二手樓宇買賣因為缺乏這些按揭安排, 往往變了有價無市.  賣家以一手樓市的價錢作標準, 不願意割價以低價沽出樓盤; 但另一方面, 買家縱使接受價錢, 但上車無力, 只能望門輕嘆. 

種種融資缺憾, 製造了不少非銀行類的貸款.  這幾年, 私人債務巿埸場中, 高比率的首按和二按, 非常活躍, 從財務公司廣告源源不絕亦可見一斑.  這些貨款平均回報率在高單位數至中雙位數之間, 我公司主要業務是國際「大耳窿」亦曾經參與不少大型的房地產融資項目, 香港不少家族基金投資策略保守, 借錢一定要有抵押品, 磚頭是首選,  遠比虛擬貨幣受歡迎。

去年私樓落成量暴增, 超出預期, 這情形是否反映本地地產商也感到價高勢危, 急於出貨呢? 我最近在報章上看到某本地大地產商的少東在抱怨,樓價貴, 地價更貴, 這回輪到賣麵包的怕買不到麵粉了!

(2018115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