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3, 2018

香港綠色債券市場的未來


去年, 全球天氣大反常, 非洲撒哈拉沙漠落雪、澳洲雪梨卻錄得破紀錄的高溫、颱風蹂躪美國, 天氣所造成的經濟損失是近年之冠.  全球氣候大反常, 環保已經不再單是關乎社會良心, 反之, 很多人都感受到切膚之痛.

2015, 全球198個國家在巴黎舉行第21次全球環保高峰會( 簡稱COP21), 會議的一個重要目標, 是要將本世紀的全球升溫控制在攝氏兩度之內, 這是第一次有那麼多國家簽署一份具法律約束力的條約.   (中國是簽署國, 美國棄權).  

過去, 發展中國家就減排和發達國家有很多爭議, 主要是覺得發達國家『先飲頭啖湯』, 破壞了環境, 晉身發達國家之後, 反過來叫小兄弟不要亂花, 是大大的不公平.   但到了今天, 公平與否, 發展中國家像中國已經感受到, 再不改善污染陋習, 受苦的是自己.  這種態度的改變令中國今天在全球的環保運動上成了主力軍.

新華社早些時候稱香港為綠色金融先鋒, 這恭維確實是帶點水份.  但是, 綠色債券目前的總發行量佔全球債券市場, 不足1%, 未來發展空間很大. 中國的綠色債券發行量是全球數一數二, 香港背靠祖國, 完全可以担當連接海外投資者的角色. 重點是, 香港要發展綠色債券市場, 著眼應該是一個地區性甚至是全球性的債券市場, 而不是由本地發債體及本地投資者參與的港元綠色債券市場.  

在歐洲, 有很多機構投資者, 他們拿到錢必須要投在綠色環保項目上.  這些green mandates一般都找不到足夠的投資項目, 尤其是在亞洲的項目.  但目前的情況是:  投資者一方面找不到貨, 但另一方面又不願意多付一點價錢, 所以有些發債體便投訴綠色債券沒有成功爭取較低的利息, 減低發債成本.    展望未來, 當愈來愈多人參與這個市場時, 可以達到這種價錢上的差異化.

中國資本市場一直有很大的融資需要, 但外國基金要直接投資中國市場卻有很多的障礙, 尤其是綠色債券考慮的不單單是價錢, 其他因素如監管和執行等都非常重要.  香港可以作為一個品質的保證者, 為一些高質素的綠色債券提供認證.  就像當年朱融基決定利用香港股票市場來提高A股的公司管治質素.  當然關鍵是香港要維持一個高效率、高透過度和高水平的金融中介角色.  最後順帶一提, 香港金管局作為一個領先機構投資者, 完全有條件去成立一個綠色債券基金, 輔助本地的綠色債券發行業務.

(2018119日刊登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