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1, 2019

真正的戰場在民意


又是一個週末, 又是一個示威, 又是一次勇猛的示威者在大部份人和平散去後留下, 又是一個暴力衝突場面, 香港人其實已經開始麻木了.   我黃絲的朋友仍是黃絲, 藍絲的仍是藍絲.          

我在想: 怎樣令北京答應我們的要求呢? 關鍵是要對方感到付出少收獲大, 所以我們要繼續做這齣戲,堅持錯在特區政府, 讓北京繼續擁有護城河.

大家也要明白, 習主席的日理萬機, 要考慮的不單只是香港的形勢, 中美關係、台灣選舉…..甚至是國內潛在對手的部署, 通通都是考慮之列.  他著緊的是民心, 不是香港市民的民心, 是大陸13億人的民心.

我上星期在新加坡, 當地人知道我是港客, 主動提出看到新聞報導後很擔心香港的「暴亂」, 他們大部份(包括的士司機)都支持政府, 這亦不多不少反映當地民風。我只好不厭其煩的向他們解釋, 這個運動有千萬個視頻和照片, 暴力頂多是其中的20%, 餘下的80%是關於香港人和平但堅決反對政府的.  但是大家都看不到這些場面呢? 

中央動用國家宣傳機器在大陸策動反示威的民意, 縱使這些並不一定代表香港的民意.  北京最害怕的不是香港民心背向, 因為香港人根本傷害不了共產黨對大陸的管治, 但是如果13億人開始被香港的民主運動感動, 這才是致命的.

這是為什麼我不贊同在示威中有美國或英國旗, 我也不願意看到暴力衝突為對手提供黑材料.  我亦不認同用「時代革命, 光復香港」作為運動口號, 因為這令人聯想到港獨, 而目前的環境, 港獨是沒有市場的. 反之, 我們渴望維護的「兩制」, 而大陸的民意是有影嚮力的.

如果說年青人用血肉之軀上街, 是為香港人爭取說話或不說話的自由,  我們這些『和理非』是在坐民主的順風車, 那麼換個角度看, 香港走得那麼前,難道不是為中國13億人爭取一個更民主更文明的社會嗎?  要令祖國同胞明白這點, 我們才能爭取到他們的支持.     要用七百萬人的力量去影響十三億人的想法, 並不容易, 但我們都要盡一分力, 不要老是去奉迎他們的想法, 而是告訴他們中國境內有一文明社會的好處.

恒指在這八個月損失了近二千點, 但我覺得主因是貿易冷戰, 觀之過往經驗(例如六四), 北京感到控制場面之後, 經濟糖果還是會不斷輸港的.

(201989日刊登於明報)







林鄭是不是汪精衛?




尋人:真心為香港人服務的特首。

陳健民在法庭上憶述雨傘運動初期,警察施放催淚彈後,他在電話中和當時的政務司林鄭月娥討論如何化解危機。陳說:一定要梁振英下台,才可以解決這個危機。林鄭回應: 這不是她的職權可以處理的問題。陳再說: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也應該下台,因為他不應該這樣對和平示威者使用催淚彈。林鄭說: 政府不可以隨便這樣開除一個官員,必須要經過一個適當的程序。陳最後提出政府應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林鄭說這個可以考慮。陳覺得林鄭對建議反應正面,但要先說服梁振英.

今天的林鄭,身份更上一層樓, 面對同樣的問題,迄今未作出任何反應。

近年, 開始有人替「大漢奸」汪精衛翻案,說汪接受日本人佔領東北的現實,因此選擇加入日本人的傀儡政府,減低日本侵華對中國人民造成的傷害,是為曲線救國。今天的林鄭難道是汪精衛嗎? 

林鄭為什麼要留下來呢?能夠想到的理由不離是錢、權、榮 、愛、怯。錢大概是最難令人信服的原因,特首的人工雖然不差,但到了林鄭這把年紀,兒子又成材,又何須為這五斗米折腰呢?權大概是一個很大的誘因,但是在今天的架構,特首真的是話事人嗎?說愛香港人,但是單戀是沒有意思,人家不愛你,你死賴著幹嗎?  現在林鄭的民意創了歷任特首的新低,今次的事件無論最後結果怎樣,估計下一屆北京亦會換人。林鄭要在餘下任期翻盤一點也不容易。說怯, 有說林鄭有把柄在共產黨手中,受中共威脅,我不大相信這種說法。 
特首請辭,需中央批準,但為什麼一個有自由意志的人不可以單方面提出請辭呢?她甚可以在慣常的行會後記招上說:“我已經提出辭職,現正等待中央批准”。 年青人犧牲血肉也可以,林鄭為什麼沒有這勇氣?

林鄭不辭,我覺得唯一解釋是她想曲線救港.

(201985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沒有香港人,便沒有香港

早時, 我的藍絲朋友傳來一段標語: 沒有香港, 便沒有香港人.意思是如果我們破壞了這個社會的穩定, 我們自己也保存不了.見諸這個星期特區政府的硬手段拘捕示威者, 我覺得標語應該改寫為: 沒有香港人,便沒有香港.

86, 「三罷」後的的第二天, 早上在中環上班, 一切如常. 我突然很珍惜我眼前的一切.  幹了30多年投行,  在不少外資機構打過工,  在地球不同地方工作過, 有信心在世界那個地方都可以找到工作, 都可以過一些比普通人好點點的生活. 然而, 這次的運動令我重新認定我香港人的身份.

那天, 我跟我的黃絲朋友說了一句:“香港警察的暴力還是比不上俄羅斯”,  被他臭罵了一頓, 他說香港的社會道德要求從來都比俄羅斯高.   這說話令我想起電影《寒戰》結局時, 一哥郭富城回頭望警察總部的牆上寫上香港全亞洲最安全的城市”. 

的確, 香港人的社會道德要求一直是超高. 原因之一是我們懼共, 所以很容易政治過潔, 追求一些比全球大多數地方都高的政治貞潔, 但我覺得我們無需為此道歉.

我在網站上看到年輕對警察的怨懟之深, 我很難過.  我們不同的政治立場衍生了很多對自己香港人的仇恨, 但這值得嗎? 堅持事情要徹查是對的, 我們要問貴政府, 但我們不應警察視為死敵. 畢竟, 執行法治仍然是要依賴他們的.  反過來, 我亦希望前線警察理解, 在執行長官意志時, 被示威看指罵是工作的一部份. 論武力, 警方擁有絕對優勢, 示威者的言語挑釁也許令男子漢很難受, 但畢竟不是生命威脅, 而政府的的確確做了很多難以服眾的事情.

我們不愛自己,  沒有人會愛我們 - 給所有的香港人、黃絲、藍絲、所有的絲.

後記: 《圓方集》一週見報一次, 在香港目前這個電光火石的動盪社會, 有些話想說, 但很快又是另一個光景.

(201981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