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0, 2019

認錯真有那麼難嗎?



早在「反送中」還未鬧得民怨沸騰時, 「圓方集」提出修例肯定有北京背後發功, 但本地建制派錯判京意, 一早便跑出來反對, 到收到「真聖旨」後, 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不論修例理在何方, 最新民調顯示有近八成人反對, 政治倫理上, 政府只有收回一途. 認錯真有那麼難嗎?  沒有民意加冕的政府永遠很難認, 這是一黨專政的先天死穴.
如果政權有遴替制度, 每個政黨都有落台的一天, 落台不便是代表人民覺得你做錯了嗎? 既然這天躲也躲不開, 認錯又有什麼大不了. 但在一個堅持永久延續的政府, 它是不可以認錯的, 認錯便就會動搖老百姓對永續權威的信心, 對不起革命先烈, 這不解的結最終都會壓垮駱駝.
事件亦反映出建制派「跟車」的難處.  北京在重要的事情上要求絕對忠誠,  (這是為什麼沒有殺傷力政治立場超保守的鬍鬚曾不獲聖寵的原因) , 建制的訓練是「只要問、不要想」, 事情問西環, 西環沒意見, 便是小事情, 小事情便是發揮自己智慧時候. 政府修例犯駁之處斑斑, 建制派那麼多學貫五車之士, 要批評有何難.  到大家各自表述, 整盤棋敗局已呈.
 69遊行前夕, 有歹徒用汽油彈襲擊警, 蹺蹊之處是犯事者完全不嘗試掩飾身份, 既沒有用偷車, 也沒有易容以避閉路電視.
此外, 一如以往大型示威活動, 慣例傳出有外國勢力資助.  遊行肯定會被西方廣為報道. 我覺得外國朋友參與不是問題, 只要議題由香港人掌控.  反修例運動正值中美貿戰劍拔弩張之際, 美方有可能在談判桌外拉中方後腿. 
六四的結果是趙紫陽下台, 政治改革開倒車, 中國政情複雜 ,香港雖然影嚮不了大局, 但一旦成為大陸派系鬥爭的棋, 禍福難料.
領導大型活動, 既要防內賊, 又要不受外國勢力影嚮, 更要避免成為政治鬥爭的棋子, 真不容易,  努力加油!

(201961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Thursday, June 6, 2019

永恒的謊話


人無信則不立,政府無信則政策寸步難進。逃犯條例修法,特區政府的尷尬是:汹湧民情是衝着北京而來的,但特區政府卻不可以抓破面具公然承認這一點。如果北京沒有包容香港以下犯上的量度,特區政府閉起眼睛說謊話永遠是它的死穴。

我最近在飛機上看了一套西片Green Zone (港譯「叛逆諜戰」),故事以2003年伊拉克戰爭為背景,話說由麥廸文扮演的美軍準尉米勒,發現美國政府指控伊拉克政府擁有具重大殺傷力的生代武器,是為了推翻侯賽因政府而捏造的,最後作為事實證人的敍利亞將軍也被米勒的線人射殺,他的解釋是推翻侯賽因是人民所渴望的,米勒不應阻擋時代潮流。電影是根據非虛構故事《翡翠城的帝國生活》(Imperial Life in the Emerald City)改編的。

美國電影以美國政府為反派主角,非常普遍。小布殊稱伊拉克擁有WMD(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是謊話,早已不是新聞。昔日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稱英美入侵伊拉克是非法的。當年支持入侵伊拉克的英國首相貝利雅,早前也被英國傳媒翻舊賬,甚至有人提出要起訴貝理雅叛國。當年中國抗美援朝死了那麼多人,你能想像有人起訴毛澤東叛國嗎?

「反送中」對中共法制沒有信心固是事實,更深層次是西方民族性裏面有一種挑戰權威的基因,令人感到公權不會獨大,我們在今天的中國看不到。

中美貿戰從宏觀的角度看,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政治價值觀,面對崛起中鼓吹「特色社會主義」中國的一種自然反應。西方原先以為中國富起來後,會擁抱西方的價值觀,接受西方的自由民主,習主席橫空出世,將這個美夢粉碎了。
其實東方與西方孰優孰劣,那一種更適合本地的人民,是一個可以辯論的問題。但如果中南海裏行的是一黨專政,天安門廣場掛的卻是民主自由,那麼尚未與西方交鋒,便已經自斷經脈。

(20196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畢菲特摔倒在番茄醬中



股神畢菲特的投資旗艦巴郡5月初舉行股東大會, 今年巴郡的表現強差人意, 主要是投資卡夫亨氏(Kraft Heinz)損手, 撇帳30(美元。下同). 世界上有些出名品牌因為認受性高, 其功能和品牌被消費者視為一體, 例如以前人家叫影印做Xerox; 今天網上搜尋我們叫google.  亨氏名下的番茄醬的英文名叫做Ketchup, 很多香港人都直譯叫做茄汁.  卡夫亨氏的番茄醬佔全球番茄醬市場六成以上.  

番茄醬是用熟番茄製作的調味品。基本原料番茄之外, 還有醋、糖、鹽、眾香子、丁香,肉桂、洋蔥、芹菜和蔬菜油。Ketchup這詞早見於十七世紀, 過去不是指番茄醬,而是指特別的調味汁或者魚汁。關於這個詞的來源有多種說法, 有說是來自馬來語, 是英國殖民地將這物品帶到美洲的.

十九世紀末, 苯甲酸是常用的防腐劑, 後來人們開始懷疑它的安全性.  1876亨氏食品公司創辦人H. J. Heinz利用增加糖和醋取代了防腐劑, 這改變不但去除了苯甲酸的使用,而且令味道變得更佳, 使番茄醬成為今天廣為使用的調味品.

巴郡現在持有卡夫亨氏26.7%股權.  事源2013, 巴郡出資125億元購買亨氏一半的股權.  2013年再伙拍巴西的3G Capital收購卡夫, 過程中再投入50億元.   畢菲特原本引入3G Capital是希望利用私募基金的霹靂手段, 來提高合併後的卡夫亨氏的表現.   我有些朋友在卡夫亨氏工作,  3G Capital管理主攻節流, 壓力很大, 員工士氣低落. 

卡夫亨氏在最新的年度業績季進行價值154億元的資產撇帳, 巴郡損失慘重.  

個人也好? 投資也好? 我都是無神論者.  畢菲特是一個很勤力的投資人, 但不是神.  據聞他跟我們的李超人一樣, 都喜歡閱讀上市公司年報.  更重要的是, 他懂得利用保險的長期資金來進行長線的價值投資.  

過去十年, 巴郡的表現略輸指數基金, 巴郡現在所面對最大的問題是公司體積愈來愈大, 能夠找到在這巨無霸組合中, move to needle的便宜貨, 已經愈來愈難.  股東大會上, 有小股東問畢菲特:未來十年, 我應該投資巴郡抑或是指數基金?, 畢菲特答: 分別應該不大.

(2019531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