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 2019

What if they didn’t blink?


早前接受《蘋果》訪問,年輕的記者就警暴事件提醒我:『這不是政治問題?這是是非問題。』我在這裡想說的是策略問題,不是對錯問題。

我是一名公開支持運動的中環人,今天我看到有些未成年的示威者用殉難者的心情走在前線,我是有點內疚的,是不是我們和理非的支持將年青人推向懸崖邊?

示威者將暴力升級甚至傷及無辜途人是正中政府的圏套,七一警察縱容示威者衝擊立法局,劇本寫得很清楚:利用暴亂和不便挑起民間對運動的反感。

謀事要有策略,要有目標,也要知己知彼。我接觸大陸人不少,也讀了一點點的歷史,下面是我對目前形勢的觀察:
1.習大大作為共產皇朝的千秋萬世領導,維穩是第一目標,這裏是沒有第二的。香港帶給大陸的經濟益處,相比起維持習大大的高民望,是微不足道的。
2.是愛國敎育成功也好,是黨媒利害也好,大陸95%的人都支持北京强硬對付香港;餘下的4%,是一些富豪或貪官,他們有太多的資產綁在香港;只有剩下的1%,支持香港人爭取大陸人也享受不到的自由。
3.北京是完全不介意香港人打香港人,當北京按他的時間表作出安撫時,暴警會是第一個被犠牲的,尤其是一些自把自為不是受中聯辦指使而(假若)犯下像殺人或强姦重罪的,絕對是「交人」的好材料。
今天,很多青年人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去爭取一個混沌的政治目標,這是何等的高尚,亦是何等的浪費!如果這些真的是他們願意付出的籌碼,他們也應該要爭取一些實際的好處。是時候爭取民意,在選舉上擊敗對方,比堵路更重要。
上週四,我在它報的專欄上提出休戰期,我們暫停勇武,迫政府露底。林鄭每天都說要先停暴亂,才推調查和改革。我們不要給她走數,也要讓區議會選舉如期進行。

事有湊巧,週五,有中大佔領者的提出重開吐露港的一條行車線,可恨特區政府反應惡劣,再加上佔領校園的示威者對開路也持不同意見,事件並沒有打開新局面。

堵路越來越不得民心,是時候改變策略了。記任: 年青人今日爭取到的成果,很多是建於政府的錯 (例如強攻中大〉,政府不再犯錯,曠日持久的陣地戰,民心一失,後生仔便會暴力打壓,甚至崩潰,最終淪為悲劇英雄。6個月前的示威者是謙卑的,策略是聰明的;今天很多事情,例如毆打貨車司機、高空擲物傷及途人、不容許大陸學生唱國歌,都削弱我們的籌碼。

(2019111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