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9

賣空是否不道德?


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GPIF)宣佈不再借股票予做空者,理由是避免對社會做成不良的影響。GPIF的資產高達80萬億日元,借貨帶來的收入是很可觀的。
做空者通過借現貨來完成交收只是眾多做短倉方法之一.這方法程序上比較簡單.場外交易的衍生工具市場其實提供更多的造空方法.回報掉期(Total Return Swap)便是其中一種,TRS更利於度身訂造交易條件。

我是做衍生交易員出身的,做空對我來說是正常市場運作的一部份.所有的期權理論,亦是建基於參與者能夠無障礙零成本地做空。股票做空有很長的歷史,債券市場中同等功效的Repo雖然亦源遠流長,但Repo主要作為融資工具,真正的信貸造空市場要數20年前開始活躍的信貸掉期(CDS).我當年很早便參與亞洲信貸生工具的開發,CDS後來被某些輿論斥為10年前金融海嘯的元兇,我覺得矛頭是誤中副車。

沽空的正確性一直備受爭議,為了避免對市場做成惡性影響,很多貸貨人也會在借貨條款上添加一些限制;例如要求在股東大會投票期將貨歸還,又或借貨期不可跨越派息日子以防逃稅等等。

美股Tesla一直是「空軍」至愛,GPIF的決定公開後,Tesla老板馬斯克激讚.我倒持相反意見;上市公司有責任維持資訊透明,投資人有權看好或看淡,市場為投資人包括炒家提供做淡倉渠道並不為過.上市公司老闆是完全有權選擇不讓公司上市的,既然加入公眾市場,享受利益之餘,承擔某一程度的痛苦並不為過,總不成輸打贏要。

後記:在經濟版談「反修例」運動談了很多期,也有點膩,今期寫一些比較冷的題材。執筆時身在倫敦,心繫香港,再多幾個小時,香港便會有合法示威活動,希望能夠像發起人民陣呼籲般和平進行。

(2019129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