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精選

深圳成功在「冇王管」

習主席南下慶祝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週年,「挺深」的講話再次觸動港人神經,香港建制的主調是港人再不思進取,很快便淪為「阿二」。我覺得香港要找出自己的路,心態上要不卑不亢,認知上要明白香港的社會進化程度。那天我和一個從事生產手機的的大陸朋友討論時局,他很感恩改革開放帶來的機遇,令他由一個普通的電子產品銷售員,晉身成為身家以億計的上市公司老闆,為此他感謝共產黨。我覺得功勞歸於他的營商智慧和過往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共產黨的功勞在於它的「不管」,他最終都同意我的看法。今天大家認識深圳,都聚焦在它的高科技。其實,中國早年的證券公司,大部份都設在深圳,取其「山高皇帝遠」。主席在深圳講話,開張明義强調黨領導的重要性,但如果循歷史往績看,深圳的成功,正是因為黨退民進,流動的人口加上跳躍的思潮締造了這經濟奇蹟。我年前遊覽捷克布拉格,除了被浪漫的查里斯橋吸引之外,逛市集時,感受當地人民的經濟活力,頗有點像崛起中的深圳。捷克是東歐諸國中經濟最發達的,民性傾向於自由,在鐵幕時期因為反抗蘇聯,引發了「布拉格之春」,寫下《無權力者的權力》的哈維爾曾經在鐵幕解體後擔任總統。我深信思想自由和經濟活力是連體嬰,布拉格和深圳都不會是例外。回頭說香港人應該如何面對這演變中的深港關係。先說不亢:我覺得大家首先要接受毗鄰的同胞富起來,是他們的權利,作為中國人這是好事不是壞事,香港亦是受益者。至於不卑:我不少建制朋友心底裏非常愛惜香港,看到目前香港的困局和年青人的表現,恨鐵不成鋼,很想重拾他們心裏的獅子山精神。他們忽略了香港今天已經是一很富裕的城市,我們要賣的是文明﹑品味和視野,要求我們的下一代和國內同胞鬥狠和鬥蠻,是沒有可能的。補記: 宋朝是中國歷史上一個很富裕的朝代,商業發達,有說是東方文明第一次超越西方,但軍事上,宋軍面對金人和蒙古人先後的入侵,都是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歷史就是那麼現實和殘酷。(2020年10月1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最新文章

匯豐和香港是命運共同體

白先勇的愚忠

從毛主席的品牌價值說起

分拆「阿爺」,談何容易

螞蟻金服的遠憂

香港不亮深圳亮?

壹傳媒股票疑被搭棚

香港永遠都不會是新加坡

三個層次看普檢

杜拜超級連繫人角色值得香港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