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5, 2020

紙媒的今生前世

座談會上有人提出現今網絡世界充斥着假新聞,很容易做成社會不安,大家也許可以推算到提出這意見的人是比較年長的,座上有年青人反駁説:網上的假新聞一般都壽命不長,很容易被 fact check,來也怱怱,消失也怱怱。

互聯網走入平常百姓家,不過是廿年光景。一百多年前報紙剛剛在中國風行,時人批評這新事物: 『記載瑣,故採訪異聞非齊東之野言,即秘辛之雜事,閉門而造,信口以談;對人物與時事的評論缺乏標準;語言陳舊、言之無物、斷章取義。因為這些弊端,使得海內一二自好之士,反視報館為蟊賊,目報章為妖言。』

說這話的人是梁啟超,梁啟超是清末民初著述最多精力最充沛的學者和政治運動家,他也是引進『中華民族』這概念並且將之發揚光大的人,曾經是維新派主要喉舌『時務報』的主筆,影響當代思潮甚深。他跟隨老師康有為發動戊戍政變,被清廷視為叛逆,但後來加入北洋政府,反對北伐,被後來者視為保守派。在梁啟超上可以看到顛覆者的身分往往經不起時間的考驗:今天如是,一百年前也是如此。

紙媒的影響力和經濟價值,今天的已經江河日下。華人報紙由旺轉衰僅是一世紀的事。互聯網今天的普及性無庸置疑,但我估計它的顛覆性亦會很快由燦爛歸於平淡。

上週,香港警方拘捕了黎智英、李卓人和楊森,控以『參與未經批準集結』罪。這事很多香港人都預計了,但在外國人眼中卻是爆炸性的新聞。那天早上,我在美國佛羅里達洲參加一個有關全球安全的研討會,我身邊的一個老美神色凝重地問我:『Water,你知不知道香港警察拘捕了一名億萬富豪!』我腦筋一時轉不過來,不知他指的是誰。

當然香港人認識黎老闆不是因為他的身家,而是因為他是報館老闆!

(202039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中央與港商蜜月期告終

中聯辦和港澳辦的領導齊齊換人, 筆者覺得這是代表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亦顯示香港富豪跟北京的蜜月期將會正式告終.

這次兩辦的新領導人和過往的歷任相比, 有兩特點,一是官階高,駱惠寧是正部級,夏寶龍是副國家領導人級,二是兩人過去都沒有處理過香港事務,在香港亦談不上有甚麼人脈,這點和當年末代港督彭定康很相似。很明顯, 習主席希望中斷過往兩辦與香港富豪的互通私款.

鄧小平年代以還,共產黨一直視香港為一商業城市,他們看到香港的價值亦只是商業價值。為了保證延續香港商業價值, 第一任特首董建華來自商人世家,而且在全球商界具有深遠關係但時異勢易,今天. 香港雖然仍是商業城市,但整個經濟都被染紅,本土富豪的影響力已經大減另方面, 過去一年的抗爭運動和區選, 反映了本地富商的箍票能力甚低,從維穩角度看,商人的價值已經大幅貶值.

歷史一直在重覆,習近平的劇本亦是仿傚前人新中國成立初期,共產黨接收上海,亦是先安撫商界,回歸初期北京重港商而輕老共,傳統左派自然感到酸葡萄,但是共產黨對於誰是真正同志, 這一關是把得很嚴的。

過往香港的四任特首有商人、有AO、有擬似共產黨員,甚麼都試過了,又好像甚麼都不成.  論政治含金量過往三任特首是一蟹不如一蟹:董建華是江澤民的兒皇帝,曾蔭權是廖輝的兒皇帝,梁振英是中聯辦的兒皇帝,身份每況愈下, 林鄭就更不用提。展望將來,西環會越來越採取主導權,特首的地位會進一步被削弱。


要有效管治香港, 中共始終都要拋出橄欖枝,以贏回香港大多數中間派的支持,犧牲部份警察是方法之一此外, 共產黨要找尋代罪羔羊, 將社會問題推給貪婪的商家是方便之舉
(20203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Saturday, February 29, 2020

如果他不是一哥

警務處處長鄧炳强出席警足球和明星足球隊的聯誼飯局, 聚會的錄影帶在網上被瘋傳一哥慘被批判。我在想

如果他不是一哥他跟豬朋狗友聚會使是出名的豬朋狗友,會有那麼多人關注嗎?

如果他不是一哥數十人的聚餐,座中有人抽煙,雖然違反禁煙條例,大家也不會要求他擇善固執在大庭廣眾制朋友騰雲駕霧

如果他不是一哥他願意跟低學識和身裁矮的朋友稱兄道弟,甚至情真意假地說要向對方學習大家對這些場面話可能也一笑置之

如果他不是一哥大家不會介意他不聽老闆林鄭)的勸喻出席餐場合(這宗罪筆者也常犯)大眾不支持也不會大興問罪之師

因為他是一哥因為香港有警暴,因為特首和中央強撐警察所以鄧先生被罵

聞說鄧出身前線屬於警隊的鷹派,與上任盧偉聰不同鄧炳强坐正之後也做了很多聰明事出席區議會面對泛民議員, 便是很好的公關手段.

香港人最終都要走出仇警的陰霾,一竹篙打一人亦不是理性行為說不定這段錄影帶的泄密者是座上的黃絲警察。

有說特區警和北京有直線溝通北京亦很看重香港警的價值(所有一黨專政都明白槍杆子的重要),林鄭駕不了警察,力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果但北京應該明白縱容警察,社會將永無寧日,長遠令管治成本增加將一些害群之馬的警之以法是法律和政治上必,政府說接近200天的示威日子裏沒有一個警犯錯又怎能服眾

後記: 一哥錄影帶流入民間受黃絲炮轟,警方重申這是私人聚會。我覺得鄧先生是不會介意的,甚至會覺得事件為自己的親民形加分。去年,林鄭在外商前盡吐心中情,表明早萌退志的心跡,事後的錄音帶曝光,林鄭對演詞被公開感到遺憾。兩事有異曲同調之妙嘴上抱怨心實喜之。


禮賓府新主難覓

港澳辦和中聯辦都換了主人, 禮賓府還會遠嗎?

兩辦的新領導談不上是香港通, 但卻是高階領導人和習主席的親信.   這事情和當年彭定康被委任為末代港督是何等的相似呢彭定康是當年英國執政黨保守黨的主席, 完全沒有外交和管治殖民地的經驗, 卻是當時英國首相馬卓安的交心友(彭後來在報章撰文稱沒有大學學位的馬卓安是他從政以來合作過的最聰明領導).  彭上任後更換了香港的管治班底,  改變了香港整個政治生態,為了推行他的政策, 其間甚至不介意破壞了將英國外交部一直珍而重之的中英關係彭亦開啟了香港大眾對民主的素求(對香港是祸是福端視乎你的政治立場).

有說林鄭之所以遲遲不下台, 是因為北京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加上希望林鄭自己惹出來的祸, 林鄭自己埋單說北京真心挺林鄭, 不如說北京挺的是共產黨的招牌.   你看林鄭近日與市民的關係日趨惡劣, 我覺得她明白日子已經開始倒數因此負氣, 覺得孤家沒有負天下人, 是天下人負孤家.   過去這大半年, 大部份行政會議成員出奇地低調, 內閣如此, 官員亦是如是.  我不排除有些政府官員縱使不是陽奉陰違, 也是沒有全心全意為特首出謀包裝政策, 以至原本一些有價值的政令經林鄭的口中說出來, 都成了犯眾憎.   這當中有多少是林鄭剛愎自用, 不聽別人意見有多少是眾叛親離?  實在難說.  

禮賓府又豈只是熱廚房, 簡直是核子反應堆, 上有北京, 下有政治過潔的香港市民, 左有充滿私心並努力拓展直上天庭關係的香港富豪, 右有樂於垂簾聽政的西環, 要平衡和照顧那麼多人的利益, 一點也不容易林鄭讀書的時候肯定沒有唸過『左右逢源』這一課, 難怪她跌得那麼慘

北京要找林鄭接班人亦是很難, 商人如董健華試過; 公務員如曾蔭權試過; 擬似共產黨員如梁振英也試過, 選擇愈來愈少, 難道真是要來一招京官治港嗎?

有坊間傳言李超人會做造皇者, 支持一開明的建制派上台. 我覺得這事是難上加難, 聰明如誠哥應該不會沾這一灘混水在眼下兩極化的環境下, 這一方, 反對派愈激愈多票另一方, 北京在受壓之下, 自信心低, 可能更著緊忠誠度.    政治光譜根本容不下中間派作為香港人, 我覺得這是非常可悲的.  

(2020221日刊登於)

Wednesday, February 19, 2020

武肺變切爾諾貝爾: 小心求仁得仁

大陸網上消息真假難辨, 近日傳出地方政府為爭口罩供應,出動武警和公安,情況令人聯想到中央的管治能力。很早便有人將武漢炎事件比作蘇聯的切爾諾貝爾漏核事件甚至有人提出中國經年受溫疫所害,一半是天災,一半是人禍,人禍是因為政府鉗制言論,人民被蒙在鼓裏,沒有避險的準備。1986年位於烏克蘭的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發生爆炸,蘇聯當日是一個資訊封閉的國家,國民並不知情, 鄰國瑞典偵察到輻射異常, 才揭發這事當日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剛上台,主張開言路,雖然為這共產國家開啟新風氣,但也種下蘇聯解體的因子.

那天和朋友討論武漢炎對共產黨的管治影響,座上有深黃朋友覺得這是共產黨下台的先兆,我比較保守,如果硬要給不同結局的可能性打分,我的推算是:
1.  習大大的管治完全沒有受到動搖,關鍵是軍隊已經牢牢控在習班子手中(機率是80%);
2.  習的權力被削,黨內有另一權力集團崛起,有說是曾慶紅一系(機率是18%);
3.  共產黨下台,甚至出現國家分割的局面,有點像清帝國倒下之後的民國初期(機率是2%).

我欽佩和敬重有理想和激情的人,因為歷史的演變是由他們完成的,但大家亦要用理智去分析後果,我對黃絲朋友說: 最怕便是求仁得仁,中國發展要倒退20年。

前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所(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的院長馬凱碩 (Kishore Mahbubani)是前新加坡外交官,曾任新加坡常駐聯合國代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主席等職位,馬曾經在公開場合說:我寧願面對一個極權卻擁有絕對話語權的中國領導人, 都不願意看到一個四分五裂的中國很多海外華人都接受馬的觀點。


第三世界國家政制改革, 失敗的例子比成功的多,民主換來的是經濟衰退, 阿拉伯之春(茉莉花革命)便是一例,在非洲最成功的改革例子,要算是受白人影響甚深的南非,這不期然令我想到成敗關鍵仍然是國民質數。

我不會接受中國人不值得擁有民主這說法, 更不希望“時機還未到”成了拒絕改革的永恆的藉口。

(202021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Thursday, February 13, 2020

“一個都不能少”是口號而已

林鄭處理封關事件,依舊地進退失據,溝通欠奉,惹來全城臭罵。小市民的我衷心希望林鄭的名字很快在港聞版消失。 很多時候市民反感特首,評論施政時往往偏離理智。

很多年前看過一本很有趣的經濟學小書《Freakonomics》,作者芝加哥大學經濟教授Steven Levitt和《紐約時報》記者Steven Dubner嘗試用另類的角度去分析經濟行為。我印象猶深的是:911事件之後,美國政府大力加强機場保安,先不論加聘人手的費用,單以安檢手續引致的延誤,加起來的時間,是事件中失去的三千條生命所代表的人壽的萬倍。

當然這種說法有點跡近冷血,人命的代價是很難量化的。就像電影《Saving Private Ryan》(港譯雷霆救兵),美軍為了救一大兵,結果要付出更多的生命,從人道的立場也許沒有錯,從經濟的考慮這是否最優化(Optimal)的決定呢?

冠狀病毒令大陸和香港人活在夢魘中。大陸官方數字可靠性低,加深了大家的恐懼。我看過不同來源的醫學分析,冠狀病毒可怕之處是擴散力高,所以會有香港人有過百萬染症之說,但死亡率估計會低於沙士的10%,更遠比伊波拉病毒和H5N1禽流感低。然而,見諸兩地政府的種種的封城、罷市、罷學等措施,絶對是如臨大敵,難道他們知道一些小市民不知道的訊息?

政客碰到人命攸關的問題,常常掛在口邊的都是"一個也不能少",但他們心裏面真是這樣想嗎?登上權力高峰的人,因為對權力的戀棧,很多決定都是政治因素大於一切,試看中國的近代史,蔣介石抗日更多的考慮是殲滅異己,豎立自己的權威;毛澤東掀起那麼多次的政治運動,死了那麼多人,目的是殲滅任何一個有機會挑戰他的革命同志。這些英雄人物決定用萬骨來建造自己的神壇,是絕不手軟的。

港府在關口實施强制檢疫後,從數字看受影響最大的是經常穿梭深港的香港人,任何政策都會引起collateral damage。特區政府的無能和欠缺說服力 — 例如用世衞的道德高調來用作不封關的藉口,將原本需要小心處理的問題變了熱山芋。 

但我們應該理智地分析這事件。每年香港都有老人家因為感染流感而過世,如果政府說:我要禁絕流感殺人,一個也不能少,並且因而禁止很多社會活動,市民又會否覺得小題大做?

當瘟疫遇上政治時,政府的防疫措施,政治考慮是重中之重。

(202021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鼠年說鼠 – 寫在瘟疫蔓延時

 “If you feel dirty, insignificant or unloved, then rates are a good role model.   They exist without permission, they have no respect for the hierarchy of society, and they have sex 50 times a day. – Banksy”

班克斯(Banksy),1970年代出生,是一位匿名的英國塗鴉藝術家兼社會運動活躍份子、電影導演及畫家。他的畫作經常帶有諷刺意味,再附上一些玩世不恭的黑色幽默和精警句子, 以一種藝術方式表達的社會評論,在世界各地不同城市的街道、牆壁與橋樑出現。

Banksy有一系列的作品是用老鼠做主題,他說:老鼠的存在不被許可,卻在污穢中默默掙扎求存,甚至推倒整個文明。(指的是黑死病,黑死病在14世紀肆虐歐洲,奪去5千萬條人命,帶菌者是老鼠。相傳源頭是蒙古大軍攻擊意大利商船隊,將病菌西傳。)

老鼠是一種能夠在任何環境中生存的動物,也是唯一能夠適應城市環境的野生動物。我們某個意義上都是老鼠:在制度下竭力求存,因此變得狡猾而靈活,常常尋求繞過制度的方法。

2018105日,班克斯的著名作品《手持氣球的女孩》(Girl With Balloon見附圖),在倫敦蘇富比拍賣行以106萬英鎊的價格拍出,這是2006年期間由他本人繪製的複製畫,成交幾分鐘後,畫布突然被捲入畫框底下隱藏的碎紙機裡,少女頭部以下有一半被切成碎片。事情發生後不久,班克斯發布一則影片,展示自己秘密將碎紙機安裝在畫作內部的過程,原本打算全部絞碎,但因卡紙而半毀。儘管畫作被毀,得標的收藏家依然願意以原價收藏這幅作品。


(資料來源: 中文維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BANKSY_LONDON_cropped.jpg)

: 假期中,我參觀了Banksy在九龍灣的畫展, 借用了一些材料,寫了這篇「鼠年說鼠」。文章寫在瘟疫蔓延時,再加上抗爭運動仍在發展中,決定來點黑色幽默,博讀者一粲。

(20202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Wednesday, January 29, 2020

台灣大選後的中共治港策畧


剛舉行的台灣大選中,民進黨以破紀錄的高票數報捷,林鄭成功地令蔡英文從谷底反彈,台港共同體一說甚囂塵上,中共會否因這次選舉結果而調整治港策略,備受關注。

中央的想法, 正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念天堂者,中央要明白香港人的命運,再不是單700萬人的小事,而是關係到台灣3000萬人的人心,甚至中美在太平洋的抗衡.  對香港採取軟手段帶來的整體利益遠遠大於相反。近日中國企業紛紛跑回香港上市,我早在去年六月反修例運動初起時,已經提出港交所股票(0388.HK)是必買之選,近日北水蜂擁南,更引證我這想法。中美貿戰剛剛打完第一回合,往下去雙方仍會在不同方位上角力,中央更需要香港這資金太平門。

一念地獄者,中央會覺得香港的擬似「港獨」思維會產生漣漪效應,助長彊獨、藏獨、台獨、甚至蒙獨,弄得不好,習主席成了「五獨教主」。所以,必需治香港反對派以重手段。再者,共產黨的最大亦是主要客戶是內地的13億人口,而賣的是强國夢,任何有損團結的, 都要打壓。

我個人的願望當然是前者。 然而, 無論中央怎樣決定,台灣都會是這次香港引發的政治風波的受益者。我認識不少年青朋友,都在認真考慮移民台灣;相對開明的政治氣氛、文化的認同、較低的生活費、和與香港近距離都是吸引點。

我對台灣的經濟前景是樂觀的,很多人以為沒有大陸遊客,台灣的經濟便會淍謝。其實,自去年始,蔡英文政府提出很多吸引大陸台資跑回台灣的資助,有說已經有過萬億台幣的投資回巢。台灣的科技底子厚,台商失去了大陸這個低成本的生產平台,回歸台灣,在今天貿戰環境下,未嘗不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我初步接觸了一些投資者,目標是成立一產業基金,投資於高科技行業的上下游供應鏈。

(202012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