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7, 2015

匯豐合併失誤, 但不會因噎廢食

匯豐私人銀行瑞士分行涉嫌替客戶瞞稅, 惹起軒然.  行政總裁歐智華亦承認匯豐經歷多次合併, 管理趨向聯邦化(federated), 山頭各自為政.  監管失效.  事件令人聯想到匯豐年來的收購活動是否出了亂子?   


匯豐銀行過去給人的印象是管理保守但安全性高, 是傳統蘇格蘭銀行家的作風.  但在前主席龐約翰John Bond)在上世紀未, 開始通過收購擴充, 種下禍根, 其中較著名的包括2003收購美國的高息貸款公司Household Finance Group (HFC). 後來2008年美國地產泡沫爆破, HFC首當其衝, 成了當年匯豐第一大毒瘤. 

2002, 匯豐收購了一墨西哥銀行叫Mexican Grupo Financiero Bital (GFB), GFB主攻墨西哥的服裝及農業出口業務, 原意是配合匯豐環球貿易融資的業務發展.  2012美國政府卻指控匯豐幫助古巴及伊朗客戶洗黑錢, 被美國司法部部罰款19(美元。下同).  

至於今次出事的瑞士分行亦源自1999年匯豐作價103從富商艾蒙。薩夫拉(Edmond J Safra, 1932-1999)收購了兩間銀行, 其中一間是利寶銀行(Republic National Bank of New York) , 另一家是它的姊妹銀行Safra Republic Holdings專門從事私人銀行業務.   艾蒙曾經稱許龐約翰是少數真正的環球銀行家, 我很高興將我畢生建立的事業託付在他手中.  艾蒙在這項交易中, 個人獲取29, 根據報導, 他將這筆款項全數成立一慈善基金.  

艾蒙是猶太人, 出身敘利亞,  薩夫拉家族從事銀行業已經有超過100, 最先在埃及、土耳其及敘利亞等 中東地區發展, 二次大戰戰後移民至意大利, 1952輾轉落戶巴西, 所以艾蒙持巴西護照. 1956, 艾蒙在日內瓦成立一私人銀行 - Trade Development Bank.   1966年他創立利寶銀行, 在紐約地區分行網絡甚具規模, 在美國以外, 利寶銀行是以經營幣現鈔買賣見稱. 

匯豐瑞士分行今次出事, 報導提到匯豐的私人銀行家經常為客戶提供大量的現金外幣, 事情很容易被聯想起洗錢.   2003年匯豐收購利寶銀行, 後者的總資產是 710, 再加上匯豐原來的4,830億資產, 令匯豐以資產值計躍升成為當時全世界第三大銀行, 緊次於花旗和美銀.  

艾蒙的去世亦是充滿神秘色彩的. 1999年他在摩洛哥的住宅中因吸入濃煙窒息, 法庭裁定起火的原因是他的一名美國男護士Ted Maher為著爭寵, 特意放火, 原意是他搶護主藉以邀功, 然而事情失控, 壤成意外. 

收購利寶銀行, 令匯豐的私人銀行業務躍升, 近幾年, 匯豐在私人銀行業務, 尤其在亞洲, 都是排名甚高.  我覺得不可以因為監管的出錯而否定匯豐擴大私人銀行業務的部, 畢竟踏入21世紀, 私人銀行是整個環球銀行業務的亮點, 很多人都在爭一杯羹.   收購利寶銀行和收購HFC與墨西哥銀行有很大分別, 金融海嘯之後, 匯豐已經大力削減次按業務, 最新消息傳來, 匯豐考慮撤離墨西哥市場.  但匯豐不會因噎廢食, 私人銀行仍是發展亮點.


(2015227日刊登於明報)

Monday, February 23, 2015

羊年願望

我的羊年願望是,有份參與或評論香港政治的人,今年能夠誠實。


春節前,再有富二代政協在大陸開政協會議時,提出香港青少年因為對中國歷史缺乏認識,才被誤導和煽動,成為「違法佔中」的主力,因此有需要加強敎育

一如所料,佔中之後,不少像政協、人大般的香港「官方」民意代表,在國內發言時都大力鼓吹要增強國民教育,還有就是要多讀中國歷史。這批發言者當中包括不少像我般飲過“鹹水”的半唐番,看到這批在國外名校畢業的富二代在大力鼓吹中國歷史時,我禁不住噴飯。一他們有多少人相信自己所講的?二他們自己又懂多少中國歷史呢?

先不論民族主義有機會淪為民粹,次不論愛國和愛黨的分別,一個香港人支持在香港推行更多國家觀念的教育,可能出發點包括:一,你是真心愛國亦全盤接受中國共產黨的教育方法。果真如此,你會選擇是將子女送入培橋等的教育機構,而不是送往英美留學。我們應該向習主席的“裸官”政策學習,身體力行;二是被迫的,但是究竟是誰迫你呢?這批染紅的資本家比起一般香港市民擁有更多的太平門,又何須為了得到一些政治和經濟的好處而昧著良心說話呢?三是權宜之計,為了不要壞了“中國復興”這大業,任何反建制都要打壓。但我覺得即使大家跪在現實的前面,罵反對派時也不用混淆黑白。

眼下的香港政治烏煙瘴氣,令我愈來愈喜歡成龍和曾鈺成及曾德成兩兄弟,成龍起碼有膽量說出心裡話,提出“中國人要管論”;曾氏兩兄弟在1967年暴動,在香港社會大部份人仇左的日子,放棄美好的前途投身左派。要在67暴動後做一個“左仔”,道德上經濟上都不容易。曾鈺成放棄留學海外的機會,加入培僑做中學教師,至少是口身合一。今天,在大叫香港要推行國民教育的人,又有多少人心底裡相信這一套呢?  

 
我不抗拒人自私,因為這是人性,所以我完全接受“我不支持在香港推行民主,因為這會損害我的利益”,但應該直話直說,每個人都應該有權捍衛自己的利益(像受佔中影響的商戶老闆和的士司機),但我很難接受意見領袖自己做不到不相信或不懂的事情,卻來要求別人去做;又或口是心非。當自己擁有無數太平門鎖匙時,卻鼓勵人家作為籠中鳥。

至於大家都說要多唸一些歷史,我歷史學識膚淺,但我大膽問一句:要唸的又是誰的歷史呢?是共產黨寫的歷史?是國民黨寫的歷史?是港英時代殖民地政府寫的歷史?


談歷史很難避免政治立場,早些時候,我帶一些海外朋友參觀在半山衛城道的孫中山紀念館。館內內容的鋪排是按傳統港英時代留下來的那一套政治立場,近似國民黨所說的民國史。近年,很多人都為孫中山的歷史地位重新定位,孫是推翻帝制的先行者,當初沒幾個人能想像中國失去這二千多年的制度會出現甚麼光景,孫中山便以大膽呼籲推翻帝制,但孫既非大思想家,亦沒有成功駕馭過大型政治組織,他的光環很多是他的自封繼承人蔣介石加上去的

有些人覺得唸多些中國近代史會令我們更加愛共產黨,這是邏輯上的謬誤。我覺得要製造一個高質素的國民,與其向他們灌輸一些醬缸裡的歷史觀,不如教他們建立一個凡事存疑的求知態度,這樣國家的未來會更有幫助。  

在權力面前,個人是很卑微的,我們亦沒有權要求別人做大衛,但希望這些社會賢達在表態時帶點良心,並未為過。

 

(201522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Monday, February 16, 2015

中國製造業有前途嗎?


中國被譽為世界工廠, 但中國人是否世界上最好的工人呢? 

日本YPO分會(www.ypo.org) 安排了一次先進製造業交流會, 因為主要是招待日本的會友,  招待方倒是很開放.   我和幾位香港的會友也應邀參加了, 同行者多是從事製造業, 我算是外行.

行程中參與了數家不同行業的日本老牌廠家, 參觀完生產線之後, 東道主都會作半小時左右的匯報, 會中最常聽到兩句日文: 一是MonozukuriKizen(改進).    Monozukuri, 這字很難準確翻譯,  Mono是物品, Zukuri是製造, 包括了設計、採購和生產等整個生產流程,   但又單止是西方所說的技術, 而是一種對品質和生產過程高度要求的日本精神.

Kizen是延續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風靡全球的品質圈(Q Circle),  是參與生產的員工從下而上向品質和效率不停的挑戰, 日本人很引以為榮的.  我們參觀的其中一間工廠是零部件製造商, 在歐美亞洲都有分廠, 被問及推行品質圈最困難的國家是那個, 他認為美國工人比較自我中心, 再加上工會干預, 推行品質圈常常碰釘.   在日本, 領導可能只需要將話說一篇, 大家就會跟著做, 但在美國可以就要說上十多篇, 然而日本領導堅持, 往往最終亦能改變工人.

日本人的堅毅令製造業由戰後初期被謔稱“遲早丸”演變成上世紀80年代西方學習的對象.    但是, 近年日本很多品牌像新力(國內譯作索尼)業績大幅倒退. 我跟一些日本人交流, 他們覺得今天的領導愈來愈官僚化, 沒有第一代人的冒險精神.  但是他們仍然覺得日本的生產技術仍然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 

和日本相比,  中國工業家一個最大的差別就是專注.  這幾年我的生意很多時都涉及貸款給中國不同類型的廠商, 受益於全國的經濟起飛, 需求激增, 這些公司的本業都出現令人羨慕的增長.  然而, 很多老闆很快便嫌本業賺錢辛苦, 轉行炒地產或投機金融, 本業賺來的錢很多都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作為一個融資者, 我們不喜歡這類型的貸款人, 但要完全規避亦是很難, 最終亦只能在貸款利率上增加一些風險溢價.   

日本和韓國的製造業都得力於政府支持和銀行低息貸款, 讓工業家可以很專注地發展自己的事業, 不用為籌措資金而煩惱.  然而這是一個雞與雞蛋的問題, 銀行覺得客戶能夠專心發展所長,  不會好高騖遠, 把本業毀掉, 貸款也自然放心得多.  

回程上, 我和朋友討論中國的製品業究竟有沒有前途, 他們很多都是在珠江三角洲開廠, 生意做得很大; 但近年飽受人民幣升值及國內工人薪金上漲所困. 

我對製造業沒有感情包袱.  但中國人口多, 將農村的勞動力轉發到工業是經濟起飛當然的一步.  國家現在希望民間創富後, 刺激內銷, 用消費來取代投資在GDP內的比重.   人民幣升值、工資上升和加強環保都是在迫廠家升格, 走的是一步一驚心的路.

 物競天擇, 營商者在整個價值鏈中爭取利潤空間最大最闊的一環,  這不單是無可厚非, 甚至可以說是向股東負責.  在中國, 長遠看, 這不一定是在製造業.

民族性, 我從來不覺得中國人的服從性、紀律和奉獻精神可以和日韓相比.  反過來說, 中國人的腦筋靈活和具創業精神倒是世界一流的, 我們可以產生巨賈, 但不一定代表我們會是世界頂尖的生產商. 


(201521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