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3, 2015

羊年願望

我的羊年願望是,有份參與或評論香港政治的人,今年能夠誠實。


春節前,再有富二代政協在大陸開政協會議時,提出香港青少年因為對中國歷史缺乏認識,才被誤導和煽動,成為「違法佔中」的主力,因此有需要加強敎育

一如所料,佔中之後,不少像政協、人大般的香港「官方」民意代表,在國內發言時都大力鼓吹要增強國民教育,還有就是要多讀中國歷史。這批發言者當中包括不少像我般飲過“鹹水”的半唐番,看到這批在國外名校畢業的富二代在大力鼓吹中國歷史時,我禁不住噴飯。一他們有多少人相信自己所講的?二他們自己又懂多少中國歷史呢?

先不論民族主義有機會淪為民粹,次不論愛國和愛黨的分別,一個香港人支持在香港推行更多國家觀念的教育,可能出發點包括:一,你是真心愛國亦全盤接受中國共產黨的教育方法。果真如此,你會選擇是將子女送入培橋等的教育機構,而不是送往英美留學。我們應該向習主席的“裸官”政策學習,身體力行;二是被迫的,但是究竟是誰迫你呢?這批染紅的資本家比起一般香港市民擁有更多的太平門,又何須為了得到一些政治和經濟的好處而昧著良心說話呢?三是權宜之計,為了不要壞了“中國復興”這大業,任何反建制都要打壓。但我覺得即使大家跪在現實的前面,罵反對派時也不用混淆黑白。

眼下的香港政治烏煙瘴氣,令我愈來愈喜歡成龍和曾鈺成及曾德成兩兄弟,成龍起碼有膽量說出心裡話,提出“中國人要管論”;曾氏兩兄弟在1967年暴動,在香港社會大部份人仇左的日子,放棄美好的前途投身左派。要在67暴動後做一個“左仔”,道德上經濟上都不容易。曾鈺成放棄留學海外的機會,加入培僑做中學教師,至少是口身合一。今天,在大叫香港要推行國民教育的人,又有多少人心底裡相信這一套呢?  

 
我不抗拒人自私,因為這是人性,所以我完全接受“我不支持在香港推行民主,因為這會損害我的利益”,但應該直話直說,每個人都應該有權捍衛自己的利益(像受佔中影響的商戶老闆和的士司機),但我很難接受意見領袖自己做不到不相信或不懂的事情,卻來要求別人去做;又或口是心非。當自己擁有無數太平門鎖匙時,卻鼓勵人家作為籠中鳥。

至於大家都說要多唸一些歷史,我歷史學識膚淺,但我大膽問一句:要唸的又是誰的歷史呢?是共產黨寫的歷史?是國民黨寫的歷史?是港英時代殖民地政府寫的歷史?


談歷史很難避免政治立場,早些時候,我帶一些海外朋友參觀在半山衛城道的孫中山紀念館。館內內容的鋪排是按傳統港英時代留下來的那一套政治立場,近似國民黨所說的民國史。近年,很多人都為孫中山的歷史地位重新定位,孫是推翻帝制的先行者,當初沒幾個人能想像中國失去這二千多年的制度會出現甚麼光景,孫中山便以大膽呼籲推翻帝制,但孫既非大思想家,亦沒有成功駕馭過大型政治組織,他的光環很多是他的自封繼承人蔣介石加上去的

有些人覺得唸多些中國近代史會令我們更加愛共產黨,這是邏輯上的謬誤。我覺得要製造一個高質素的國民,與其向他們灌輸一些醬缸裡的歷史觀,不如教他們建立一個凡事存疑的求知態度,這樣國家的未來會更有幫助。  

在權力面前,個人是很卑微的,我們亦沒有權要求別人做大衛,但希望這些社會賢達在表態時帶點良心,並未為過。

 

(201522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