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9

四中後的抗爭策畧


四中全會上週結束,事前吹風,中央會廣開言路, 對香港手段軟化,但會後文告卻是「 行使全面管治權」,令民主派大大失望我個人的閱讀是: 縱使習主席願意聆聽,大陸的普遍聲音都是支持加強管治香港力度 廣開言路,不一定會給香港更加大的空間

群眾運動有它燦爛感人的地方, 但是也很容易讓感情超越理性, 今次年青人的熱血為我們爭取了一些大家預計不到的成果, 是時候我們調整方向:
1.  鬥爭是長期的,也要動現有制度的牆腳,爭取議員議席是重中之;
2.  集中火力攻擊對方難守的陣線,例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追究警暴;
3.  抗爭者的成功很多時候是起於政府犯的錯,如果政府長時間不犯錯,群眾便會變‘得疲累,減低支持運動的熱心;
4.  西方輿論的支持要爭取但並不可靠,穩固香港中間派甚至爭取部分藍絲的支持,才能夠令運動場遠走下去.  中央加強鉗制香港人的自由,受損的不只是黃絲而是所有的香港;
5.  認清大陸13億人大部份正在享受經濟起飛好處, 他們的民意左右共產黨領導人的決定,影響治港政策所以抗共不代表抗陸, 在不影嚮本心下, 我們無需要製造一些於事無補的矛盾。「裝修」中資機構亦有違公平原則.

早前看了一份民調, 50歲以上的香港人, 支持抗爭運動少於十分之一,但是三十歲以下的, 卻接近九成.  反過來, 我接觸的大陸朋友,年青的很多不明白香港人在爭取什麼,生活不是過得很好嗎? 但一些跟我 年紀相約的,  反而私底下對我表達對抗爭運動的支持. 我思考後的推論是: 大陸年輕的一代,成長於經濟發展迅速的年代,充滿can do的精神, 不希望向前衝的勁道,  受到任何阻滯,反而年長的一輩,因為經歷過多次的政治運動,對政權懷有戒心,亦明白權力是需要制衡的。

知己知彼, 才是制勝之道.

(201911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大時代。小人物


W: 「如果這運動讓我失去你, 我也不想再談這運動了.  
毫無疑問, 香港是處身於一個大時代, 但是小市民依然要繼續他們的生活;  上班的上班, 談戀愛的談戀愛, 失戀的失戀.
示威像愛情般, 沒有感情是永遠忠貞不移的, 包括擁有道德高地的抗爭 .
法國作家雨果的作品很能反映大時代中小人物的悲慘遭遇. 著名音樂劇《孤星淚》(亦名《悲慘世界》)是代表作之一. 最近看了一些巴黎公社的資料, 這是雨果身處的年代.
巴黎公社是1871328日成立, 同年528日結束, 這短命的政權, 統治巴黎兩個月, 曾經揚言宣要接管法國全國.
1870年普法戰爭, 法國國王拿破侖三世戰敗, 巴黎被圍, 期間, 護城負任落在一班由30多萬名巴黎市民組成的國民警衛兵身上, 而不是正常軍隊負責. 警衛兵的首領是工人階級.
普魯士軍隊在1871128日攻陷巴黎, 但很快便撤離, 簽了城下主隊負責收拾殘局的法國首相阿道夫·狄也斯× ( Adolphe Thiers),  面對掌握武力的國民警衛兵, 決定將政府撤往凡賽爾. 國民警衛兵之後成立巴黎公社, 和政府軍對敵. 521, 得到普軍支持的政府軍,  反攻巴黎, 揭開歷史上稱為「血腥一周」- 上千的巴黎市民喪生, 很多被軍事法庭草率處決,  過萬人被軍法審判.
對於巴黎公社的評價, 就像香港今天的運動般, 按不同的政治立場,  意見非常分化.  支持資本主義的, 視之為無政府主義; 支持社會主義的或自由主義者, 則稱之為社會主義的早期實驗.


後記: 上週末警暴升級, 這些新聞愈看愈煩. 民不懼暴, 奈何以暴懼之?   中大學生離世, 估計又當引發新一輪的暴力示威, 我仍然是那一句: 服膺真相比服膺手足情重要. 四中落幕, 主席撑林鄭是意料中事, 共產黨的剛性壞習加上中華民族的帝皇思想作祟, 統治者一定要有面子, 國家一定要有威信. 

(20191111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