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0, 2015

台版“國教”風波

我每到一個城市, 都很喜歡看當地的報紙, 別人的角度往往給我很大的啟發.  習近平訪印度的前夕, 我剛巧在新德里, 看到當地的報章評論龍象之爭, 了解到印度人是怎樣看中國崛起的.  上週末去了台北一趟, 湊巧當地為了高中修課綱, 吵得很厲害. 

公事私誼造訪台灣也很多次了, 愈來愈喜歡這地方.   孩童時代, 台灣給我的印象是“姚蘇容+菠蘿+廉價旅行團+圓山大飯店”, 感覺上是低俗的.  近年, 台灣本土經濟雖然停滯不前, 我卻看到了一種平衡 政治上兩黨交替, 經濟上沒有了亢奮的增長, 大家反而多了空間給文化.  作為一個遊客, 台灣小店的服務和食品都很少令我失望. 我常常以一個城市的公共洗手間乾淨程度來評價這城市的文明, 台灣在所有我曾到訪過的中國人的城市中, 排名甚高. 有人說這是因為台灣受了日治的影響, 規律和整潔度上都比舊中國為佳, 這事牽涉民族大義, 不可輕說.  今年是抗戰七十週年, 有另類說法提出當年中國如果不實行抗戰, 反而降而納之, 來一個RTO, 像漢文化吞沒蒙古人和滿族一樣, 也許今天的中國會更加強大, 信焉!


這次台灣修高中課綱, 類似香港的國教問題,  因被指向大陸靠邊而受到台獨綠營和學生的攻擊. 下面是這次爭執的部份內容:-

舊課綱
新課綱
反對意見
國際競逐時期
漢人來台與國際競遂時期
大漢沙文主義
鄭氏統治
明鄭統治
將台灣劃入中國史脈絡, 強調明鄭>清>中華民國
日本統治
日本殖民統治
文字須用描述性語言, 避免主觀
接收台灣
光復台灣
文字須用描述性語言, 不做『價值判斷』或『歷史論斷』
大航海時代
漢人來台與大航海時代
大漢沙文主義
多元文化發展
中華文化與多元文化的發展
文化不該有主從關係, 微調強化中華文化, 弱化其他文化
慰安婦
婦女被強迫做慰安婦
史觀用詞不統一, 若強調日治慰安婦全部被迫, 戰後『831』、軍中樂團也應該強調被迫

資料來源:   節錄724日《台灣聯合報》

香港的國教出了一個黃之鋒, 有人說這次台灣的修課綱爭拗是大選之前政客做秀.  我這輩的香港人政治立場也許不同, 但大部份是大中華“膠”, 對祖國有一種盲目的傾愛.  看到台灣人為了這些本土身份的問題爭到耳紅目赤, 難免覺得小題大做, 甚至有點離經背道.  然而, 正如大陸人覺得香港人的反國教是欺宗減祖.   誰對誰錯, 你懂嗎?


(2015730日刊登於明報)

Monday, July 27, 2015

全世界最昂貴的白牌車公司


從來沒有一家未上市零流動性的私人公司,官非纏身,成立僅6年,打入國際市場不足4年,估值可以那麼高!這家公司叫Uber(優步)

那天晚上,無線電視舊聞重播,見到袁志偉穿着那年代記者界很流行的獵裝 (袁是今天無線新聞部的老總)報導香港白牌車問題,應該有四十年吧!速轉到今天,白牌車以另一種形式面世,創造了互聯網傳奇。

1980年代中以前,香港的正規的士車牌為黑底白字,非商用車輛如私家車則為白底黑字,所以以私家車而非法充作的士用途便稱為「白牌車」。白牌車的全盛時期約為1950年代至1960年代,因當時公共交通並未普及,且白牌車因不用繳收商業牌照費用,費用較廉宜。及至六七暴動期間,不少白牌車接受轉作公共小巴。直至1970年代至1980年代,新界郊區仍有白牌車行走。(資料來源:Wikipedia)

20143月,Uber開始進軍中國大陸,第一站是北京三里屯。Uber去到每一個國家都要重新調整它的佈署。Uber在三藩市起家,賣點是便宜,而且因為司機和Uber熟落,乘客安全便更有保障。但在香港,Uber並未能夠打入的士司機圈子,生意靠的是收費昂貴的專車,乘客高檔客,貪其方便。

雖然估值髙,Uber面對的挑戰也真不少。由於Uber已經由原先的「打的」服務擴展至白牌車,被不少司機視為眼中釘。一個基本問題是合法與否,在世界大部份地區,沒有出租車牌照而以載客作為一種商業行為是違法的,單以司機不直接收乘客錢作解釋並不成立,在巴黎和上海,政府屈服於的士行業的壓力,都將Uber定為違法。

此外是保險和安全問題,由於提供服務的是非商業性車輛,假若乘客發生意外,有沒有保險可以索償呢?其實以Uber的財力,它是完全不介意多付一點購買保險的,但由於它是第三方身份,既不是車主又不是乘客,加上業務牽涉灰色地帶,多數保險公司都不受保。此外,在印度出有女乘客遭司機強姦,此事被廣為報導。                                                                                                                                      
Uber的競爭手段狠烈,被很多人視為互聯網上的壞孩子。在紐約,公司高層曾經指使下層職員市向Uber的競爭對Gett手下假單,最後又取消訂單,目的是要淤塞對手系統,Uber最終要在網上公開道歉。此外,Uber的檔案庫記錄了所有乘客的行縱,曾經有乘客投訴:Uber利用他的行蹤黑材料,威脅他放棄投訴。  

Uber的另一個隱憂是合作對手。Uber的服務是非常依賴準確的地圖,它用的是Google MapGoogle的創投基金早在2013年已經投放了2.58 (美元,下同) Uber,這是Google創投最大的一筆投資,但Google亦有它自己的物流野心,正在大力發展無人駕駛汽車,如果GoogleGoogle Map收歸己用,會是對Uber一個沉重的打擊。

在中國,Uber是洋八路,阿里巴巴支持的快的打車和騰訊支持的滴滴打車是土八路,三家都是希望革傳統的士行業的命。當然,Uber和大陸的打車軟件的商業模式並不盡同,後者主要是一「打的」軟件,伙伴是有牌經營的計程車。 

去年年底,百度宣告投資Uber,雖然沒有公開估值和收購價。但發展至今,BAT三家中國互聯網巨頭在「打的」平台上都各自佈了陣。今年情人節,滴滴 快的宣告合併,坊間估計共合併後,公司估值是87.5億。眼下全世界的「打的」公司都處於虧錢狀態,估值是基於市場佔有率,面對步步追擊的洋八路,兩家土八路聯手之後,佔有率更具優勢。最新消息傳來,新一輪融資,公司估值不足半年已經躍升至150億,當然,這比起Uber500億仍是瞠呼其後。 



(2015727日刊登於蘋果日)

Monday, July 20, 2015

A股成也大媽!敗也大媽

中國股市經歷過政府強暴干預後,大市暫見止跌回穩,但目前仍有超過一半上市公司停牌,很多人擔心股市烏雲未散,市場一旦回復正常交易,會引發另一波的沽售潮。今次股震的火藥引是大媽炒股加配資

全世界的金融災難都是起於人類的貪婪(反過來說,進步亦然),我這輩目睹的金融風暴很多都是因為貪借“便宜”錢。 上世紀90年代未的亞洲貨幣危機如是、7年前的環球金融海嘯亦是如此,今次的股災亦是因為場內外的配資活動猖獗,股市由高峰期下跌了超過百份之三十,引起民間的斬倉潮。

所謂配資就是借錢買股票,其實和香港人熟悉的牛熊證沒有大分別,基本上,就是一個沒有機會補倉的孖展戶口。當股市逆投資者目標向而行時,一旦孖展用光,投資者便會被迫離場(類似牛熊證的強制贖回)。去年始,大陸配資活動非常興旺,我也跟一些營運商談過,作為一個前交易員,我最關注的是對方控制風險的能力,很多時,他們都是信心滿滿的,認為股市有10%的停板制度,股票一旦跌停板,他們就會充公客戶的錢,而寄望明天將股票賣掉,平倉而回。但我的經驗是有些股票是可以長期一開市就馬上跌停。亞洲金融風暴時,我們有一支台灣股票,要花上數個月才可以將手上的股票賣完。 

配資如果做得出色是可以財色兼收的。你借錢給客戶賺取利息之餘,每一筆交易你也可以賺一個佣金的差價。客戶的買賣佣金很多時是配資平台決定的,不一定是市場佣金此外,由於這些散戶一般買賣頻率甚高,隔天出出入入,交易量加起來很驚人,為配資公司帶來可觀利潤。我認識一些網上配資公司開業的第一個月便已賺錢。   

股震之後,我和這些配資營運商談過,他們說:由於大媽大叔的倉早已被斬掉,拋售的風險已經由大媽的身上轉到配資平台。情形是:大媽出一塊錢,配資公司出九塊錢,然後配資公司用自己的名義在券商裏開戶口買入股票。當這些股票跌超過十份之一,大媽早已被配資公司斬倉離場,配資公司拿着股票,如果股票停牌,便唯有望天打卦。過往有些股票在跌停板之後,在第二天是會反彈的,配資公司尚且可以多賺一點。但現在由於很多股票都已停板一段時間了,後市如何,各有各的看法。 亦有人希望政府不要那麼快就重開股市,寧願資金被綑縛,寄望待指數大幅回升民心變向之後才復牌,讓這些原來水分甚高的細價股也可借勢而上。這種想法也許略帶樂觀但並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我幾年前參與創辦一個大陸的P2P投資網站,在民間發掘一些草根股神,讓他們在網站上分享他們的投資心得和選股。網站是不收費的,但是如果有用戶希望深入跟蹤某個草根股神的意見和獲得即時投資組合更新,則要另外付費,收入大部分歸這些草根股神,網站今天已經收支平衡。這事反映了大陸股民,只要幫到他們賺錢,是相信和願意付錢買訊息的。在這個P2P的投資平台上,我對大媽和大叔的投資心態有很大的體會。我們網站上一個最成功的草根股神的月入超過人民幣70萬!他沒有鍍金學歷和亮麗的履歷表,只是憑着投資心得和個人宣傳技巧,赢得很多粉絲,不用上班已經可以得到很豐厚的收入。中國小股民的力量是我當初也估量不到的。

毫無疑問,大陸經濟再發展下去,需要一個龐大和交投活躍的股市的配合。中央救市針對的是藍籌股和國企,海外人仕留意的是上海和深圳指數,但是中國老百姓炒的股票卻是指數以外包括創業板的細股價中短期看,要維持股市的興旺,靠的不是基金經理,而是大媽。

(201572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Friday, July 17, 2015

中港股市共榮圈

中港股市這幾個星期經歷互榮互辱,   股震突顯了香港作為資本市場自動提款機的作用, 長遠看, 有利改善大陸和香港的關係, 甚至有利香港民主發展.    

中央政府暴力救市令海外投資者側目, 我個人對於中央應救市看法比較中立, 關鍵在於有效和公平.  短期看, 中央政策是制止了恐慌性拋售, 但由於有很多隻股票, 尤其是細價股仍是停板, 不少短盤未被消化, 後市仍然是有隱憂的.  當然掩耳盜鈴也有奏效的時候, 股民民心一旦轉向, 復牌之後, 大家炒過不亦樂乎亦說不定.  我覺得由於細價股目前股價仍然甚多水份, 始終要有人“埋單”, 再跌一些, 未嘗不是好事.    至於論公平, 今次中央要求上市公司的大股東、管理層及董事參與回購和禁售, 由於指數成份股很多都是國企, 大股東都是國資委, 完全體驗共產黨的雷鋒精神, 沒有什麼大不了.

香港和中國的股市關係亦是很微妙的.  讓我們回顧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 自從去年第四季中國股市開始暴漲, 港股的升勢是遠遠落後予A股的.  之後很多大陸資金覺得要來香港炒落後, 通過不同渠道將資金運到香港, 製造了港股的第一波升勢. 但單論幅度而言, A股今年的最高位比起年初時, 上升了40%, 港股只及其一半.  後來A股大幅回落, 但港股相對來說是比較穩定. 到了76 星期, 中央針對藍籌及金融機構股的救市措施, 並沒有揭止大陸跌市, 星期三78 , 港股的跌勢比A股劇烈.    證券圈內消息是不少大陸富豪因為國內股票停板, 要在香港套現將資金運回中國補倉, 這裡其實見證了香港股票市場流動性之深, 和中港兩地資金流向渠道之暢通.  陸資要棄港救中, 超過一萬億的帳面資本就此泡湯. 

 今次跌市, 震央雖然是在大陸, 但香港作為一個流動性高的市場所面對的波幅往往比A股更為劇烈.  朝好的方面想, 香港市場的參與者, 不論是佔大多數的機構投資者又或是本土散戶, 他們都經歷過大幅波動的牛熊市, 反對比較鎮定.  再者, 外資的參與, 在市場反應過激時, 他們便會入場套戥, 給市場帶來支持. 

78, 港股當日高低位超過2仟點, 等於過往某些年整年的波幅.  然而香港人掃地的依舊掃地、 飲早茶的依舊飲早茶、 打呔上班的依舊打呔上班、提款的仍舊去提款, 沒有人去中聯辦或證監會或港交所示威抗議.  中央又怎能不珍惜香港這顆明珠. 

(2015717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