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6, 2015

替希臘說句點好話


執筆時是74(星期), 明天便是希臘投。 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双方旗鼓相當我和倫敦同事談過, 他們覺得希臘人民最終會向現實屈服, 投贊成票, 令希臘可以繼續留在歐盟體制。 

西方輿論一般都支持以德國為首推崇自食其力勤儉致富的歐北方大國,,我跟一些英國和法國朋友讨论歐元危機,他们對歐國家西、葡、意、希的信用都很有保留,語中不無帶點種族歧視,然而如果我們客觀看歷史,正義一定是完全站在德國的那一邊。

先從遠的說起,歐元區點是政治而不是經濟,歐元區的19個成員國中芬蘭的主要貿易伙伴主要是俄羅斯和瑞典,愛爾蘭的是美國和英國,將他們和歐豬四國連在一起,完全沒有道理法德兩國發起歐盟的主要動機是消除歐戰危機,避免重蹈兩次大戰的覆轍論政治成績表,這目的是達到的。然而,經濟上將南轅北轍的經濟體駕馭在一種貨幣政策下, 產生了長遠的後遺症.

很多人都將歐債危機的責任推在負債國政府和銀行不負責任地舉債,這是事實的一部份卻不是全部, 其實罪魁禍首是歐元,當19個國家都用同一種貨幣,有些國家的利息明顯偏高,自然吸引到不少游資,這些外國資金一般都會選擇入銀行體系,本地銀行多了那麼多頭寸,禁不住放寬貸款,資產泡沫隨之而來。狂歡派對總有曲終人散的時候,當外資撤退,資產價格狂瀉,債務危機湧現樣的金融災難历史並不旱見,香港人比較貼身的體驗可能是1997-1998发生的亞洲金融風暴,受衝擊的亞洲小龍國家,后来很多都通過貨幣貶值短痛來建立經濟復甦的基礎,貶值雖然短期引致通脹和降低生活水平,然而中長線卻可令本國產品和服降價,令抑賴出口的國家經濟復甦

但是這一次希臘卻沒有那麼幸運。根據維基解密,早至2011年,德國總理克爾便向的幕僚承認要希臘還債是沒有可能的,但既然知道在任何情況下希臘都沒有可能償還債務,為什麼不直接了當地撇賬,而取債務重整(自家投資者不用),但就堅持對方接受苛刻的緊縮條款。希臘人覺得這是被德國人控制的歐盟意欲將希臘收歸法蘭克福布魯塞爾控制。

可憐的希臘人今天已經沒有談判的條件了!如果事發在5年前,那陣子歐豬危機剛剛出現,歐元體系岌岌可危,德法荷等老大為了要維持歐元大局,避免本國銀行倒閉,什麼條件都可以談。今天, 時間換來了空間,歐洲銀行的資本比較充足了,這段時間, 葡萄牙的第二大銀行BES倒閉,塞浦路斯主權違約,這些險都給捱過去,希臘脫歐與否,大家已作了最壞打算。

回頭說今次的公投,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要求國民投票決定是否接受就國際貨幣基金、歐盟和歐央行 (巨頭Troika)6月5日提出的經濟改革建議,但技術上, 這建議早就逾(6月30)失效。當然一般相信如果公投的結果是〝Yes〞,三巨頭會將建議重新放回談判桌上。這邊廂齊普拉斯面對選民時也未盡見誠實,他老是在推銷投〝No〞票但希臘仍然可留在歐元區

看近期希臘新聞,希臘有兩個地方比我们經濟強人中國優勝, 一是排隊, 二是公投。  電視上看到希臘市民排隊在銀行的櫃員機前輪候提取每天上限60元的歐羅,完全沒有恐慌的感覺、沒有推撞, 都是很悠閒地排著隊。 你能想像同樣的事情假如發生在中國大陸, 人們會那麼輕鬆嗎? 此外,社會爭拗能夠訴諸一人一票,中國人今天仍未有此福份.






(20157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