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5, 2010

咫尺風暴

傳媒稱它為“911災場上的清真寺”. 發起人卻稱它為“提供祈禱地方的社區中心” .這座耗資一億美元, 樓高13層, 外牆立設計充滿環保概念的伊斯蘭社區中心, 內裡包括演講廳、劇院、健身中心、泳池、籃球場、托兒服務、供應清真食品的餐廳和一個可以容納1,000至1,200人的“ 祈禱廳”. 該中心相隔倒塌了的世界貿易中心原址兩個街口(約600呎).

這建築物原來叫“哥都巴屋”(Cordoba House), “哥都巴”是公元八至十一世紀時, 回教徒統治西班牙南部時的首都. 建設社區中心的發起人是科威特出生的美籍回教教長羅夫(Feisal Abdul Rauf). 羅夫是美國溫和派回教徒圈子的著名人物. 根據羅夫的解釋, “哥都巴”代表回教徒、天主教徒和猶太教徒共處的和諧社會. 但反對意見認為“哥都巴”代表回教徒征服西方文化. 由於名字太惹爭議, 羅夫最終將之改名為“Park51”, 因為社區中心的地址為45-51 Park Place.

911事件之前, 在世貿中心附近已經有兩座的清真寺. “哥都巴”的原址是一幢超過150年歷史的仿意大利文藝復興期建築, 曾經是船務公司的總部. 911事件之前是一成衣工場, 在911事件中, 結構受碎片波及, 導致整橦大廈被棄用. 2009年7月, 地產商人El-Gamal以485百萬美元買下這物業, 據聞原來是計劃建造公寓, 後來受羅夫的遊說, 改為建伊斯蘭社區中心. “哥都巴”計劃宣佈之前, 這土地已被改劃為回教徒的臨時祈禱地方.

今年5月下旬, 曼哈頓區議會的顧問小組以29票贊成、1票反對和10票棄權通過支持興建社區中心, 但這投票並不具法律約束力. 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美國和紐約州的大部份市民都反對這計劃, 但紐約市的大部份人卻支持. 當然, 民意和民智有陣子有很大距離. 根據另一份權威民意調查(Pew Report), 美國有超過五份一人口相信奧巴馬是回教徒!

支持和反對興建社區中心的政治人物中不乏重量級的政治人物, 奧巴馬和紐約市長彭博都是“哥都巴”的支持者. 彭博支持興建社區中心的演說可以說是他從政以來最好的一篇. 反對派則包括前紐約市長朱利亞尼(Rudolph Giuliani)、奧巴馬的共和黨總統競爭對手約翰麥堅(John McCain)、共和黨前國會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 事情愈弄愈大, 辯論雙方立場鮮明之餘, 理據和出發點卻愈來愈撲朔迷離. 究竟是擇善固執, 抑或是尊重民意, 一時也說不清.

美國人的愛國意識在危機時或感到危機時, 是可以很澎湃的. 2001年年底, 我往美國公幹, 紐約滿街的汽車都掛著美國國旗. 那陣子保安嚴密, 同行的同事是錫克教徒, 那時還戴著傳統的頭巾(之後就不再戴了). 我們需要落腳美國東西兩岸不少城市, 每次進出機場因為他都大費周章. 美國國內很多機場都是年代久遠, 設備過時, 外聘的臨時保安員工, 很多都是西班牙語系的少數民族, 種種原因加起來令應付人流的效率甚低, 但愛國的美國人對排長龍都甘之如飴, 倒難為了我這過客.

(於2010年8月25日刊登於信報)

Friday, August 6, 2010

從《唐山大地震》談到中國電影業的商機

一直都很喜歡馮小剛的電影, 他是一個真正懂說故事人, 也不故扮高深.

《唐山大地震》既不是科幻片, 亦不是政治片, 倒是一部夠水準的文藝片. 影片的特技坦白說追不上國際水平, 片中描述的年代, 是毛澤東去世後的三十年的開放改革年代, 但刻劃中國政治只是點到即止, 更談不上批判.

地震本身不具感人的因素(想像如果南極發生地震, 你會流淚嗎?), 感動來自地震所引發的人間有情. 影片中, 地震不過是一個引子. 感人的地方是: 卑微的人在努力改善生活時遇到的挫敗和成功.

片中描述開放改革的中國社會現象, 縱度很寬; 深圳特區、富戶別墅、衣錦還鄉、全民學英文、男女性觀念、移民等等. 中國人對經濟開放下的力爭上游, 也許比對地震的劫後餘生, 感受更深.

作為一部文藝片, 天災和經濟機遇都只是襯托而已, 真正的張力來自夫妻的鶼鰈情深、孖生兄妹的相濡以沬、養父母跟養女的關係、男女之間的情與慾, 這些都是老掉大牙卻賺人熱淚的題材.

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 二千多年無數代的中國人都在儒家思想中成長. 我們一直都擺脫不了三綱五常的包袱, 影片中的母(父)慈子(女)孝, 重複又重複顯現在我們眼前. 戲院裡坐在我旁邊的是數位洋人觀眾, 很明顯, 這些催淚場並沒有造成那麼大的震撼.

* * *

《唐山大地震》的出品人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早些時候在深圳上市(有人說馮小剛是華誼兄弟最值錢的資產), 公司市盈率一下子沖上過百, 今天的大陸電影市場就像二十年前的香港, 欣欣向榮.

我最近看過一個投資計劃書, 建議在中國大陸大小城市投資影院, 熟悉國內電影界的朋友告訴我, 中國電影的入場觀眾人數近年大幅上升, 但市場空間仍是很大, 中國人口是美國的三倍有多, 但去年的票房總收入僅是九億多美元, 是美國的十份之一. 之前有人擔心中國盜版成風, 那會有人花十倍於盜版影碟的價錢去上影院. 後來發現, 上電影院已經發展成為一種生活體驗, 不再是觀賞一個故事那麼簡單.

《唐山大地震》亦引入了近年愈來愈流行的Product Placement商業手法, 就是在影片中軟推銷一些品牌 – “劍南春”、“寶馬汽車”、“中國人壽”等等. 在電影或電視劇裡面上推銷商品是國際市場的趨勢, 《變形金剛》(Transformer)賣的就是GM、《石破天驚》(The Rock) 賣的就是Fedex. 馮少剛的另一名作《天下無賊》, 據聞單靠寶馬汽車的廣告費已經支付了影片成本的大部份.


(於2010年8月6日刊登於明報)

Wednesday, August 4, 2010

泛民的Time Decay

買賣期權除了留意價格的走勢之外, 如何控制Time Decay(註)亦是非常關鍵的. 民主派的Time Decay, 大佬們又是否心知肚明呢? 妥協會不會是沒有選擇中的選擇呢?

立法會休會, 波濤洶湧的政改爭拗很快便會平靜下來. 民主黨和特區政府就政改達成妥協是今年政圈的大事. 塵埃落定之後, 此事其實對香港政治有長遠的影響. 舉一個例子: 很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泛民分裂後民主黨如何自處的問題上. 卻忽略了那邊廂的民建聯 - 這個擁有全香港最多議席的政黨 -在新政治光譜中的定位. 民主黨在和北京的關係上破了守宮砂, 根正苗紅的民建聯又會否在北大人的耳目中再度被邊緣化. 好戲且留待下回分解吧!

政改爭拗, 有人擇善固執, 寸土必爭、有人覺得應該往大處想; “起錨”聲、示威聲, 聲聲入耳. 建制與泛民的全版廣告, 說有幾胸懷激烈就有幾激烈. 大家爭的是什麼呢?

香港特區作為一國兩制下的產品, 面對的是“一國”是永遠的, “兩制”卻是有盡期的困局. 所有政黨都要走過“合制”這奈何橋.

終極普選、普選終極, 如果今年不是2010年而是2046年, 香港有雙普選也好, 沒有雙普選也好, 泛民難道仍然可以繼續賣五十年來的舊膏藥嗎? 中英談判時, 中方最大的籌碼就是時間; 一朝米字旗落下換上五星旗, 英國人的道理連篇都化作狗屁.

回頭說民主黨的妥協. 我佩服政治家的唐吉訶德精神和那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態度, 然而, 我覺得在爭取普選的問題上, “鬥”其實比“談”來得容易. 民主黨領導決定支持經修改後的政改方案, 起先肯定是心裡忐忑的; 事件曝光之後, 一如預料, 選民反應激烈. 到後來民調顯示主流支持溫和路線, 遲來的得意, 民主黨是有點始料不及吧! 長毛罵華叔癌細胞上腦, 忘形之餘, 倒是幫了民主黨一個大忙. 往後的交待云云, 政治騷而已, 弄巧反拙, 倒露出尾巴.

我對人的興趣, 遠比對政治大. 什麼主義、什麼理想很多時是自我膨脹的化身. 今次支持方案的人, 很多都是香港民主運動的耆老, 過去三十年, 在不同年代、不同政權下, 擔起一支不一定符合世俗價值的旗幟, 踽踽而行, 這付出還是值得我們尊敬的. 千帆過盡, 大家是否會一笑泯恩仇, 甚至為昔日雙方的愚昧而一臉惘然?

註:- 期權的價值來自兩個部份, 一是內在值(Intrinsic Value), 就是行使價和現貨價的差別; 二是時間值(Time Value), 期權買家擁有只賺不蝕的權利, 但這權利卻會隨著時間而減值, 是所謂Time Decay.

(於2010年8月4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