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9, 2012

新年談時間值

踏入2012年, 新舊年假相差不到一個月. 這段日子很多人在外遊, 很多基金經理都倦勤.

市場有所謂“一月效應”, 意指股市於一月易升難跌. 理據是投資者在十二月賣出虧本股票, 以減低在年底的賬面收入來減稅, 再在一月入市, 這半個世紀之前的論說, 在今天已經很少人深究. 另一個異曲同工的投資手法是, 購買美國股票的海外投資者, 會在派息前出售股票, 派息之後再回購, 以避免付預繳稅.

投資當然和時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筆者擔任交易員時, 最怨恨客戶於假期或長週末前打電話來, 要求開一些短期的期權價, 一般都是想“捉雞”, 希望可以出售期權賺取時間值(Time Value). 交易員開價時, 要適當地提高引伸波幅(價錢), 但又不可以過分, 以免被銷售部的同事投訴.

期權的價值是會隨著時間流失的. 期權交易中, 如果買賣雙方對大市的走勢都是中立, 單單是炒波幅的, 出售或購入期權之後, 都會依對沖值(Delta)買賣等量的相關資產(Underlying Asset). 買期權的人, 主要是買了時間值; 相反, 賣期權的人, 就是賣了時間值, 前者等候資產價格暴跌或暴漲, 後者就像保險公司賣保單一樣, 只要天下太平, 便穩袋時間值.

時間值又豈止應用在期權交易上, 人生功業何嘗沒有time decay. “賺錢”在時間座標上, 只是白雲蒼狗而已. 今天, 李超人和四叔是家傳戶曉的名字, 但是中國歷史上最有錢的人, 您能數得上幾個嗎? 范蠡、和珅、呂不韋、鄧通、沈萬三、胡雪岩?(註) 數百年之後, “李鄭郭包….等富豪”, 您覺得人家會記得多少個?

迂腐的筆者覺得真正能夠傳世的是文章, 但在這資訊泛濫的年代, 網上文字, 日產過億, 奢望讀者用心細讀, 是跟不上時代, 徒得濁世遺老的遺憾.

(註) 筆者嘗試在網上百度一下“中國歷史上最富有人的人”, 得出來的答案, 既不科學, 亦不全面. 容筆者強扮分析員: 要比較, 既要inflation-adjusted, 又要將個人財富和昔日國家的GDP比較, 才能得出“此金等同彼金”的結果, 很難.

(於2012年1月19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January 9, 2012

南北韓的天與地

朝鮮少主登基, 成為2011年最後的一宗國際大事. 南北韓分割只是略多於半個世紀的事情, 但是兩地的民生經濟發展卻是南轅北轍.

假期前, 倫敦合伙人轉介了一項秘魯的水力發電項目, 為了推廣項目, 我和倫敦同事跟秘魯客戶跑了一趟中國和韓國. 倫敦同事是70後的捷克人, 見證過“ 蘇東”波, 是死硬派的反共份子. 客戶是秘魯人, 本身是位成功商人, 經歷過軍事獨裁統治, 懂得如何在極權制度下賺錢. 兩位都是第一次踏足中韓. 聽一下不同背景的人怎樣看亞洲的發展, 啟發良多.

因為三峽工程, 中國現今已經是全球一個主要水利工程技術輸出國和投資者, 尤甚是在第三世界, 非常活躍. 在幾間大國企, 我們竟然碰上懂得說西班牙文的員工. 其中一位告訴我們, 南美生活十分愜意, 很享受那種步伐比較慢、享樂主義比較濃的生活. 外放三年, 返國之後, 倒有點不習慣.

在首爾, 我們見了韓國國內的主要電力公司, 漢江以南的新商業區, 矗立著超現代設計的摩天辦公大樓.

雖然是短暫居停, 訪客也感受到中國的經濟力量. 但比較北京和首爾的印象, 他們覺得首爾夜間燈光通明, 北京很多大街小巷倒是烏燈黑火. 我跟他們解釋, 從人均收入看, 中國仍然是一很窮的國家. 但是13億人口的國力, 一旦釋放出來, 總體自然很威猛.

話題轉到韓國的經濟實力, 韓國是首個亦是唯一一個晉身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亞洲小龍. 工業龍頭 『現代汽車』, 三十年前初出道時, 外型被譏為“百鳥歸巢”的抄襲, 近年『現代』已經躍身成為北美大眾化房車的第一位. 另一個例子; 論智能手機今天能夠與蘋果爭一日長短, 唯『三星』而已.

韓國國民英文水準普遍差, 是與外商溝通的絆腳石. 加上營商環境仍然排外, 但無礙他們發展自身經濟, 韓國雖然曾經是日本殖民地和中國附庸國, 但韓國人卻很以自己的(雖然是移植自中國的)文化為傲, 韓文是以24個字母為單位的拼音字, 韓國近年推行去漢化, 街上愈來愈少見漢字.

我問大家韓國經濟崛起的原因: 是北國苦寒令國民勤奮 (還記得李光耀說冷氣機是人類最偉大發明!)? 是專制政府令發展路上減少節外生枝? 是戰爭後重建製造高增長? 是官商合作; 政府、銀行和大企業聯手促進出口? 是民族性刻苦兼喜競爭?

我的韓國同事說: 是愛國. 韓國人素以愛國見稱. 上世紀九十年代, 亞洲金融風暴時, 韓國人維護國產汽車, 進口房車泊在街邊, 擋風玻璃常會被人砸爛. 愛國不是掛在口邊的, 即使在經濟最低迷的時候, 亦很少聽到韓國出現移民潮.

(於2012年1月9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