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提防RQFII點心變雞肋

李克強副總理去年訪港,之後餘韻不絶,政治風波以外,要算是近日〝合資格離岸人民幣境外投資者〞正式出台:RQFII又被稱為小QFII。

離岸人民幣市場是近年香港金融界一大盛事,因為配合國家大方向,往後發展空間很大,繼去年點心債掀起熱潮,城中近日聚焦RQFII產品。

RQFII的誕生是其合理性的;海外人民幣儲水池發展到某一深度,一個很自然的問題是,為什麼外幣可以通過QFII(投資於證券)或FDI(投資於資本設施),進入內地而人民幣不可以?

首輪的RQFII產品, 組合中八成以上是投資債券,除去管理費,收益並不見得特別吸引。但仍見發行商不惜工本,大做廣告,務必要做起勢頭。

RQFII產品供應商,都是一些內地的證券公司和資產管理公司,一方面是國家親疏有別,想照顧內地機構,另方面,是方便監管。但如果依往績看,中資金融機構,很多時候看重交功課多於實際收益,畢竟,相對大陸的本土市場,香港的生意只是試驗品和海外發展的踏腳石而已。

中資證券公司染紅IFC只是這三四年的事,我也曾參與他們一些起草商業計劃書的腦震盪會議。坦白說,在香港一個這麼成熟的證券市場,要拿出既實際又創新的主意,談何容易?早些時候,大家一窩蜂在香港推出ETF,求名不求利,RQFII會否為這些紅籌證券公司帶來真正經濟利益,實屬難說。看來中央不流別人田的肥水,說不定也肥不到那裡。

另一個可以借鏡的例子,點心債由原先是投行的點心,後來,因為同業競爭激烈,導致安排費低得可憐,現在變成了投行的雞肋,是吃之無味,棄之可惜。

離岸人民幣回流大陸,必定是以保守和不衝擊內地市場為主調,首批RQFII配額只是200億,和香港的離岸存款固然有段距離,比起內地的債券市場更是九牛一毛。

現實是,中國的資本市場迄今仍未向外開放,利率作為資本市場的指標,仍然受人民銀行行政操控。其實,自從離岸人民幣出台,市場上已經存在三種人民幣利率孳息曲線:一是中國本土的利率市場;二是初生的離岸人民幣現貨市場,這是由點心債和離岸人民幣存款市場所組成的;三是由不交收外匯遠期合約(NDF)所衍生的孳息率,NDF存在已久,是銀行間市場常用的對沖工具。

開年以來,內地銀根持續緊張,我最近看了不少短期融資計劃,息率都高得驚人。撇開受人行管制的銀行貸款,如果從私募融資市場看,海外和內地市場是有一定差距,一般來說,海外投資者要求的回報率比內地低。由於離岸和在岸信貸市場存在很大息差,中央政府絕對不會容許海外資金大量流入,造成混亂。

新的離岸人民幣產品出台,是正面的發展。長遠來說,沒有一個市場可以單靠貨幣升值來支撐,本港去年12月人民幣存款不足6千億(人民幣,下同),按月減少387億元(6.18%),遠遠達不到原先估計的1萬億元的目標,原因是市場憧憬人民幣升值,已經沒有過往的熾熱,此外,投資產品多樣化,銀行存款不再是唯一的選擇。

理性的整固,是每一個市場健康發展的必經階段。

(於2012年2月16日刊登於信報)

Friday, February 10, 2012

佛Sir的殞落

蘇格蘭皇家銀行前總裁佛里德。古德溫(Fred Goodwin)上週被英國政府禠奪爵位, 以未曾犯法而喪失爵位, 實屬罕見.

蘇皇是我的舊東家, 我和古德溫亦有過數面之緣. 古德溫管理作風強悍兼喜抓細節. 我頭一遭往蘇皇愛丁堡總部開會時, 看見文件櫃的打側的櫃面, 摸不著頭腦. 同事告訴我: 因為古德溫要求員工保持環境整潔, 櫃面打側是防止員工在上面擺放文件.

會計師出身的古德溫, 因替國際商業信貸銀行(BCCI)清盤而進身銀行界, 1998年加入蘇皇任副行政總裁, 是銀行的首席財務官. 2000年, 蘇皇以小吞大, 收購了規模大它三倍的國民西敏寺銀行, 古德溫一役成名. 之後大力推動貸款業務, 資產表以幾何級數膨脹, 蘇皇曾經短暫地是全球資產最大的銀行, 亦種下了後來信貸危機的禍因.

2008年, 蘇皇“成功”收購荷蘭銀行的大部份業務, 這歷史上最大宗的銀行併購, 蘇皇動用了700億歐羅, 墨水未乾, 金融海嘯便接踵而來. 因為信貸業務大幅虧損, 蘇皇資不抵債, 當年虧損達241億, 締造了英國企業歷史上最大的虧損, 英國政府被迫入股蘇皇, 變相成了持股84%的大股東, 五十剛出頭的古德溫黯然提早退休, 根據合約, 他每年可獲65萬的退休金, 退休合約總值1,500萬. 雖然後來年金被削減至35萬, 但仍然惹來各方指責.

世事無絕對, 2007年, 花旗銀行的前總裁普林斯(Chuck Prince)下台, 銀行急需找一繼任人, 目標人選包攬了全球的頂尖銀行家, 包括前高盛總裁塞恩(John Thain, 後來加入美林)、巴克莱总裁戴蒙(Bob Diamond)、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阿克曼(Josef Ackermann)、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迪蒙(James Dimon), 粒粒皆星. 古德溫亦榜上有名, 那時, 有美國的輿論認為, 古德溫在蘇皇的薪酬只是數百萬英磅, 遠遠比不上大西洋彼岸的美國銀行大班, 言下之意是嫌古德溫太寒酸!

綽號Fred-the-Shred的古德溫以控制成本, 裁員絕不手軟見著, 這方法在零售銀行業務產生很大的效益, 但人力成本昂貴的投行業務, 並不是他的所長. 投行的主管金馬倫(Johnny Cameron), 曾經是古德溫爭取CEO位置的對手. 蘇皇出事後, 金馬倫雖然離職, 仍然遭英國政府的多方封殺, 被禁制在金融銀行業擔任全職工作.

持平地看, 說佛Sir剛愎自用並不為過, 當然同樣的形容詞, 可以放在不少我們視為傳奇的商界人物身上, 包括蘋果教主喬布斯、面書的扎克伯格; 說古德溫是貪得無厭、拿嚇人花紅的銀行家, 卻是有點想當然的對號入座. 事實上, 根據公佈數字, 古德溫拿的薪酬比他下面的投行部門主管還要低. 商界成王敗寇, 本是稀疏平常事, 然而古德溫弄出這麼大的一個亂子, 自然弄得天怒人怨.

一次收購, 令古德溫成了英倫銀行界的驕子, 再多一次的收購, 卻令他身敗名裂.

註: 有興趣詳細了解RBS出事原因, 可在網上參閱英國金融服務局(FSA)長達500頁的報告.

(於2012年2月10日刊登於信報)

Friday, February 3, 2012

此水果不同彼水果

這邊廂蘋果電腦上季度業績創美國企業紀錄, 那邊廂黑莓(Blackberry)轉換行政總裁, 然而市場反應負面, 股價再拾級而下.

黑莓的製造商RIM(Research In Motion)是加拿大土生土長的科技公司, 總部設在安大略省南部的滑鐵盧(Waterloo). 滑鐵盧是一個大學城, 早期居民主要是德裔的門諾會教徒(Monnoite). 城內共有兩所大學, 一所是滑鐵盧大學(University of Waterloo), 另一所是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 前者以數學系聞名, 後者以商科見稱. 滑鐵盧大學擁有全加拿大唯一的數學系Faculty of Mathematics, 早一代的畢業生很多都任職電腦程式編寫員. 微軟初成立時, 也招聘了不少滑大的畢業生.

我大學第一年是在滑鐵盧大學唸數學的, 因為底子尚可, 曾經跳讀一些三年級的科目, 始知天外有天, 明白真正鑽研數學, 是需要很大的創造性的, 不是單靠技術, 最終轉唸工程, 算是向現實低頭.

RIM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加拿大高新科技的寵兒, 之前的風頭企業是北方電訊(Northern Telecom), 後者在2009年宣告破產.

RIM創立於1984年, 創辦人邁克•拉扎里迪斯(Mike Lazaridis), 是滑大電子工程系的學生. 在他還有兩個月就畢業的時候, 他的一份網絡電腦控制系統建議書獲通用汽車採納, 並且拿到60萬美金的發展資金. 和微軟的蓋茨一樣, 拉扎里迪斯告並不留戀學位, 決定用這筆資金再加上父母的貸款, 放棄學業, 創辦RIM. 早期的黑莓, 功能上是一部雙向的傳呼機, 由於獨特的小鍵盤像黑莓, 品牌因此而命名. 黑莓擁有自己的網絡, 在911事件中, 很多流動電話網絡因為負荷過重而癱瘓, 唯獨黑莓的獨立系統操作正常, 公司因而聲名大噪. 曾幾何時, 黑莓除了有其實用性之外, 亦是時尚的象徵, 初推出時, 華爾街中人都以擁有一部黑莓為榮. 今天黑莓在全球有超過7,000萬用戶.

近年黑莓遭受蘋果和其他智能手機製造商蠶食市場, 股價距離2008年的高峰已經下挫了接近九成. 眼見蘋果日益強大, 黑莓去年亦推出平板電腦, 但市場反應一般, 外界覺得是東施效顰. 不幸的是, 就連黑莓過往被傳頌一時的系統穩定性, 去年十月亦出現服務中斷, 連翻挫折, 行政總裁辦公室不換主人也不成.

加拿大雖然版圖廣闊, 但人口只是鄰邦美國的九份之一, 國民心理難免有點忐忑. 因為難得在高新科技上產生一顆明星, 黑莓的動向自然舉國關注. 今次行政總裁換馬, 該國報章連日報導. 新的行政總裁Thorsten Heins四年前由德國西門子過檔, 擔位黑莓首席營運官, 是拉扎里迪斯親手提拔的接任人. 晉身行政總裁後, Heins堅稱他對黑莓的產品仍然充滿信心, 需要調整的只是銷售策略而已. 然而, 市場並不欣賞Heins蕭規曹隨, 股價應聲下跌.

高新科技, 沒有永遠的明星, 一子錯, 滿盤皆落索.


(於2012年2月3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