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20

台灣大選後的中共治港策畧


剛舉行的台灣大選中,民進黨以破紀錄的高票數報捷,林鄭成功地令蔡英文從谷底反彈,台港共同體一說甚囂塵上,中共會否因這次選舉結果而調整治港策略,備受關注。

中央的想法, 正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念天堂者,中央要明白香港人的命運,再不是單700萬人的小事,而是關係到台灣3000萬人的人心,甚至中美在太平洋的抗衡.  對香港採取軟手段帶來的整體利益遠遠大於相反。近日中國企業紛紛跑回香港上市,我早在去年六月反修例運動初起時,已經提出港交所股票(0388.HK)是必買之選,近日北水蜂擁南,更引證我這想法。中美貿戰剛剛打完第一回合,往下去雙方仍會在不同方位上角力,中央更需要香港這資金太平門。

一念地獄者,中央會覺得香港的擬似「港獨」思維會產生漣漪效應,助長彊獨、藏獨、台獨、甚至蒙獨,弄得不好,習主席成了「五獨教主」。所以,必需治香港反對派以重手段。再者,共產黨的最大亦是主要客戶是內地的13億人口,而賣的是强國夢,任何有損團結的, 都要打壓。

我個人的願望當然是前者。 然而, 無論中央怎樣決定,台灣都會是這次香港引發的政治風波的受益者。我認識不少年青朋友,都在認真考慮移民台灣;相對開明的政治氣氛、文化的認同、較低的生活費、和與香港近距離都是吸引點。

我對台灣的經濟前景是樂觀的,很多人以為沒有大陸遊客,台灣的經濟便會淍謝。其實,自去年始,蔡英文政府提出很多吸引大陸台資跑回台灣的資助,有說已經有過萬億台幣的投資回巢。台灣的科技底子厚,台商失去了大陸這個低成本的生產平台,回歸台灣,在今天貿戰環境下,未嘗不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我初步接觸了一些投資者,目標是成立一產業基金,投資於高科技行業的上下游供應鏈。

(202012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2020展望



20/20代表標準視力,亦可以說是代表真相.  美國電視台ABC曾經推出一個新聞節目叫《20/20》。 我亦希望2020年是真相重臨的一年.

香港社會現在是正處於前所未有的撕裂, 政府要為這事負最大的責任, 藍營黃營義憤填膺的人真的不少, 但是歷史證明政治立場往往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滿腔熱情很多時是建築於不完全的資訊,人的認知能力亦因為角度問題往往帶著盲點。個人意見其實是很卑微的,真相才是最重要。

2019年對大部份香港人來說都是大起大落的一年,我個人也不例外。回顧過去的一年,我有兩個特別深刻的感受。  首先,重新肯定香港人的身份.   世間很多事情,當你認為它的存在是理所當然時,不懂得珍惜,只有到快要失去才感受到他的可貴,2019年反修例風波所引發的政治活動,令很多原本混沌地忙於生計的香港人,重新覺醒到香港人的身份。

其次是滿招損.  林鄭以為控制了立法會,並且可以借伸張正義的東風,利用陳同佳案來修例,結果引發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政治風波。換邊看,抗爭者今天亦面對同樣問題,和理非的支持為運動開了一個很好的頭,但今天卻出現有點進退兩難的局面,勇武的政治效益越來越低,且不論和理非的支持是否可以繼續下去,大家應緊記好牌不可以用盡,行事要謙卑。


執筆時, 中東風雲再起。今天,美國軍力仍是全球獨大, 真正打起世界大戰的機會不高.   但宗教狂熱加上極端民族主義, 地區性的紛爭肯定會持續甚至加劇.  從投資角度, 黃金的避險價值會繼續受追捧. 

美國消費指數強勁, 但全球另外兩個主要經濟體歐盟和中國的經濟都面對很多挑戰, 美國能否獨善其身, 甚至藉以支撐全球的資產價格, 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全球息率那麼低, 利用流動性來剌激經濟的效益買少見少, 反之資產泡沬造成的社會不公卻影響深遠, 世界難逃亂局!

(2020110日刊登於)


「裝修」的意義如今在那?


兩週的假期,我讀了余杰寫的《我是右派、我是獨派》,余杰是中國著名異見分子,2004年與劉曉波共同起草中國人權報告,後遭中共政府扣押,2012年與妻兒出走美國。書中, 他是這樣為左右派定義:左派支持為了公義和平等而犠牲個人自由,右派則以個人自由為先。

余杰認為歷史上很多重要的宿敵,例如毛澤東與蔣介石,又或希特勒與史太林,骨子裏都是極左派,我深有同感。我是一個崇尚個人自由的右派,骨子裏不喜歡權力。我不反對黃色經濟圈,畢竟這是消費者的選擇,能否持之以恆,則尚待觀察。至於「裝修」藍店和破壞商場, 今天,除了肯定抗爭仍然存在外,意義不大,是時候勇武示威者反思己方行徑是否與左派無異。

元旦日民陣發起遊行,中途因為有示威者毀壞銀行櫃員機而被警方叫停,不願割蓆的民陣指責警方反應過激,其後警方在銅鑼灣圍捕了四百多名示威者,之後放走過半。有示威者後來到中環對匯豐銀行總行前的一双銅獅子縱火和噴紅油。有說破壞香港這地標會影嚮香港的命運。我對風水一竅不通,銅獅被破壞,我的心痛程度,比諸北角連鎖食店被裝修,不會多一分,也不會少一分。

抗爭運動是動態的,素求與策畧都應該隨著時間和對手而調整。五個月前,抗爭暴力升級引來全球關注,令北京投鼠忌器。今天勇武派繼續破壞私人和公共設施,效果已經很不一樣。現況是暴力:
1.  不會令衝突的熾熱程度升級;
2.  不會令外國傳媒給運動加分;
3.  給警察藉口拘捕更多的示威者和濫捕;
4.  有機會令中間派重投藍營(我在新聞片上看到示威者衝入某快餐店破壞,當時正在用餐的食客臉上帶着一絲無耐,雖然並沒有批評或指罵示威者);
5.  有違多元社會和言論自由的原則;
6.  凡事以藍黃定正邪,很容易做成寃案。文革中,紅衛兵一派鬥一派,每派都將自己定為正統,過程盡見人性的醜惡;

我知道蘋果日報的立場是不割蓆,但明辨是非才能帶來讓運動長遠走下去的道德資本。今天,要發展運動和證明它的繼續存在有很多方法,包括在區議會上令政府難堪,這些既和平又有效率的動作,可能滿足不到年青人對激情的嚮往,但「和理非」有責任告訴年青人以身試法的代價,因為付出代價的是年青人。


(20201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