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20

「裝修」的意義如今在那?


兩週的假期,我讀了余杰寫的《我是右派、我是獨派》,余杰是中國著名異見分子,2004年與劉曉波共同起草中國人權報告,後遭中共政府扣押,2012年與妻兒出走美國。書中, 他是這樣為左右派定義:左派支持為了公義和平等而犠牲個人自由,右派則以個人自由為先。

余杰認為歷史上很多重要的宿敵,例如毛澤東與蔣介石,又或希特勒與史太林,骨子裏都是極左派,我深有同感。我是一個崇尚個人自由的右派,骨子裏不喜歡權力。我不反對黃色經濟圈,畢竟這是消費者的選擇,能否持之以恆,則尚待觀察。至於「裝修」藍店和破壞商場, 今天,除了肯定抗爭仍然存在外,意義不大,是時候勇武示威者反思己方行徑是否與左派無異。

元旦日民陣發起遊行,中途因為有示威者毀壞銀行櫃員機而被警方叫停,不願割蓆的民陣指責警方反應過激,其後警方在銅鑼灣圍捕了四百多名示威者,之後放走過半。有示威者後來到中環對匯豐銀行總行前的一双銅獅子縱火和噴紅油。有說破壞香港這地標會影嚮香港的命運。我對風水一竅不通,銅獅被破壞,我的心痛程度,比諸北角連鎖食店被裝修,不會多一分,也不會少一分。

抗爭運動是動態的,素求與策畧都應該隨著時間和對手而調整。五個月前,抗爭暴力升級引來全球關注,令北京投鼠忌器。今天勇武派繼續破壞私人和公共設施,效果已經很不一樣。現況是暴力:
1.  不會令衝突的熾熱程度升級;
2.  不會令外國傳媒給運動加分;
3.  給警察藉口拘捕更多的示威者和濫捕;
4.  有機會令中間派重投藍營(我在新聞片上看到示威者衝入某快餐店破壞,當時正在用餐的食客臉上帶着一絲無耐,雖然並沒有批評或指罵示威者);
5.  有違多元社會和言論自由的原則;
6.  凡事以藍黃定正邪,很容易做成寃案。文革中,紅衛兵一派鬥一派,每派都將自己定為正統,過程盡見人性的醜惡;

我知道蘋果日報的立場是不割蓆,但明辨是非才能帶來讓運動長遠走下去的道德資本。今天,要發展運動和證明它的繼續存在有很多方法,包括在區議會上令政府難堪,這些既和平又有效率的動作,可能滿足不到年青人對激情的嚮往,但「和理非」有責任告訴年青人以身試法的代價,因為付出代價的是年青人。


(20201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