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9

賣空是否不道德?


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GPIF)宣佈不再借股票予做空者,理由是避免對社會做成不良的影響。GPIF的資產高達80萬億日元,借貨帶來的收入是很可觀的。
做空者通過借現貨來完成交收只是眾多做短倉方法之一.這方法程序上比較簡單.場外交易的衍生工具市場其實提供更多的造空方法.回報掉期(Total Return Swap)便是其中一種,TRS更利於度身訂造交易條件。

我是做衍生交易員出身的,做空對我來說是正常市場運作的一部份.所有的期權理論,亦是建基於參與者能夠無障礙零成本地做空。股票做空有很長的歷史,債券市場中同等功效的Repo雖然亦源遠流長,但Repo主要作為融資工具,真正的信貸造空市場要數20年前開始活躍的信貸掉期(CDS).我當年很早便參與亞洲信貸生工具的開發,CDS後來被某些輿論斥為10年前金融海嘯的元兇,我覺得矛頭是誤中副車。

沽空的正確性一直備受爭議,為了避免對市場做成惡性影響,很多貸貨人也會在借貨條款上添加一些限制;例如要求在股東大會投票期將貨歸還,又或借貨期不可跨越派息日子以防逃稅等等。

美股Tesla一直是「空軍」至愛,GPIF的決定公開後,Tesla老板馬斯克激讚.我倒持相反意見;上市公司有責任維持資訊透明,投資人有權看好或看淡,市場為投資人包括炒家提供做淡倉渠道並不為過.上市公司老闆是完全有權選擇不讓公司上市的,既然加入公眾市場,享受利益之餘,承擔某一程度的痛苦並不為過,總不成輸打贏要。

後記:在經濟版談「反修例」運動談了很多期,也有點膩,今期寫一些比較冷的題材。執筆時身在倫敦,心繫香港,再多幾個小時,香港便會有合法示威活動,希望能夠像發起人民陣呼籲般和平進行。

(2019129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一個黃絲的選後感


上週日, 為了在區議會選舉中投票, 我縮短了我的外遊, 特意黃昏前趕返香港, 結果是令我感動的.  民意如山, 泛民贏得超過八成的議席.  是時候各路英雄坐下來討論怎樣打好這張牌. 

首先, 我們要學懂尊重藍絲.  表面上, 在區選中, 452席中, 泛民羸得385, 建制59, 獨立人仕羸得8, 泛民的勝利好像是壓倒性的. 但如果你仔細看投票人數, 建制派仍然有近四成的支持率.  我們要學懂尊重對方的存在, 也希望愈來愈多人加入我們的陣營.   再者, 選舉不代表香港變天, 因為跟著來還會有很多次的選舉. 經此一役, 建制更加不會掉以輕心, 必定會盡全力保明年立法會的大多數, 泛民選情並不容易, 學習謙卑是很重要的.

很多人覺得今次區議會選舉是明年立法會選舉的前瞻, 我覺得某程度上, 這次選舉比明年立法會選舉更俱意義.  首先, 現行的立法會制度, 因為功能組別偏向建制, 民主派在立法會比在區議會更難彰顯民意.  其次, 一直以來, 泛民的立法會議員給人的印象是: 只唱高調,實務欠奉.   我不忍心太過責怪他們, 因為這是現行制度下一個永遠反對黨的死症; 如果北京完全無意願讓反對派參政, 一個永遠的反對黨為了討好選民, 只會誓死保住自己的貞德牌坊, 政見很多時都變了空中樓閣, 為反對而反對.   區議會是做地方工作的.  泛民有機會將自己的政策落地, 贏取選民對泛民行政能力的信心.

這一次勝出的 ,很多都是政治素人; 背景、目標、爭取民主的手段都不一樣, 泛民的融合很考功夫.  但也給大家一個好好的機會去學習團結. 在香港爭取民主路上, 大家必須團結大多數, 放下小異, 爭取大同.
最後, 我是比較犬儒的, 我希望這次選舉能令衝突降溫、社會減少戻氣.  有了區議會這渠道, 反對聲音多了一個出氣的地方, 社會便不會那麼劍拔弩張.  當然, 當務之急是救孩子和除警暴.

(20191129日刊登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