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 2019

是時候來個休戰期


林鄭說要回應社會訴求, 必須首先平亂, 我們不要給她藉口走數”,  抗爭者應該來個休戰期,  比如給她兩星期的時間, 如果她仍然拿不出一個方案, 那麼她的歪理便會不攻自破.  我覺得特區政府高級官員包括行政會議成員(有些是我的朋友), 應該提出辭職.  問責之餘亦顯示政府的謙卑.

這段日子, 我自覺是香港的和平大使.  在大陸出差時, 坐出租車, 很自然地司機會問我香港的事情, 我總會不厭其煩地提出一些和官媒不一樣的意見;  碰上一些比較交心的大陸朋友, 我會花一兩小時去跟他們解釋香港年青人的訴求, 結論是兩地經濟和社會成熟度不同, 一國兩制是重要的.   對事情有不同看法是可以理解的, “我的對不一定代表你的錯”;  我公司項目的一些投資人因為擔心香港的動亂, 跑來香港考察, 我會特意安排他們參觀中環, 看看人們仍舊上班緊守崗位, 讓他們知道香港人是高質素的.

香港目前的情況當然令我很難受.


我在文章中不止一次提到, 我不喜歡群眾活動, 因為對人性的黑暗面抱有介心.  眼下的抗爭像上了一架沒有剎車制的火車, 一直加速向前衝.  政府也許覺得維持權力只能靠警察, 所以不敢得罪他們.  但這是一個理智的決定嗎?  用暴力壓制年輕人來停止這場運動的成功率, 會比控制警察來得高嗎?

林鄭的盤算是如何?  中央政府的盤算又是如何呢?  

縱容警察像背後養了一群嗜血的洛威拿, 人肉吃得愈多, 胃口便愈大.  那時候連主人也不認了, 要制止也制止不了.  我有些接近警方的朋友告訴我, 現在警隊內分為坐冷氣房和前線兩派, 前線要衝, 坐冷氣房的要控制也不容易.  造成今天這種場面, 政府難辭其疚, 好權謀輕倫理, 執行時卻又進退失據.

猶記2019年的5, 香港的天氣比慣常潮濕, 恒指從月初的3萬點回落, 跌了近3,000.  但大部份人仍在忙, 政治不上心, 朋友間縱使政見不同亦無損友情, 怕交通警多過怕防暴警, 是什麼改變了這城市?  香港人不愛香港, 誰來愛我們?

(20191115日刊登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