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9, 2017

『債券通』通而難旺


中國的債券市場是全球第三大的債市, 僅在美國之後, 但發展卻遠遠落後於發達國家. 今年3, 彭博及花旗銀行先後宣佈將大陸債券納入自己的債券指數.  516, 陸港兩地同時宣佈開展『債券通. 引進外國產品和投資者有助中國金融市場改革, 大陸公司跑到香港上市便是先例.  『債券通』解決了很多託管上的問題.  但真的要南水北調, 最終仍得看大陸債市本身的吸引力. 

截至20174月底, 已經在483家境外機構參與大陸銀行間的債券市場, 持有的債券總值8仟億.  但這僅是整個債券市場的1.7%, 而且大部份是持有國債.  中國的債券市場, 除了國債以外, 主要分為金融債、企業債和公司債, 基於歷史原因, 它們分別受不同機構監管.  金融債的發債體是銀行, 所以受銀監會監管;  企業債的發債體是大型國有項目, 例如三峽水庫, 所以受國資委監管;  公司債發債體是股份制公司, 所以受證監會監管. 

監管政出多門產生很多壞影響, 例如在開發新產品時, 往往因為不同監管機構有不同的要求和意見, 最終難產, 房託(REITs)便是一例. 市場分割的另一個壞處是導致風險集中. 資本市場最大的作用是將風險分散到不同的人手中, 因為不同類型的投資者有不同的風險和持有期(holding period)偏好.  如果能夠分散, 便能夠減低系統風險.  然而, 中國的金融債仍然是由銀行互相持有, 反觀萬惡之首的美利堅投行卻成功將美國人民的屋宇按揭輾轉打包成CDO, 間接賣給購買微債的香港小市民!

其它屢次被人提及的中國債市問題還包括: 信貸評級機構水平受質疑, 基本上大部份被評的債券都是投資等級, 其中包括一些已經出現違規的; 國債孳息曲線缺乏代表性, 容易受短暫供求影嚮, 例如近期國債孳息曲線呈現M - 短長期的利率比中期高. 

推進中國的債券市場發展是我心裡的宏願.  十多年前, 我任職星展銀行,兼管銀行的全球債券業務, 曾經極力推動與中國農業銀行合作發展資產表債務證券化。 工作牽涉到梳理銀行資產表上的債務、提供合理信貸評級(因為很多債務原先都是關係貸款)、設置法律上有效的資產割離、建立特殊項目公司(Special Purpose Company)、按不同投資者需求設計的資本分層 (tranching)….  農行機構大, 內部阻力多, 幸得我當時的對口楊堒副行長勇於任事.  數年之後, 他因為受賄入罪, 是當時因貪污濁職而坐牢的最髙級銀行高管之一.   不以結局論英雄, 當日我和他合作還是蠻愉快的, 他給我的印象是精明、進取及沒有官架子.


(201762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Sunday, June 25, 2017

互聯網「自媒體」年代



Steven告訴我整個自媒體市場每年的生意額大概有500 (人民幣。下同), 他在北京經營媒體業務.  公司已經在新三板上市, 估值以億元計, 因為盈利增長快, 正在計劃在主板上市.  Steven三十出頭, 他公司所處的社區是在北京東四環, 新生企業如雨後春筍, 見証了大陸的創業潮.

什麼是自媒體?  自媒體有個更普遍的名字叫網紅”, 亦被稱為KOL(Key Opinion Leader), 代表一些在網上具影響力的人.  稱他們為”, 其實是有點誤導.  雖然網紅是以個人身份在電子平台出現: 發帖子, 轉微搏, 評新聞. 但很多時背後是由一個團隊經營和運作的.  成功的網紅月入數百萬.  我自家投資設在廣州的《投資脈搏網》(imaibo.net)也有利用網紅來吸引客戶.  他們寫的文章又或即市評論, 粉絲是願意付費閱讀的.  A股火熱時, 我們網站成功的網紅月入是超過100萬的. 

網紅在中國已經流行了四五年, 當初我廣州的同事向我介紹這運作模式時, 我是心存懷疑的.  我性格具批判性, 很難接受這種追捧明星的行為.  不要說投資是認真事, 即使是日常消費也很少會受偶像影響, 當然市場已經證實我的想法是錯的. 

大陸的電子商務蓬勃, 估計消費品廣告有接近兩成已經是花在電子媒體上.  Steven的公司便是網紅和這些產品供應商連結起來, 網紅收取產品商的費用中, Steven可以拿到5%15%不等的佣金.  當然愈是受歡迎的網紅, 所需付的回佣便愈低.  網紅雖然是接單辦事, 但為長遠計, 他們也會珍惜羽毛, 看看這些商品是否合格.  推銷分軟推和硬推, 硬推就是按產品商草擬的訊息, 一字不改地傳達開去, 這些合約在Steven的網站上都寫得很消楚.  軟推就比較靈活, 網紅可以以朋友間推介的形式替商品做宣傳. 

互聯網生態, 互生亦互剋, 像新浪微博這些入門網站需要人流, 網紅絕對起到作用, 但平台經營成平不輕, 賺錢絕不容易, 傳統的banner ad已經愈來愈難賣錢, 觀眾亦對干擾式的廣告感到很厭煩.  而網紅卻以用戶身份蠶食網上廣告這塊餅, 平台肯定有意見.   當《投資脈搏網》在新浪上轉發網紅文章時, 如果內容太過鼓吹收費, 新浪是會將我們這些文章刪掉的. 

自媒體年代給我最大的啟發是, 在今天這個去中介的互聯網世界, 如果個人能夠生產具吸引力的內容, 不論是文字或是影像甚至是轉發, 便沒有需要再替機構打工. 


(2017623日刊登於明報)

-->

你是否在賤賣私隱?


阿里最近和順豐速遞吵架了,爭的是客戶數據的擁有權。
人類歷史上,有些東西的出現改變了社會:火種,紙張,蒸汽機,石油……. 最新的是數據(準確的說是處理和儲藏數據的能力。)
今天,數據已經是全世界最值錢的資源,<經濟學人>報導,到了2025年,全球各種電子平台一年所搜集的訊息將會超越180 zetta byteszetta是加210!!)。
提到客戶數據,很多人便聯想到廣告,這其實已經是過時了,在今天人工智能(AI)的世代,數據更大的功能是用來訓練機器,使它變得更聰明,過往〝聰明〞是代表用邏輯去解決問題,今天整個因果關係更加直接,電腦掌握海量的數據後,可以用過往的經驗將問題和答案結合起來,關鍵在於〝配對〞而不是〝分析〞,這是為甚麼電腦的預測能力近年突飛猛進。
城市人花在手機上網的時間越來越多: 購買產品,搜尋資料,和朋友聊天……我們享受着看似免費的方便時,有沒有想到我們其實是在賤賣我們的私人日記簿。想像一下這樣的一個新世界:你可以將你睡眠時的打鼾聲(很多醫療服務商包括藥廠都會感到興趣),乘坐過甚麼交通工具(Uber和敵敵出行肯定感興趣),食過甚麼食物(食評網站會感興趣),眼球看過那些美女(名牌商會感興趣)……種種數據都斬件出賣,說不定是一很可觀的收入,當然大部份人都是懶惰的,情願享受免費服務,而不願意將私人數據和服務分割, 各自定價, 令交易變得透明.  作為消費者, 我們至少應該知道電商究竟利用我們的數據赚了多少錢?
數據是力量,亦牽動了很多互聯網公司驚人的收購。
2014年的情人節,WhatsApp 的創始人Jan Korm晚餐時候拿着一籃草莓造訪面書(Facebook)老闆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家, 落實了總值193(美元, 下同)的歷史大收購,是私人企業收購史上最大金額。 消息傳出後,投資界很多人質疑,甚至有WhatsApp 的用家也覺得明珠暗投,轉用其它短訊平台例如LineTelegram
三年過後的今天,面書股價由當天的82元上升至執筆時的150元,升幅近一倍,而WhatsApp已經穩佔全球instant messaging 的首位,用戶超過10億。臉書並沒有參與WhatsApp的日常運作。
臉書收購WhatsApp,除了看好生意前景外,亦是利用收購來消滅一個潛在競爭對手,當日成立5年的WhatsApp日均用戶是3.15億,是史上用戶增長最快速的公司,臉書的總用戶那陣亦不過是12億而已, WhatsApp收歸麾下, 是買了一個大安心.  你能想像如果WhatsAppGoogle收了, 朱克伯格會是何等的寢食不安。2012, 面書用10億美金收購InstagramInstagram當日僅是一家零收入擁有13名員工的公司,這項收購被視為是商管學上成功先發制人案例.
今天面書,InstagramWhatsApp都是獨立經營,但大家可想像得到他們共同擁有的用戶資訊是何等利害!

(2017619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