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12

且讓香港作中國民主的引水道

特首選舉終於落幕, 餘下小市民一肚憋氣. 但是我們應往大處想.


多年之後, 有人回顧中國的政治改革歷程時, 會感激香港曾經有過這一次混帳的特首選舉, 讓所有中國人看到傳媒監察的力量和群眾對參政者的品格要求.

《華爾街日報》認為香港還是在英治時期好, 這是屁話. 沒有九七, 香港的有限度民主最少推遲十年. 英國殖民政府的文官制度是有其優越性的. 但所謂看得到的公平, 亦只是看得到而已!

我們不應該妄自菲薄, 更不要單著眼目前, 而忽略了目前的亂, 是成長中的陣痛. 曾幾何時, 我們鄙視台灣議會中的拳來腳往, 更覺得當地的選舉像做秀, 今天, 參觀台灣總統選舉已經是旅遊項目.

我不是樂觀, 只是現實如此, 又怎不可以用唐吉訶德的精神去參與遊戲. 對政客有要求之餘, 更要接受不同陣營互相描黑是無可避免的魔鬼. 政治上何曾有過君子之爭, 走入這廚房, 就要耐得熱. 特首的小事是群眾的大事. 唐官僭建當然要查, 梁伙人(初出社會工作時, 我曾經短暫任職仲量行, 同事是這樣稱呼他的)是否黨員, 更要交代.

李卓人論立法會議員誰有資格入選調查西九的委員會時, 說 “特首選舉提名人與否, 誰又真正沒有立場?!” 媒體何嘗不是一樣, 哪個媒體完全中立、沒有立場的呢? 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發揮監察的作用. 這次選舉亦令大家對傳媒的“中立”上了一課.

政治和金融市場一樣, 混沌理論(Chaos Theory)永遠在發揮作用. 每個參與者按其特定的角色運作, 但產生出來的結果, 卻不是導演意料之中的. 香港人覺得特首是欽點的, 但是北大人可能有苦自己知, 事情又豈是盡如官意! 有傳中聯辦這次有可能贏了一棵樹, 卻輸了一個森林, 衙門要換人啦?

這次選舉亦反映了香港小市民的善良(或套用江前主席的話 – 幼稚), 梁先生民望曾經高企、葉劉更是排名第二、後期的峰迴路轉, 這種種又有幾多是經過理性的分析, 也許選舉賣的就是感覺.

下屆特首姓唐、姓梁、姓何、姓葉抑或姓曾, 其實對香港經濟發展都影響不大. 在北京愈來愈緊的緊箍咒底下, 下亞厘畢道的發展空間, 實在有限. 是A財團治港、抑或是B財團(再加土共)治港, 正是財力與我有何干焉! 小市民關心的是民生, 小布爾維克者如我, 關心的是自由. 希望滴水不漏的梁伙人, 不要將社會箝得太死!

都說河水不犯井水, 但願香港是中國民主的引水道.

(於2012年3月29刊登於信報)

Monday, March 26, 2012

有權必用盡的可怕

在大陸辦事,很多時對手都會有意無意間,展示自己擁有的權力或關係。


在香港,自殖民地政府年代始,往日的港督今天的特首都擁有很大的權力,(調查曾特首外遊事件便是一例),但是,英國人的政治智慧告訴他們,有權不用才是統治上策。

執筆時,距離特首選舉揭盅不足36小時,我是一個無票、無權、無影響力的小市民,寫文章純粹是滿足發表慾,文章是文章,生意是生意,兩者我分得很清楚,既沒有政黨立場,更不是想圖點什麼好處。在財經版談政治,只是因為政經之間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對於這次選舉,大家應該誠實,任何不受操縱的政治選舉,都是埋身撕殺,什麼君子之爭,不是偽善,就是無知;至於誰是狼?誰是豬?政治家誰不是狼,豬不過是披著豬皮的狼而已,值得擔心的倒是狼皮豬腦,空有精明外表,卻行事懵懂。

今天的香港,民心求變,甚為明顯,亦是梁先生百分之四十多支持率的票源,但是現實地看,大有為政府,在中央愈來愈介入的情況下,運作的空間又有多大呢?加上競選後遺症,留下那麼多爛了的關係要修補,派糖很快便會派到捉襟見肘,更要向北大人交功課,擺平民意;難事一大籮,多幾隊職業特工隊也幫不了忙。

上星期三,聽〈香港人網〉的《風也蕭蕭》,人網是人民力量的平台,毓民和長毛不是我那杯茶,間中收聽,是想聽蕭若元談歷史, 間中也有所啟發。當天節目中,蕭先生哭了,是為了特首選舉動了真感情。

政治立場,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我是一個自由主義者,圓滑卻不合群,堅守自己的空間,亦很尊重別人的空間。蕭說:他很為香港未來的言論自由擔心,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在這地方建立了家庭,賺到了超於舒適的生活,對香港的核心價值,他覺得有義務去保護。

我對香港的感情,其實沒有如蕭先生那般深。當年從加拿大回流香港,不過是因為家庭原因,坦白說,作為一個交易員,在洋鬼子地方混一口飯吃,生活倒是過得不錯。回到香港這塊福地之後,因緣際會,事業算是有點突破。更重要的是,中國人血濃於水的感情,總是揮之不去。

和蕭生一樣,我對擁有權力又必用盡的人,心存恐懼。然而,世事大都沒有我們想像之中的壞,亦沒有我們想像之中的好。我希望這一次特首選舉,讓大家學懂謙卑:北京知道縱有強大組織,民意仍然是不可控制,唐營明白不可以誤信欽點的劇本,梁營知道世上是沒有永遠的Teflon。



(於2012年3月26日刊登於明報)

Saturday, March 24, 2012

價值21億美元的辭職信

“今天是我在高盛最後的一天,我在高盛工作了12年,開始時,我在史丹福大學唸書,暑期在高盛實習……”。


格‧史密夫(Greg Smith)是高盛倫敦分行的執行董事(Executive Director),負責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的美股衍生品業務,上週三(3月14日), 他在《紐約時報》的評論版op-ed上發表了他的辭職信,信中批評高盛將公司利潤淩駕於客戶利益之上,違背了他當初加入投行的理想,當天高盛股價下跌了3.4%,市值蒸發了21.5億美元.

我細閱了史密夫的辭職信,感覺是,史密夫的指控可以發生在任何一所投資銀行中,高盛再次成為Main Street針對Wall Street的箭靶,是樹大招風。

史密夫辭職信中,批評投行交易員當道,(高盛現任行政總裁布蘭克芬(Lloyd Blankfein)便是交易員出身。高盛之外, 匯豐的歐智華(Stuart Gulliver)、德意志的Anshu Jain、巴克萊的Bob Diamond都是交易室出身的). 傳統投資銀行的顧問角色,已經被追逐短期利潤凌駕。

投資銀行的業務,主要分為兩塊,一塊是為客戶的整體業務籌謀獻計,銀行家的責任是維繫和發展客戶關係,行內人稱他們作banker,banker是按行業來分工的。另一塊是以投資產品為主導,可以是債券,股票,外匯等等;產品可以是初級市場融資活動,例如IPO,也可以是在次級市場的買賣,後者就是近年為投行提供主要利潤的交易室生意。Banker的生意需要時間培養,雖然一旦和客戶建立長遠關係,通過不同的產品和服務:也可以帶來豐厚的利潤,但收成期比較長. 交易員(trader)的生意上落快,加上銀行享有的資訊不對稱優勢,和昔日借便宜錢帶來的槓桿效應,賺錢的量和速度都比banker大和快。

我出身trader, 但過去一大段日子都是從事banker的工作, 也許可以白頭宮女說當年一下. Banker和trader間之爭,亦代表着客戶業務和自營業務兩條不同業務方針, 誰領江湖之爭. 股東和外間一般都偏好銀行依賴客戶服務賺錢, 一是沒有風險, 二是, (帶點主觀願望)以為可以長做長有. 但真相是, 經濟低迷時, 客戶生意往往乏善足陳, 再加上孳息曲線陡斜, 短期融資成本低, 開收息盤賺市場的錢比賺客戶的錢容易得多.

高盛的行政總裁布蘭克芬也不是省油的燈, 很快便公開回應史密夫的指摘, 同時“順帶”提到執行董事(Executive Director)在投行的編制中, 只是中級職員而已, 等同商業銀行副總裁(Vice President). 言下之意, 高盛全球有過萬個 ED, 所謂Executive可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史密夫的指控只是一個中層員工的不滿而已.

投行本著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想法, 花紅派得爽手之外, title inflation亦是手段之一, 員工職銜威風, 既可令客戶覺得公司派出去的人物, 都是舉足輕重之外, 又不用花公司一文錢. 在Basel III的新資本計算方法中, 銀行參與自營業務的成本愈來愈高, 再加上全球的監管機構, 都傾向於將高風險的投行業務和服務社會大眾的商業銀行業務分隔, 未來一段日子, 自營炒賣肯定不再是投行業務的主流. 對投行來說, 這也許是一種浪費, 因為客戶業務帶來的資訊和交易量, 大大增加了自營業務的勝算. 但大勢所趨, 亦無可奈何, 自問炒賣了得的Traders, 大可以轉行對沖基金去也.

史密夫唸書時是高材生, 投行仕途卻並不得意. 做了那麼多年, 仍然是無兵司令, 但又不選擇跳牆? 出身Dealing Room卻反Trader, 對銀行的投放的理想只是錯愛而已. 其實, 世界海闊天空, 金融之外, 機會多得很. 輕身上路, 又何必帶著酸意.

(於2012年3月24日刊登於信報)

Friday, March 16, 2012

希臘違約不違約?

新聞! 新聞! 不新便沒有人願意聞. 你還記得歐盟國家就歐債問題, 開了幾次高峰會? 你還記得希臘國債究竟是違約抑或不違嗎?


上星期五是希臘國債債權人的一個大日子, 国际掉期与衍生工具协会 (ISDA International Swaps and Derivatives Association)最終決定希臘國債已經觸發違約; 換句話說, 購買CDS的投資者, 最終會獲得補償. CDS投資者即是購買保險的一方, 按合約是會獲得相等債券的面額減去違約債券的市值的賠償, 依目前市場價格看, 估計希臘國債的市值會是面額的20%至25%.

違約不違約, 此事發展峰迴路轉. 一星期以前, 大部份的市場人仕傾向於希臘國債最終不會被定為違約. 上週一, 標普將希臘的長期主權信用評級從“CC“下調至“選擇性違約”. 此舉雖然在市場意料之中, 但亦令希臘國債不可以繼續成為銀行向ECB借貸的抵押品.

違約不違約, 糾纏那麼久, 是因為希臘一直希望能夠用債權人自願(Voluntary)重組的方法, 解決債務問題, 但最終願意接受新方案的數目低於95%, 希臘不得不啟動集動行動(Collective Action)條款, 強迫所有債權人接受新方案, 這一來希臘國債便被定性為違約.

違約不違約, 除了債權人的自願與否之外, 另一個主要的因素是, 債務的信貸等級沒有改變. 在希臘國債談判中, 歐洲央行(ECB)提出, ECB持有的債券和其他機構投資者包括銀行、保險公司及對沖基金等的持有的債務分層. 債務重整之後, ECB持有的債券將會排在其他投資者之前, 如果此事成為事實, 希臘國債亦會被定性為違約.

違約不違約, 除了經濟意義之外, 對持有其他國家主權債CDS的投資者, 亦有指導性意義. 如果債券貶值接近八成, 仍然可以被視為不違約, 這先例一開, CDS的實際效用便惹人懷疑. 奇怪的是, 市場並沒有太過關注這事情, 原因是未平倉的希臘國債CDS金額不大, 估計涉及的實際交收金額是25億(歐羅。下同), 相對起希臘國債超過2,000億, 真是小巫見大巫. 雖然亦有市場人仕認為CDS只代表最公開的信貸衍生產品, 除CDS以外, 亦有其他信貸掛鉤產品, 估計牽涉金額在8,000億之數.

希臘國債如果最終被定案為違約, 將會是有史以來發達國家(OECD)最大的一宗主權違約. 當然, 從現在和可見的將來看, 希臘是否仍然可以被稱為發達國家是一個大問號!



(於2012年3月16刊登於信報)

Monday, March 12, 2012

政客背後的女人

在香港,唐郭妤淺女士護夫情切,成了每個從政男人背後女人的典範。


半個地球外,法國的總統選舉,亦進行得如火如荼。現任總統薩爾科齊,他的妻子是前名模卡拉・布魯尼,她是薩爾科齊的第三任妻子。2007年10月,薩爾科齊當選總統後,未幾便和第二任妻子離婚,不足一個月,薩爾科齊經朋友介紹,在晚餐桌上,認識布魯尼。2008年2月,兩人閃電結婚,布魯尼並於去年10月,為薩爾科齊添了一 名千金,薩爾科齊是首位在職期間添丁的法國總統。

意大利裔的布魯尼,出身意大利都靈市一個製造電覽起家的富戶。1975年,意大利左翼份子頻頻綁架當地富豪,布魯尼一家決定移居巴黎。

布魯尼是智慧和美貌的結合,19歲成位Guess牛仔褲的代言人。她走上天橋,其中一個原動力是爭取經濟獨立,90年代,是全球頭20位最高薪的模特兒之一,年收入達750萬美金。很多同期的設計師,像Karl Lagerfeld和Jean Paul Gaultier都稱許她聰明、有教養、不會鬧情緒和非常專業。布魯尼曾經和歌星Eric Clapton和滾石樂隊米積架傳出緋聞。1997年她告別時裝界,進身樂壇。

有人這樣形容布魯尼,她是獵人而不是被獵者。

由相識到結婚,短短不足三個月,有法國當地傳媒猜測薩爾科齊和布魯尼的結合具政治動機。布魯尼2008年接受Vanity Fair雜誌訪問時,堅持他和薩爾科齊是百分之百一見鍾情,然而當中有沒有帶一些計算呢?布魯尼是一個美麗兼具野心的〝阿發女〞(alpha female),作愛麗榭宮的女主人,是她的夢想。她並不抗拒傳媒,〝你可以選擇寂寂無名,並且生活得很愉快,如果你選擇暴露自己,你得承認,你喜歡大眾的目光〞她說。

薩爾科齊的第二任妻子Cecilia Ciganer-Albeniz和傳媒的關係惡劣。2005年,瑞士報章報導她拋下薩爾科齊,和法國著名廣告公司Publicis的老闆私奔美國。婚姻失敗不多不少影響薩爾科齊的民望,薩爾科齊是一個造勢的高手,在很多法國人眼中,布魯尼代表有品味和內涵,不是藍血出身的薩爾科齊和布魯尼的結合,有助提升他在法國選民中的地位。(中國人也許很難明白,為什麼娶一個祼照在互聯網廣泛流傳的太太,會有助選票?)

不少當代西方政客,都很受約翰甘迺迪和積琪蓮的童話影響,我個人覺得,這純粹是誤會,甘迺迪絕對是一個少讀書的好色之徒,積琪蓮有品味卻談不上是癲倒眾生,後來的事證明品味和揮霍只差一線,雖然如此,新生一代的政治家都樂於仿傚甘迺迪,努力代入金童玉女的角色。

法國是西方民主的搖籃,一個鼓吹民權的社會,傳媒對政治人物的私生活和醜聞,卻非常避忌,這是為什麼前總統米特朗的情婦和私生女,會在他過世後的喪禮才曝光? 原因是, 一方面民族性尊重私隱,另一方面,國民普遍接受性生活多姿多彩,是精力充沛的表現. 此外害怕遭政客報復,亦是傳媒守規矩的原因之一。當年,雜誌《Paris-Match》刊登了Ciganer-Albeniz和情夫的偷情照,因為雜誌老闆是薩爾科齊的好友,雜誌編輯未幾便被迫離職。

我們的唐司長唯有嘆句生不逢地!

(於2012年3月12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March 2, 2012

那個企業不靠行街?

蘋果教主喬布斯在他的自傳中,批評銷售員出身的微軟總裁史提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思想陳舊,管理手法仍是商學院傳授的那一套,不合時宜。港俚稱銷售員為“行街”,形象是口甜舌滑、以奉迎為生,手拿公事包通街跑,話中充滿貶意。


蘋果電腦股價節節上升,公司現在已經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被喬布斯諷刺為行街的鮑爾默,過百億家當(美元,下同),在2011福布斯美國富豪排行榜中,名列19,是首位不是創業者、亦不靠家蔭、純粹是職業管理人憑藉公司股權而成為百億富豪。

鮑爾默天資聰慧,中學以近滿分成績畢業,進入哈佛大學後,是微軟創辦人蓋茨的宿舍舍友,自始展開了長達三十多年的合作關係,鮑爾默哈佛畢業後,在寶潔(Procter & Gamble)當了兩年產品助理,之後往史坦福唸MBA,蓋茨創辦微軟,成功遊說老友放棄學業加盟,鮑爾默是微軟第30名員工,當年的年薪5萬,相等於當日微軟股本金的百分之一,此外,蓋茨也給了鮑爾默8%的微軟股份。

鮑爾默千禧年接替蓋茨擔任CEO。創業和守業紿終是兩碼子的事,鮑爾默性格剛烈,與蓋茨的權力交接過程中,也出現不少衝突,微軟能夠成功進入新的領導層,蓋茨和鮑爾默都能以大局為重。

身材近乎臃腫的鮑爾默,與普羅眼中的瀟洒的科技精英形象,頗有距離。微軟給人印象是靠食Windows的老本,產品多次失誤,包括MP3、智能電話、搜尋器和網上社區,很多人都將這些失誤和鮑爾默扯上關係,覺得他是近年微軟股價不振的主因。

網上流傳很多微軟的笑話,由蓋茨的生殖器官,到為什麼關閉按start制,眾人都偏袒大衛而厭惡歌利亞。

無疑,微軟的光環近年遜色不少,但是,以數論數,在鮑爾默的領導下,微軟的盈業額由250億增加至700億,淨利潤增加2.15倍至230億,以利潤增長計,鮑爾默的表現,絕不遜色於美國企業史上的傳奇人物,例如通用電器的Jack Welch和IBM的Louis Gerstner。消費品形象深入民心,但全球花在資訊科技上的錢,仍是以企業為主,這是微軟為什麼可以繼續悶聲發財。

對於人家覺得微軟是強弩之末,跟死敵蘋果和後起之秀Google,Facebook等沒法比,鮑爾默的反應是:觀感是沒有連貫性的(perception is discontinuous)。

微軟為了尋求突破,很快便會推出Windows 8和視窗電話,去年以85億收購Skype,是它走向雲端科技的第一步。

鮑爾默的支持者認為,鮑爾默是少數將公司利益放在個人榮耀之前的CEO。

職位無分貴賤。 坦白說, 哪一個行業不是靠賣產品或服務,哪一條青雲路不是靠推銷自己得來呢?銷售對象可以是客戶、老闆和同事,是生意,也是人和。


(於2012年3月2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