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12

且讓香港作中國民主的引水道

特首選舉終於落幕, 餘下小市民一肚憋氣. 但是我們應往大處想.


多年之後, 有人回顧中國的政治改革歷程時, 會感激香港曾經有過這一次混帳的特首選舉, 讓所有中國人看到傳媒監察的力量和群眾對參政者的品格要求.

《華爾街日報》認為香港還是在英治時期好, 這是屁話. 沒有九七, 香港的有限度民主最少推遲十年. 英國殖民政府的文官制度是有其優越性的. 但所謂看得到的公平, 亦只是看得到而已!

我們不應該妄自菲薄, 更不要單著眼目前, 而忽略了目前的亂, 是成長中的陣痛. 曾幾何時, 我們鄙視台灣議會中的拳來腳往, 更覺得當地的選舉像做秀, 今天, 參觀台灣總統選舉已經是旅遊項目.

我不是樂觀, 只是現實如此, 又怎不可以用唐吉訶德的精神去參與遊戲. 對政客有要求之餘, 更要接受不同陣營互相描黑是無可避免的魔鬼. 政治上何曾有過君子之爭, 走入這廚房, 就要耐得熱. 特首的小事是群眾的大事. 唐官僭建當然要查, 梁伙人(初出社會工作時, 我曾經短暫任職仲量行, 同事是這樣稱呼他的)是否黨員, 更要交代.

李卓人論立法會議員誰有資格入選調查西九的委員會時, 說 “特首選舉提名人與否, 誰又真正沒有立場?!” 媒體何嘗不是一樣, 哪個媒體完全中立、沒有立場的呢? 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發揮監察的作用. 這次選舉亦令大家對傳媒的“中立”上了一課.

政治和金融市場一樣, 混沌理論(Chaos Theory)永遠在發揮作用. 每個參與者按其特定的角色運作, 但產生出來的結果, 卻不是導演意料之中的. 香港人覺得特首是欽點的, 但是北大人可能有苦自己知, 事情又豈是盡如官意! 有傳中聯辦這次有可能贏了一棵樹, 卻輸了一個森林, 衙門要換人啦?

這次選舉亦反映了香港小市民的善良(或套用江前主席的話 – 幼稚), 梁先生民望曾經高企、葉劉更是排名第二、後期的峰迴路轉, 這種種又有幾多是經過理性的分析, 也許選舉賣的就是感覺.

下屆特首姓唐、姓梁、姓何、姓葉抑或姓曾, 其實對香港經濟發展都影響不大. 在北京愈來愈緊的緊箍咒底下, 下亞厘畢道的發展空間, 實在有限. 是A財團治港、抑或是B財團(再加土共)治港, 正是財力與我有何干焉! 小市民關心的是民生, 小布爾維克者如我, 關心的是自由. 希望滴水不漏的梁伙人, 不要將社會箝得太死!

都說河水不犯井水, 但願香港是中國民主的引水道.

(於2012年3月29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