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3, 2013

中國國力是在補充上升裂口

看國事,不帶一點歷史觀,很容易氣難平。

很多人覺得21世紀是屬於中國的,中國的崛起是不容置疑的,但如果研究歷史都有圖表派,那麼今天我們目睹的國力上升只是補充一些上升裂口而已。

我對技術分析,懂的不足以稱皮毛,只是初入交易室工作時,坐在期貨交易枱旁邊,他們每分每秒都在留意期貨價格的變動,短瞬間的價格上落很難和基礎因素拉上關係,最後只好訴諸技術分析,受他們影響,我也曾上了幾堂技術分析課,知道技術分析的厲害,幾達無堅不摧,應用的周期可以是一天,可以是一周,可以是一年,甚至是三十年。

之後十多二十年的交易生涯,有陣子,落盤之前,會參考一下圖表,研究走勢,尋求的都只是那種感覺而已,談不上鑽研。技術分析理論中,有所謂上升裂口,說的是市場上的產品價格在每一個價位都有買賣方,但如果在跌市大反彈時,大市大幅高開,新的價位和上個價位之間出現一個很大的空隙,此價格空隙便稱為上升裂口,由於在這價格空隙內有大量尚未被滿足的買家購買意慾,當市況回落時,這些買盤的出現便會對大市做成支持。

近看, 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制度改革釋放了大量的勞動力,做成這三十年的超高增長,2008年金融風暴後的量化寛鬆,更製造了很多虛火。大家都在說中國崛起的同時, 但又看到國內很多事情與先進國家普遍公認的文明仍有一段距離

遠看,清代三百多年的閉關自守,令19世紀末的中國接近亡國邊緣,新中國成立後多次的群眾政治運動,也導致經濟走入黑洞,這次的經濟起飛,增幅固是驚人,但基點卻是非常之低。

我懂書畫的朋友告訴我,中國書畫到了宋朝已經達到歷史高峰,之後都是在一些支節上拉扯而已。我懂哲學的朋友告訴我:言不出春秋戰國」,中國今日的文化理論,百份之八十兩千多年前已經成形。我懂金融史的朋友告訴我,西漢文景之治,中國的農業人均原糧產量已經突破了3400斤,歐洲要在1千5百年後才趕上,新中國在1978年的統計也不過是2240斤。

上次中國國力執世界牛耳已經是二百年前的事了, 之後華夏民族的實力走入大熊市到了近三十年才開始反彈, 過程中免不了製造了很多有待填補的上升裂口.

將中國和同等GDP的先進國家相比,是沒有意義的。明白我們身處上升裂口,令我們謙虛,也令我們更容易接受國家種種的未盡人意地方。


 (2013923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September 20, 2013

特首為什麼要落區

上星期日, 特首第三次落區, 在灣仔某中學出席社區論壇, 300張入場券於早上9時開始派發, 未足半小時已派訖.   派券之前, 有旅遊車接載大批公公婆婆赴現場輪候入場劵, 多數人認為背後是『愛港』力量在發功.

泛民指責建制派利用老人家製造假民意, 這其實是有點只許百姓放火, 不許州官點燈.  難道反對派可以狙擊特首, 挺梁陣營就不可以打陣地戰, 以座位換聲音嗎?     沒有人擁有解釋民意的專利, 即使是堅持民主的反對派, 老人家縱使是受『蛇齋餅糉』吸引, 只要他們是自願的, 誰又能說阿公阿婆的一票比別人的票輕呢?   總不成年齡歧視吧?

我尊重參與政治活動的耆老, 縱使他們沒有學者水平、表達力欠佳, 我甚至尊重安排他們出席特首脫口的背後政治團體, 畢竟他們為了推銷自己的政治理念

我最不明白的是事情發展至今, 為什麼特首還要落區

說要溝通, 出席公共論壇的市民都有明顯甚至是極端的政治立場, 他們只願表述, 不願聆聽一隻手板拍不響, 溝通云, 說笑吧這樣的論壇, 只會為敵對陣營增加交鋒的機會, 令社會的仇恨升級

如果落區的目的是為自己, 則特首的謀臣未免太過掩耳盜鈴即使台下坐滿了自己友”, 提的問題都是小罵大幫忙, 河蟹一番, 我相信聰明的香港市民亦不會因此而覺得我們的特首民望爆燈吧?!  會後保皇黨大力吹噓今次落區秩序比諸上兩次有明顯進步, 是又如何

亦有可能是迎難而上的特首團隊沾上『被壓迫後群症』, 要找一公眾平台打擊反對派的氣焰但他們應該明白政治遊戲從來都不是公平的, 尤其是香港特首先天性認受性不足, 很容易受永遠的反對黨挑剔, 管治者沒有量度,  路只會愈來愈艱辛.

也許特首的管理之道是management by crisis 沒有危機, 又怎顯得自己重要這又關係到北京、特區政府和不同建制派系間的搏奕, 政治太複雜了

(2013920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September 9, 2013

名校收生的社會效益

我和太太剛從美國返港,原因是我家男孩家喬今年往美國東岸上寄宿中學,第一次離家唸書,我們便送他一程,第十班的學生已經算是sophomore(美國四年制的高中和大學一樣,以年資分freshmansophomorejuniorsenior四級),和孩子分手時仍是有點傷感

十年前,家喬在新加坡初上幼稚園,小個子背着一個頗具份量的書包,看着他彎身踏進課室的背影,心裡禁不住黯然;孩子往下去的路那麼長,還要經過那麼多次的考試,為的又是甚麼呢?我中小學都在香港唸,大部分時間都在混,從來都不享受香港那種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學習環境,雖然靠點小聰明也算過關,但絕對不是尖子

做生意,我是一個接近盲目的樂觀者;看人生,我是一個帶着惻隱的悲觀者物競天擇,人類不是唯一要持續面對挑戰的生物,大草原上的强如獅子也要為覓食而奔波,考試和求生始終沒法比,但反過來說,社會上的工作真的要懂那麼多才能勝任嗎?年來,我收到不少實習生的應徵信,又豈止是十八般武藝!慶幸當年我入行時,他們不是我的競爭對手,不然我的應徵肯定沒戲

近日,津校應否轉直資惹來坊間很多爭議作為一個公共知識分子(有地盤發表文章者的別稱),我當然有一個high-blow的看法;但作為一個有兩個孩子在唸國際學校的家長,我亦無可避免地有些很鄉愚的私念

理論上學校的社會價值,在於提升學生的能力,量度的尺度,應度是學生加入和離開學校時能力的差距,關鍵不是終點,而是差異,學校的成功應該以增值來量度

世界大部分的名校:香港也好,海外也好,幼稚園也好,大學也好,收生嚴謹是必然的,但往往他們是在recruit success,而不是create success,換句話說,他們精挑細選的學生,基於天分或家庭背景,放在甚麼學校都會成功的,學校只是重複又重複地去證明自己的畢業生了得從增值的角度看,這些名校並沒有為社會製造財富同樣道理,我是不支持津校轉直資的

上面是社會學者的角度,家長又怎樣想呢?坦白說,大部分家長爭取子女進名校,求的是孩子人生履歷表上的亮麗,旁人眼中的品質保證甚麼校風甚麼教育資源甚麼辦學精神都是其次這是大部分消費者的心態,你能怪他們嗎?


(201399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September 6, 2013

為香港鼓掌

這個暑假是多事之夏本地既有老師粗口辱警, 特首要求教育局局長交報告, 本來是小事一宗, 但被官僚和政客起哄下, 全港市民的神經線都被拉至如箭在弦八月梢, 傳媒爆出國泰航空招待兩局議員和他們“孩子的母親”遨遊歐洲事件穿崩之後, 惹來不少非議, 這事本來可大可小, 聰明的政客危機處理得宜, 大事化小, 值得一讚, 所謂道歉、驚覺、捐款, 戲而已!

同是做戲, 我們祖國的薄前政治局委員一連五天, 在全國五億網民電腦前, 演釋了一部比無線電視劇集精彩十倍, 集金、權、情、慾等肥皂劇主要原素的“官場現形記”, 令眾生看得如痴如醉. 但正如本報練乙錚所言, 這是很差的戲, 薄案反映了中國法治的倒退, 而不是進步, 中國的網民太naive.

相對起來, 國泰門事件中, 民主黨大佬認錯的戲就遠比薄中委的自述來得守規矩, 我甚至欣賞葉國謙議員的堅持不道歉、不捐款的立場.   這就是香港的好處, 有法可依, 不用訴諸民粹.


小學教師氣上心頭用英文辱罵已經不再皇家的香港警察, 為政者正確的做法是大事化小, 小事化無.   在香港這七百萬人生活的葺爾小島, 每天有不少紀律部隊和其他公僕被有納稅和無納稅的市民辱罵, 此風不可長但反過來說, 紀律部隊工作厭惡性的一部份.   Youtube 所見, 事件的起因是小學老師想知道為什麼鬧市的行人道被封鎖, 走不過去, 最後發展成老師用三字經問候警察. 事件被包括不同政見的團體上線, 攻擊敵對陣營, 連我們尊貴的特首也加入混水, 說要教育局局長就此事提交報告

我真不知道吳局長的報告可以怎樣寫, 是國民教育失效是香港教師中文水平偏低, 詞不達意所以要用英文發洩情緒?   甚至在教院設立“國罵科”是要訂下老師餘時間的行為標準?  如果想改善的是警民關係, 這恐怕應該是保安局的責任.

我經常在羅湖和皇崗口岸進出大陸和香港的邊界, 接觸到兩地的海關和入境處官員,   坦白說, 兩地的官員在服務態度仍然是有很大差距的.   香港的紀律部隊的水平放於全球是世界一流的  大家不要為這小事而昧於大處.

筆者最近和一批五十後的專業人仕飯聚, 吹水政治, 甜品過後, 做了一次非正式的民調, 問這批在香港土生土長, 事業有成的中產對香港前途的看法, 結果座上六位竟然是全票悲觀.   原因各異, 有覺得香港的歷史優勢已經慢慢消失、下一代沒有競爭力、有覺得管治失效卻又看不到解決方法, 哀哉香港!

我覺得香港的真正偉大歷史任務才是剛剛開始, 香港一直是買辦城市, 最早我們轉口的是華洋雜貨, 後期是國際(包括香港人的)資金. 今天我們要進口的是“普世價值”…..民主、人權、法治等等這任務是何等偉大, 何等重要請為香港鼓掌.

政治潔癖也許令經濟付出代價, 但請建制派醒一醒, 金錢主導的時代已經過去, 香港人的擇善固執是值得我們自豪的, 縱使很多時候我們行為上怕事、思想上幼稚.


(201396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