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9, 2013

名校收生的社會效益

我和太太剛從美國返港,原因是我家男孩家喬今年往美國東岸上寄宿中學,第一次離家唸書,我們便送他一程,第十班的學生已經算是sophomore(美國四年制的高中和大學一樣,以年資分freshmansophomorejuniorsenior四級),和孩子分手時仍是有點傷感

十年前,家喬在新加坡初上幼稚園,小個子背着一個頗具份量的書包,看着他彎身踏進課室的背影,心裡禁不住黯然;孩子往下去的路那麼長,還要經過那麼多次的考試,為的又是甚麼呢?我中小學都在香港唸,大部分時間都在混,從來都不享受香港那種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學習環境,雖然靠點小聰明也算過關,但絕對不是尖子

做生意,我是一個接近盲目的樂觀者;看人生,我是一個帶着惻隱的悲觀者物競天擇,人類不是唯一要持續面對挑戰的生物,大草原上的强如獅子也要為覓食而奔波,考試和求生始終沒法比,但反過來說,社會上的工作真的要懂那麼多才能勝任嗎?年來,我收到不少實習生的應徵信,又豈止是十八般武藝!慶幸當年我入行時,他們不是我的競爭對手,不然我的應徵肯定沒戲

近日,津校應否轉直資惹來坊間很多爭議作為一個公共知識分子(有地盤發表文章者的別稱),我當然有一個high-blow的看法;但作為一個有兩個孩子在唸國際學校的家長,我亦無可避免地有些很鄉愚的私念

理論上學校的社會價值,在於提升學生的能力,量度的尺度,應度是學生加入和離開學校時能力的差距,關鍵不是終點,而是差異,學校的成功應該以增值來量度

世界大部分的名校:香港也好,海外也好,幼稚園也好,大學也好,收生嚴謹是必然的,但往往他們是在recruit success,而不是create success,換句話說,他們精挑細選的學生,基於天分或家庭背景,放在甚麼學校都會成功的,學校只是重複又重複地去證明自己的畢業生了得從增值的角度看,這些名校並沒有為社會製造財富同樣道理,我是不支持津校轉直資的

上面是社會學者的角度,家長又怎樣想呢?坦白說,大部分家長爭取子女進名校,求的是孩子人生履歷表上的亮麗,旁人眼中的品質保證甚麼校風甚麼教育資源甚麼辦學精神都是其次這是大部分消費者的心態,你能怪他們嗎?


(201399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