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1, 2013

阿里巴巴! 錢來了


最近動作多多的中國互聯網龍頭之一的阿里巴巴(1688.hk在大力發展金融業務,在重慶和浙江都成立了小額貸款公司。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兼阿里金融事業群總裁胡曉明說:“阿里金融要做的是互聯網金融,而非金融互聯網”。

金融脫媒不是什麼新鮮事。理想的大同社會是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社會根本不需要中介。現實當然和這有很大的距離。金融海嘯之後,銀行這傳統中介角色受各方批評,有些銀行因為逐利行為而自營坐盤,結果創下歷史上最大的虧損,而要納稅“找數”,即使是傳統的中介服務,例如替企業上市和發債的安排費,也被人指責為暴利。

美國近年出現了網上放貸平台將需要錢的人和資金供應者連結在一起,較為人認識的包括Lending Club Prosper。這些平台希望吸引兩類人,是正在付像信用卡欠款般高息的貸款人,這些人希望用新債來減低利息開支申請人在網上登記自己的財務狀況和資金需要後,平台會用自己的評級機制為這些申請人打分,並且按分來厘定應收的利息;第二類是個人投資者,他們可以在平台上選擇合適的借款者貸款類別和金額,平台會從中收取約%的手續費。Lending Club開業迄今的總貸款額已超過19億美元,平均貸款額約12萬,平均利率是16%,壞帳比率是4% Lending Club 最近被Google股,估值接近15元,引來市場很大的憧憬。

Lending Club這種運作模式,其實是將傳統銀行業務網上化,縮短貸款人和借款者之間的距離。
 
阿里金融開宗名義不叫自己做銀行,而是將網上現時欠缺的的金融服務連結起來,是有它聰明的地方:其一,銀行是受銀監會監管的,犯不著招惹這巨獸;其二,中國的國情到目前為上仍然是向國企傾斜,而銀行更是國家要保護的重中之重,將自己定位為銀行,會惹來同行的敵視,在這階段未見其利,先見其弊。阿里金融選擇用微型貸款公司來做切入點是避重就輕。

 反過來說,阿里金融擁有的優點是銀行沒法比擬的。先說龐大的客戶群,開業至今,淘寶的總交易金額達人民幣1.2萬億,通過阿里巴巴和淘寶出售產品的商戶超過1,500萬。而阿里金融只是貸款予其中20萬家,找尋高質素的客源仍是有很大空間。開業至今,阿里金融的貸款壞帳率低於1%,借貸人因為考慮到這平台對他們未來業務的發展非常重要,所以不敢妄自造次。

Lending Club和銀行甚至阿里金融的最大分別是: Lending Club是百份之一百的中介,完全沒有承擔風險。要發展這業務,必需獲得監管機構的支持;打擊貪得無厭的大銀行也許是眾望所歸,但如果小投資者一旦因貸受損,又是誰之過呢?存戶存錢進銀行,銀行放貸出現壞帳時,第一線的受害人是銀行股東,而不是存戶。但在Lending Club放貸,債主走數,投資者要承擔全盤損失,監管機構是否可以接受這情況? 

我覺得單從商業模式去考慮,阿里金融比Lending Club可能更具優勢和說服力。從事銀行業務的 人都知道,放貸成功,對行業借貸人的理解是非常重要的。這些資訊並不是單靠客戶在網上填一些申請表可以得到的。這些資訊和判斷都是經過時間累積來的阿里巴巴和淘寶就有這些客戶背景優勢。沒有客戶背景資料,小額貸款要做得具規模又低風險,唯有倚靠風險分化;換句話說:宗數多,金額低。 

發展借貸業務而不用開分行和聘請員工,當然是一個很吸引的意念,然而實際操作起來並不一定是那麼簡單。

(於2013年6月21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June 17, 2013

答本土派

如果香港沒有大陸?
1.        沒有繁體字與簡體字之爭;
2.        我們享受不到價廉物美的梅林牌午餐肉和豆豉鯪魚;
3.        踢膠玻沒有白飯魚;
4.        奶粉銷量隨出生率下降;
5.        廣東道和銅鑼灣舖位租金下降;
6.        沒有97廸士高,也沒有界限街;
7.        德輔道西不用設花糟;
8.        民建聯回復反對派身分,公民黨成了建制派;
9.        香港股市市值少了三分之二,基金經理和投行員工是現時的三分之一,米之蓮餐廳數目減半;
10.葵涌貨櫃碼頭吞吐量大跌,缷貨員每小時有15分鐘洗手間break

如果大陸沒有香港?
1.                    北京沒有港式茶餐廳;
2.                    遊廸士尼和海洋公園要多坐十小時 機往美國加州(日本不算);
3.                    香港影視名星不能北上掘金;
4.                    在經濟被封鎖的年代,中國沒有外匯儲備;
5.                    少了兩個辦(中聯和港澳),廖暉要找新工作;
6.                    沒有50年不變,鄧小平申請不到諾貝爾和平獎;
7.                    東莞不會(曾經)成為全中國最富裕的城市;
8.                    貪官有地方洗錢;
9.                    民企大亨沒有香港身分證;
10.            人民幣國際化推後10年



(2013617日刊登於明報)

Friday, June 14, 2013

阿里巴巴! 錢來了

最近動作多多的中國互聯網龍頭之一的阿里巴巴(1688.hk在大力發展金融業務,在重慶和淅江都成立了小額貸款公司。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兼阿里金融事業群總裁胡曉明說:“阿里金融要做的是互聯網金融,而非金融互聯網”。

金融脫媒不是什麼新鮮事。理想的大同社會是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社會根本不需要中介。現實當然和這有很大的距離。金融海嘯之後,銀行這傳統中介角色
受各方批評,有些銀行因為逐利行為而自營坐盤,結果創下歷史上最大的虧損,而要納稅“找數”,即使是傳統的中介服務,例如替企業上市和發債的安排費,也被人指責為暴利。

美國近年出現了網上放貸平台將需要錢的人和資金供應者連結在一起,較為人認識的包括Lending Club Prosper。這些平台希望吸引兩類人,是正在付像信用卡欠款般高息的貸款人,這些人希望用新債來減低利息開支申請人在網上登記自己的財務狀況和資金需要後,平台會用自己的評級機制為這些申請人打分,並且按分來厘定應收的利息;第二類是個人投資者,他們可以在平台上選擇合適的借款者貸款類別和金額,平台會從中收取約%的手續費。Lending Club開業迄今的總貸款額已超過19億美元,平均貸款額約12萬,平均利率是16%,壞帳比率是4% Lending Club 最近被Google股,估值接近15元,引來市場很大的憧憬。

Lending Club這種運作模式,其實是將傳統銀行業務網上化,縮短貸款人和借款者之間的距離。 

阿里金融開宗名義不叫自己做銀行,而是將網上現時欠缺的的金融服務連結起來,是有它聰明的地方:其一,銀行是受銀監會監管的,犯不著招惹這巨獸;其二,中國的國情到目前為上仍然是向國企傾斜,而銀行更是國家要保護的重中之重,將自己定位為銀行,會惹來同行的敵視,在這階段未見其利,先見其弊。阿里金融選擇用微型貸款公司來做切入點是避重就輕。

反過來說,阿里金融擁有的優點是銀行沒法比擬的。先說龐大的客戶群,開業至今,淘寶的總交易金額達人民幣1.2萬億,通過阿里巴巴和淘寶出售產品的商戶超過1,500萬。而阿里金融只是貸款予其中20萬家,找尋高質素的客源仍是有很大空間。開業至今,阿里金融的貸款壞帳率低於1%,借貸人因為考慮到這平台對他們未來業務的發展非常重要,所以不敢妄自造次。

Lending Club和銀行甚至阿里金融的最大分別是: Lending Club是百份之一百的中介,完全沒有承擔風險。要發展這業務,必需獲得監管機構的支持;打擊貪得無厭的大銀行也許是眾望所歸,但如果小投資者一旦因貸受損,又是誰之過呢?存戶存錢進銀行,銀行放貸出現壞帳時,第一線的受害人是銀行股東,而不是存戶。但在Lending Club放貸,債主走數,投資者要承擔全盤損失,監管機構是否可以接受這情況? 

我覺得單從商業模式去考慮,阿里金融比Lending Club可能更具優勢和說服力。從事銀行業務的 人都知道,放貸成功,對行業借貸人的理解是非常重要的。這些資訊並不是單靠客戶在網上填一些申請表可以得到的。這些資訊和判斷都是經過時間累積來的阿里巴巴和淘寶就有這些客戶背景優勢。沒有客戶背景資料,小額貸款要做得具規模又低風險,唯有倚靠風險分化;換句話說:宗數多,金額低。 

發展借貸業務而不用開分行和聘請員工,當然是一個很吸引的意念,然而實際操作起來並不一定是那麼簡單。


(2013614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June 3, 2013

金融脫媒, 老外做會

20126月,摩根史丹利的前主席John Mack,入股了一家稱為Lending Club的美國民間貸款公司,並且擔任董事。Lending Club最新的一個股東是谷歌(Goggle),它剛剛投資1.25(美金。下同),按這作價,Lending Club的現值是15.5億元, 比起一年前上一輪融資的股值5.5億也近兩倍。除了John Mack之外,Lending Club的另一個董事是前美國財長Larry Summer

Lending Club是做什麼生意呢?Lending Club的業務是將有需要借錢的人和有能力貸款的人直接連在一起。

民間互相式的借貸(peer-to-peer lending),由來已久,粵語長片中常提及的“做就是左鄰右里合資組成一借貸機構,每個月看誰有週轉需要,付出最高的利息,就會贏得下期的會金(“標會”)

Lending Club創立於2006年,最先是出現在facebook裡面的一項服務,創辦人是一在美國工作律師出身的法國人Renaud Laplanche,轉行創業的Laplanche因為感到銀行收取的信用咭透支利息駭人,決意取銀行的中介角色而代之。

20078Laplanche從創投基金募資1千萬,將Lending Club分拆出來獨立經營,中間為了發債得到監管機構的批淮,停業了半年,今天Lending Club業務遍佈美國42州,批出的貸款超過10萬宗,總值超過15億。

這些貸款都是無抵押的個人貸款,年期一般是三年,金額由1,000元至3萬多不等。Lending Club會按借款人的收入和過去的信貸記錄作出評級,制定6厘到接近30厘不等的息率,然後將項目在網上展列。貸款人可以在網上搜尋適合自己風險胃口的債務,然後按自己的能力作出投資。大部份貸款都是用於償還像信用咭般的高息債。最新的統計數字顯示,Lending Club開業迄今,平均貸款額約12萬,利率是16%,壞帳比率是4%

金融業中介角色特多,亦因此常被社會垢病。以國內為例,近日廣被報導的信託投資產品,就是因為牽涉的中介太多,投資者既不了解原始風險在那,復經過層層的手續費之後,風險與收益的配對已經完全被扭曲。我曾經看過一些大陸地產項目,發展商因為資金緊拙,願意支付接近20厘的年利率融資,有證卷商看上這個項目,願意貸款,他們的計劃是找一家信託公司將項目包裝成信託計劃,之後再找銀行分銷。這當中每個中介都可能賺取24厘不等的手續費。投資者從銀行購買這些理財產品,最終得到的不足10厘。

百份之九十的商業活動都是中介,是供應鏈中的一環,要化繁為簡,知易行難,且看金融脫媒又能否另創新天。



(201363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