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1, 2016

厕所之爭

今時今日,一個人如果仍然因為別人的性取向而作價值判斷, 是食古不化. 所以下面純粹是一數學問題: 如果你是一位變性人要解手的時侯你會選擇你原來性別的廁所,抑或是自己後天選擇性別的洗手間呢? 社會又應該如何解決這問題?

今年5月,美國的北卡羅連納州通過了一個法案, 要求變性人要按他/她原來的性別上洗手間, 這决定與聯邦政府的立場是背道而馳的。 變性人上厕所的問題, 牽涉的除是變了性的同志外, 還包括一些沒有變性的大多數.  因為當一個變性人走入洗手間的時候, 不論是選擇那種廁所,其他人都可能會作出反應.

文明社會每天面對的問題是: 如果平衡保障弱社羣和為多數人謀最大的福祉。

運籌(Operation Research)的角度 社會有兩個選擇一是minmax : 就是將群體裡面每一個人所承受的最大痛苦減到最低 (minimize the maximum pain of individual). 比您是變性者, 本是男兒身,卻選擇做佳人, 如果法例硬性規定妳要入男廁,看到粗魯的男生在拉褲鏈, 你會否有點不安呢?  minmax的做法, 社會有責任減低你有可能蒙受的最大傷害。

社會另一個選擇是maxmin; 就是將羣體的安全感最大化 (maximize the minimum protection need of the group). 你是一個普通的女性在化裝間整理衣服時,走進一個婀娜多姿但喉核突現的“女賓”妳會否感到不泥?按maxmin的做法, 社會應該盡辨法提升大家最低安全感。

前者的做法保障弱少, 後音的做法可能製造更大的公益, 但卻令社會趨向保守.  


另一個值待考慮的現實問題: 變性者在社會上的身份,跟他或她的後天變性手術和易服程度有關。理論上, 變性可以純粹是心理上的, 也可以是輔以後天手術。每一個人的外表都訊息直接影響別人對變性者新性別的接受程度。 美國聯邦政府賦權予每一個國民選擇自己認同性別的洗手間 假如我天生是一個男生,心底裡覺得自己是一個女生,我完全沒有整容或易服, 昂然女廁,需說是行使自己的權利,郤難言妥當。

朋友告訴我美國對性傾向的分類有二十多種。我不知道香港的讀者對LGBT這個名詞熟不熟悉, 我去年帶孩子參觀美國大學時, 看到每一個校園都有LGBT的學生組織, 我後來才想起LGBT是代表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者(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sexual). 包容是好事, 社會的確是在進步中.

至於如何解決如厠問題, 我建議洗手間都設獨立廂座的, 以保私隱.  那麼不論您是屬於那, 上廁時, 都可以有自己的空間.



(2016711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殼貴沒道理


香港的聯交所近日飽受壓力要出手阻止“啤”殼活動.  其實殼價飆升這是香港金融市場染紅的另一例.  大陸市場的一個怪現象就是牌照有價, 由於長時間金融市場都是以監管為主導, 政府容許你做什麼, 你就擁有這生意的渠道.  而其他沒有牌照的人, 需要借用你的渠道來做生意, 便要付出昂貴渠道費.  銀行如是、證券公司如是、上市公司身份也如是.

如果我們將這個問題聚焦在A, 便會發現有幾個怪現象:-

1.        大陸股市借殼成風, 在西方市場, 通過退市重組併購來優化股權是最自然不過的事.  而大部份好的企業由於自身具備上市條件, 很少會花錢借殼上市. 
2.        說香港的主板殼價六七億高嗎?  滬深的殼價是動輒以十億計.  由於殼價有市, 得透*ST上市公司都成了殼的目標, 永遠有些股壇釘子戶在死守, 價跌不下去. 
3.        長久以來, 政府都盲目相信市場價格和股票量的供求有直接的關係, 每當股價偏軟時, 便冀望利用減少新股上市來支持股價.  這當然是一廂情願.  由於IPO的候車時間很長, 形成很多業務符合上市標準的公司, 都退而求其次借殼上市;
4.        上市公司的身份是一種光環, 很多地方政府都視擁有上市公司企業為政績, 之前新三板火熱, 上市費用不過是區區的二三百萬, 但很多地方政府都願意負擔一半的費用, 主要是希望在績表上多一兩家上市企業.

5.        大盤股價被低估, 反而低價股偏高, 這和國際市場是剛剛相反.  很多人覺得與其花時間做基本研究, 不如花時間去找重組股.


殼為什麼那麼貴? 貴是因為上市難; 上市為什麼那麼難?  難是因為政府要保障小投資者!  政府最後往往好心做壞事. 

政府控制上市渠道, 一是偏重審批, 一是偏重披露.  端之間有很種組合.  美國行的是註冊制, 大陸目前行的是審批制, 香港行的是半審批半註冊.  大陸股市談註冊制談了很多年, 場現在還有800隻待上市的公司, 有人擔心如果真的盲目推行註冊制, 在排隊的公司通過註冊制洶湧上市, 衝擊市場.  

我理想的商業社會中, 殼是應該不值錢的, 任何公司如果有興趣掛牌, 都可以掛牌.  公司只需將財務狀況和經營前景準確地反映給小投資者.  如果這公司本身是一壞蘋果, 上市之後, 亦無可能達到融資的目標, 他們也不會願意付出一個昂貴的殼價.  上市和退市都應該能夠做到暢通無阻, 有些上市公司覺得估值被長期低估, 要打退堂鼓亦是理所當然的.

世界當然沒有那麼理想, 所以監管者覺得要保護小投資者, 但監管真的保護到投資者嗎?  還是製造了很多“尋租者”?  監管成本高而效率低.  如果政府真是很擔心小市民受騙, 並且得到社會大部份人的支持, 監管者可以將上市的條件定很高, 但很清晰, 不達標就不准上市, 沒有例外.  其他就靠風險披露, 將選擇權交回投資者手中.

當然有人會抱怨, 這樣香港會少了很多上市公司、少了很多投行僱員.


(201677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