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1, 2014

心情是最利害的技術分析工具

愈來愈多研究証實市場不是完美的.  人的投資活動也不是完全理性, 因此帶給市場參與者無數的暇想. 

所謂技術分析, 其實就是替市場把脈.  我和南方報集團合作投資的網站就叫做《投資脈搏網》(iMaibo.net),   對象是大陸的小股民, 網站的主要活動包括招募草根股神分享他們的投資組合.  網站會審核這些組合的表現, 然而進行排名予網民參考.  網民更可以直接與這些草根股神溝通, 比起投資基金, 這體驗更直接、收費亦更廉宜.

另外一個重頭產品就是利用中國網站上千萬條的微博提供的消息來出入市.  我們和香港大學合作, 利用自然語言處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將微博轉化成量化數據, 再將這些量化數據轉化成訊號, 我們稱之為《心情指數 .  這個心情指數其實可以視為另類分析訊號, 就像MACD, RSI等指標.  當然, 當中牽涉很多獨家的調校才能產生有意義的訊號.
 
 

用微博來推測市場並不是今天才有的事, 社交網站興起後, 很多人都對互聯網站包含的大數據感興趣. 有些應用是希望能夠捕捉先機, 舉例當出現重大的市場消息又或是突發政治事件時, 我們可以通過微博的內容和轉發量來推測它對市場的影響.   另一個應用就是用來推測轉角市.  很多人相信股民是盲目和衝動的, 當買賣情緒和實際經濟情況脫節時, 可以利用這些微博去推斷超買或超賣現象, 捕捉轉角市.  亦有人嘗試利用微博上顯露的投資者心情, 將市場分類為趨勢市(Trending Market)和非趨勢市(Range Market).   如何將趨勢市和非趨勢市類是價值萬的問題, 如果可以準確捕捉趨勢市和非趨勢市, 投資者在趨勢市時就可以放心開大盤, 為市場的短期調整作出改變.  反之, 如果在非趨勢市,  大家就要留心超買或超賣, 靈活.

微博除了帶給我們牛市和熊市的訊息之外, 量也提供一個很好的訊號. 一般來說, 在牛市的時候, 股民賺錢了心情好, 比較踴躍在網上發表心得.  但當出現大熊市時, 大家都輸錢了, 不願意挖自己的瘡疤, 微博的發表次數自然大幅下降.

順帶一提, 我過往用數學模型進行投資的經驗告訴我:  好的訊號不是每天都發生的.  這亦是困擾機構投資者的地方, 因為銀行也好、對沖基金也好, 如果養了一大批員工開發模型, 但一年才產生兩三個訊號, 一就是大手下注,投放大量的股本在一個交易上;  二就是將模式擴闊到其他市場上, 例如原本的模式是用美股開發的, 為了賺更多的錢, 將同樣的模式應用在歐股及日股市場上.  第一種做法受資金的限制, 第二種做法令投資準確性降低.  

中國股市是全世界利用互聯網推測股本的最佳市場.   據統計, 中國的個人股市戶口高峰期16仟萬個, 然而經過7年的熊市, 估計真正活躍的戶口不過是6仟萬左右.  然而即使以6仟萬計, 中國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個散戶市場, 這亦是為什麼我深信一個具創的投資網站在中國是大有所為的.  

 

(2014811日刊登於明報)

Monday, August 4, 2014

今夕煙花燦爛

Level33是位於新加坡Marina Bay Financial Center Tower 1頂層的天台酒吧, 今天是國慶前的最後一次慶典預演.   陽台很早就站滿了人, 到了晚上七時半, 夜幕已經慢慢展開, 煙花表演終於開始, 大家都屏息欣賞, 表演不到10分鐘就終結. 

89日是新加坡國慶, 獅城快將踏入立國的第50個年頭.  上週我在新加坡出差, 舉目街頭都是大小的國旗, 慶典的預演已經延續數個週未,  市民亦一如以往地沐浴在節日的氣氛中.

新加坡立國半個世紀, 毫無疑問創造了一個經濟奇蹟, 很多人都喜歡將它和香港比較, 甚至爭辯誰是一個更大的經濟奇蹟.  我覺得這樣的一個比較是沒有意思的, 正如我覺得試圖用新加坡模式來治理香港一樣, 也是徒勞無功的.    因為兩個地方雖然同是地方少和人口以華人為主,  但政經背景分別很大.  我粗略列表如下:-

新加坡
香港
 
1965脫離馬來亞聯邦獨立, 是一主權國家.
之前是殖民地, 今天是行政特區.
 
國防、外交自主, 既要負擔軍費, 亦積極參與國際事務.
 
在國際中的獨立角色只限於商業和文娛活動.
男性國民有當兵義務, 既為國內提供兵源, 更重要是加強國民國家觀念.
97之前, 英國殖民政府政策不強迫香港人向英國效忠(雖然英女皇壽辰是法定假期).
 
回歸之後, 中央和特區政府一直希望提升“國民教育”, 但一直受制於普羅市民的情緒和政治潔癖.
 
邊都是回教國家, 國內亦有三成人口屬非華裔, 維持種族和諧是政府的重要政策.
 
基本上不存在種族或宗教衝突問題.
經濟的每一角落都可見到政府的影子.  掌管外匯儲備的GIC和擁有策略企業(包括航空、港口、銀行及地產等等)主要股份的主權基金淡馬鍚, 資產都排在世界前列.
 
金管局雖然擁有全球十大儲備之一, 但政府沒有直接擁有企業股權(勉強算也只是盈富基金和港交所).
兼承東南亞的政治傳統, 強人領導.  李光耀長時間統領國家, 執政黨亦花很多精力和資源培植接班人.
 
之前只有AO, 近年多了政客、政治家獨付厥如.
相對通過一人一票選出的執政黨, 反對黨勢單力薄, 政府施政上較少受民粹主義影響, 例如在填海和外勞政策, 強勢政府受的制肘相對少.
擁有永遠不會當權但卻擁有sound bite的反對黨.  反對黨提供了check and balance, 卻不用擔心有朝執政要向人民交代.
 

立國50週年, 慶祝之餘, 新加坡亦有些有識之仕提出前路艱難. 國立新加坡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長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國民要好好慶祝這50週歲, 因為這50年可能是新加坡歷史上最光輝的日子”, 他認為過去的成功藥方未來未必適用.

回顧香港, 我們是否亦應該有同樣的智慧去接受無可避免的改變?   沒有一個地區會永遠維持高增長.   美國今天如果錄得百份之四至五的增長率,  奧巴馬應該會舉手稱慶.  但如果中國錄得百份之四的增長率, 習主席肯定會愁眉深鎖.  經過多年的積累, 新加坡和香港的經濟底子都是非常豐厚的, 成熟社會所當追求的是在這樣的基礎下, 締造一個讓市民愉快地生活的地方, 而不是盲目地追逐增長, 希望重覆過往的成功.

社會的upward mobility像一道橋將“沒有”的人帶到“有”的地方, 然而過了橋的人很多時都希望能夠永遠擁有現象, 維持不變,  這亦是香港某些建制派的盲點.


 

(201484日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