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9, 2018

一萬五千年的東西方實力比較


美國禁止晶片外銷中興通訊,揭起坊間對東西方誰立宰這世界的討論 , 重溫一本 名為“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的書. 作者Ian Morris美国史丹福大学的历史学教授, 他根據人類一萬五千年的大歷史,探討西方為什麼會領先東方?该書多次獲奨,  是《新闻周刊》、《外交政策》、《外交》、《纽约时报》等年度荐書,被翻譯成13種语言.

書中談及的西方並不单指是今天我們認識的西歐和美國, 而是包括古老的美索不達米亞、埃及、波斯、羅馬帝國、 鄂圖曼帝國和伊斯蘭. 

為了比較, 作者用四個標準量度社會發展程度:  (1)能量的取用; (2)城市化規模; (3)資訊處理; (4)戰爭力. 作者把2000年社會發展的最高分數定位1000, 每個標準250分。 早期, 西方一直長時間領先東方, 第一次黃金交叉是公元541, 唐宋盛世開啟前夕碰上天主教受伊斯蘭衝擊, 東方之後領先西方近一千二百年, 領先局面在1773年結束..

按書中算法, 羅馬帝國在公元一世紀發展指數達到43分,北宋在十一世紀也達到43分的水準,在宋朝和羅馬帝國, 東西方首次出現過百萬人口的城市.   兩個核心最終都是因為外敵入侵中斷發展: 宋亡於蒙古,  西羅馬亡於北方的蠻族.  受制於發展抑賴人力,  43分是東西方發展指數的長時間上限,  世界到了19世紀後現新能源後, 才首次超越 50, 發展指數之後便急劇上升. (見附图). 





書中提出突破性的觀點是:  作者反對用人種論、文化論、個人製造歷史論(英雄或狗熊論)…來解釋東西方發展差異.  他提出地理才是發展差異的主因,  舉的例子包括: 人類的農業公元九千前誕生在美索不達米亞, 是因為當地土地肥沃, 得天獨厚, 中國的華北的農業生產整整慢了二千年; 西方文明早期濫觴於地中海, 是因為交通方便, 中國雖然有黃河、長江和後期的運河, 但規模和便利度都比不上地中海; 1689, 中國和俄國兩國為了解決邊界問題和減低遊牧民族的滋擾, 簽下《尼布楚條約》, 將中俄邊境明確鎖定, 自此之後, 蒙古草原上一個重要的運輸和交通路線便斷了, 加上禁了海運, 中國的國勢便開始下滑.

相比起很多西方作者,  Morris的立場較親中, 書中花了大量的筆墨介紹中國不同時期的思想家, 包括戰國诸子百家、宋明理學至清代考據學, 難怪中譯本獲得不少兩岸三地政界和學術界的推薦.




(2018528日刊登於蘋果日)


記人生兩件濫竽充數事


在江湖打滾, 難免有欺世盜名之行.  我在這裡和讀者分享兩宗自身經歷.

上世紀90年代初, 衍生工具市場發展蓬勃,  創刊於1987年的月刊《風險雜誌》(Risk Magazine)經常會刊登很多半學術性的文章, 是衍生工具從業員必讀.  我有幸曾經在這全球性的雜誌上發表過文章. 

1995年《風險雜誌》將一些他們認為具代表性的文章撮合出版了一本名為《Over the Rainbow : Developments in Exotic Options and Complex Swaps, 編輯是康乃爾大學教授Robert Jarrow.   他的成名作是和David Heath Andrew Morton合作的HJM理論模型, 是當時被廣泛使用的一種利率模型.  Over the Rainbow》的其他作者包括John Hall Alan White Emanuel Derman Stuart Turnbull等等, 都是昔日量化金融響噹噹的名字.   唯一的例外是敬陪末座的我.  說起來, 這件事已經是20多年前的事了. 

我的文章是關於用利率和股票價格的二元決策樹 (Binonmial  Tree)來分析可換股債券(Convertible Bonds)的價格. 很多年之後, 我多次在亞洲替不同的銀行成立可換股債券部, 但學術歸學術, 實際歸實際, 當年所寫的, 早已拋諸腦後.

再多說一些Robert Jarrow的背景.   Jarrow在麻省理工師承199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者密頓(Robert Merton, 1944- ).  密頓不但在學術界有出色的表現, 他亦曾經第一身參加資產管理行業, 是已經倒閉了的長期資本管理公司 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的主要合伙人之一.   

天地圖書最近出版了由梁天偉訪談黃仲嗚主篇的《數風雲人物 香港報人口述歷史》, 一書兩冊, 搜羅了很多上一輩報人的訪問, 我當然不會錯過.  書中訪問了銀行界出身的香樹輝,  在香sir的文章中, 我很訝異地發現自己的舊照,  文中提到當年我曾經工作過的《財經日報》, 細節和香sir說的有少少出入.   我正職在《財經日報》是做了6個月, 但寫專欄就一直持續了幾年.  加入報館時, 那陣我已經唸完工程本科和MBA, 做的是人生的第一份工, 絕對是黃毛ㄚ頭.  我的同屆畢業同學, 入銀行的入銀行、做管理顧問的做管理顧問.  我之所以選擇了這比較另類的工作, 是因為我愛好寫文章.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我的部落格www.wing2009.com查看《九如坊憶舊》這篇舊作.  但傳媒這行業, 我極其量不過是一名散兵, 更談不上認識.

衍生工具曾經為我帶來不的物質生活, 文字是我的喜好, 多年未變.  這些緣份碰上了, 總是喜多於悲, 但亦只不過是人生的片段而已, 沒有什麼值得吹噓.  能夠沾衣邊和一些行業中的真正翹楚拉上關係, 是我的榮幸

(2018521日刊登於蘋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