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0, 2018

記新加坡第一位戰地記者


大部份香港人沒有經歷過戰爭,所以"香港是否中國南方?"會上報章頭版。對上一輩的人來說,打仗才是大事。
陳加昌是新加坡第一位戰地記者,在1931年出生,1950年韓戰爆發,開始記者生涯,曾經服務過的報紙包括《中興日報》、《益世報》及吉隆坡的《中國報》。陳先生從事新聞工作半世紀,奔走於區域政壇,曾經深入越南採訪戰地新聞,並且採訪過萬隆會議、新馬分家、新加坡獨立等等。1955年加入《泛亞通訊社》,晉升至東南亞區主任。《泛亞通訊社》後來收縮業務,陳先生後來在1973年成立《泛亞社》,專為日本商界提供政經新聞文摘。
我在2000年時曾經和陳先生有過一段交往,那時正值第一次科網熱潮,我和幾位資深傳媒和科技朋友的合作籌建一個財經網站。那時陳先生的《泛亞社》有意賣盤,我們曾深入探討過收購。生意最後雖然做不成,但我從陳先生這位老報人身上,聽到很多當代報壇的珍聞逸事,尤其是有關《泛亞通訊社》的。
今天讀互聯網多於讀報的年輕讀者,可能已經不知道甚麼是通訊社。我年輕時讀報,國際新聞文首必會列明出處像:XXX電,這XXX會是《路透社》、《美聯社》、《法新社》等等。通訊社的作用是為全世界各地的報章和雜誌提供新聞內容,因為大部份的本地報紙付擔不起駐海外記者,所以在外地新聞主要都是靠這些通訊社來供稿。
陳先生在2015年出版了一書名為《超越島國思維:李光耀的建國路與兩岸情》,書分兩部份,第一部份講李光耀的建國路程;第二部份描述李光耀在海峽兩岸的外交奔走,包括和蔣經國惺惺相惜。 書中亦記錄了陳作為一個記者與李光耀的角力。
半世紀以來,真正能夠贏得全世界大部份人尊敬的華人政治人物,首數鄧小平和李光耀。我們視英文名Harry的李光耀做華人政治家,不多不少帶點一廂情願,因為李光耀是百份之百為新加坡而生為新加坡而死的政治人物,新加坡的利益永遠是他的第一考慮。他亦是一個超級現實主義者,會為了利益而放棄政治原則。
作為第四權力的傳媒,維繫社會公平是天職,傳媒的責任是為大眾提供真實的資訊,令讀者作出明智的決定。當然現實中,這理想往往是天方夜譚。記者和政客的關係很多時候像嫖客和性工作者,誰勾引誰?很難說得清楚,而且角色常常互換, 但兩者永遠不應該是同床共夢的枕邊人。


(201857日刊登於蘋果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