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9, 2018

記人生兩件濫竽充數事


在江湖打滾, 難免有欺世盜名之行.  我在這裡和讀者分享兩宗自身經歷.

上世紀90年代初, 衍生工具市場發展蓬勃,  創刊於1987年的月刊《風險雜誌》(Risk Magazine)經常會刊登很多半學術性的文章, 是衍生工具從業員必讀.  我有幸曾經在這全球性的雜誌上發表過文章. 

1995年《風險雜誌》將一些他們認為具代表性的文章撮合出版了一本名為《Over the Rainbow : Developments in Exotic Options and Complex Swaps, 編輯是康乃爾大學教授Robert Jarrow.   他的成名作是和David Heath Andrew Morton合作的HJM理論模型, 是當時被廣泛使用的一種利率模型.  Over the Rainbow》的其他作者包括John Hall Alan White Emanuel Derman Stuart Turnbull等等, 都是昔日量化金融響噹噹的名字.   唯一的例外是敬陪末座的我.  說起來, 這件事已經是20多年前的事了. 

我的文章是關於用利率和股票價格的二元決策樹 (Binonmial  Tree)來分析可換股債券(Convertible Bonds)的價格. 很多年之後, 我多次在亞洲替不同的銀行成立可換股債券部, 但學術歸學術, 實際歸實際, 當年所寫的, 早已拋諸腦後.

再多說一些Robert Jarrow的背景.   Jarrow在麻省理工師承199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者密頓(Robert Merton, 1944- ).  密頓不但在學術界有出色的表現, 他亦曾經第一身參加資產管理行業, 是已經倒閉了的長期資本管理公司 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的主要合伙人之一.   

天地圖書最近出版了由梁天偉訪談黃仲嗚主篇的《數風雲人物 香港報人口述歷史》, 一書兩冊, 搜羅了很多上一輩報人的訪問, 我當然不會錯過.  書中訪問了銀行界出身的香樹輝,  在香sir的文章中, 我很訝異地發現自己的舊照,  文中提到當年我曾經工作過的《財經日報》, 細節和香sir說的有少少出入.   我正職在《財經日報》是做了6個月, 但寫專欄就一直持續了幾年.  加入報館時, 那陣我已經唸完工程本科和MBA, 做的是人生的第一份工, 絕對是黃毛ㄚ頭.  我的同屆畢業同學, 入銀行的入銀行、做管理顧問的做管理顧問.  我之所以選擇了這比較另類的工作, 是因為我愛好寫文章.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我的部落格www.wing2009.com查看《九如坊憶舊》這篇舊作.  但傳媒這行業, 我極其量不過是一名散兵, 更談不上認識.

衍生工具曾經為我帶來不的物質生活, 文字是我的喜好, 多年未變.  這些緣份碰上了, 總是喜多於悲, 但亦只不過是人生的片段而已, 沒有什麼值得吹噓.  能夠沾衣邊和一些行業中的真正翹楚拉上關係, 是我的榮幸

(2018521日刊登於蘋果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