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4, 2013

切的疑惑


模特兒出身的美國影星安祖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早前為了防範乳癌,將兩邊乳房的大部份組織切去,之後再“重建”。她主動公開事件後,輿論紛紛讚揚她是新時代女性,勇敢果斷,甚至有人稱許她敢於挑戰傳統男系社會的性徵,是真正的女權先鋒。

同一週,香港最高法院裁定變性人W有權跟男朋友結婚。坊間反應各異,有支持,亦有視為大逆不道。 37歲的W,自2005年起分階段在香港一公立醫師完成變性手術。 變性手術當然是不切不立。 同樣是切的手術,社會對W和安姐的反應是南轅北轍。

有一點值得澄清的是變性人有權結婚,是法庭接受當事人變性後的新性別和新身份,與法律容許同性結婚有很大距離。 迄今為止,全世界只有十三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它們是阿根廷、比利時、巴西、加拿大、丹麥、法國、冰島、荷蘭、挪威、葡萄牙、西班牙、南非和瑞典。  紐西蘭和烏拉圭會在今年下半年加入。

先說安姐斷乳,我並不覺得安姐有什麼偉大之處,荷里活過半明星都有做過或多或少的整容手術,安姐在切除乳腺之後,重新僭建新的乳房,證明她的價值觀和膚淺的荷里活和大部份男性(包括筆者自己)沒有很大分別。 我不知道將事件公諸於世之前,她有沒有為自己的人氣計算過,事件被廣泛報導,安姐甚至登上《時代週刊》的封面,她肯定是賺了掌聲。反之,W因為性取向而淪為邊緣人,之前低調地進行變性手術,精神和肉體的付出肯定比安姐為多。

安姐面對的選擇是:  一是下半生背負死亡的陰影,不然就是將真乳換作假乳,這抉擇其實並不太難。 有人估計安姐往下去的裸露鏡頭,因為滿足觀眾的偷窺狂,可以更市場有價。 W的『出櫃』,面對的取捨就困難得多。聞說W的雙親非常接受“女兒”的決定,W倒頭來擔心家人受到傷害。

有關同性戀道德與否的辯論加起來大概比大英百科全書還要厚。我大學年代一個最要好的朋友是同性戀者,我一直沒有為意,他是很後期才告訴我。 那陣子正值愛滋病肆虐,整個同志圈子終日活在惶恐之中。 我朋友的一句:“不過是性愛而已,罪不致死吧!”今天我想起這句話,仍然感到很震撼。

性傾向有多少是天生? 有多少是後天?   科學家仍未說得清楚。 但循演化心理學上去推斷,一種動物要繼續繁殖,異性戀是必須的。  代表港府的律師陳辭時亦指出『異性』是婚姻的  『資產』,是關乎傳宗接代,要有社會共識下,才能改變這定義。但法官認為在今天社會,婚姻不一定和生孩子掛鉤。再者,以今天的科技,借種亦是輕鬆平常,可能花費仍未大眾化(讀者還記得城中地產巨富三胞胎孫嗎?)

(於2013年5月24日刊登於信報)

Monday, May 20, 2013

蝙蝠俠真人版 - 米高・彭博


彭博(Bloomberg)是一個人的名字,也是世界增長最快,集財經軟件和傳媒於一身的公司。
彭博有兩項業務,一是傳媒,媒體包括: 雜誌、電視、電台和互聯網;另一項是出租交易終端機。 新聞的記者利用終端機用戶的上台數據去發掘新聞,惹來很大的反面迴響。事緣香港的彭博記者留意到有一高盛合伙人很久沒有登陸他們的帳號,懷疑他們是否已被裁,直接去電高盛求證,惹來高盛投訴。彭博最後公開道歉,並且答應建立防火牆,避免記者接觸到客戶資料。

       *    *    *    *     *

媽的!有那麼難用的鍵盤嗎!  時維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 我任職加拿大某銀行,定息部門剛剛引進這設計特別看上去有點像第一代Macintosh的彭博終端機。 鍵盤很小,連我亞裔人的指頭也覺難,昂藏七尺的洋漢肯定叫苦連天。但作為債券買賣工具, 彭博終端機的功能在當其時是獨一無二的。

在北美,債券市場的規模遠比股票及外匯大,但昔時交易工具卻很貧乏。彭博看中這機會,推出了這難用卻功能突出的產品,但很快便贏得很多交易員的擁護。很多年之後,彭博已經是一擁有多媒體的資訊公司。創辦人米高彭博(Michael Bloomberg)用7分錢加3分個人魅力,將自己推進紐約市長的辦公室。

1942年出生的米高彭博是猶太人,父親是地產經紀,1964年,他在約翰霍金斯大學取得電機工程學士,兩年之後再從哈佛拿了工商管理碩士,之後加入華爾街大行所羅門兄弟,晉升很快,1973年,他已經是合伙人,後期主管系統開發,1981年所羅門被商品交易商菲臘兄弟(Phibro)收購,彭博拿了一千萬美元的分手費,成立了他的第一家資訊公司,名稱是IMSIMS的初期主要客戶是美林證券,美林證券後期亦曾經成了彭博公司的股東,1986年IMS改名彭博,之後的發展,很多人都報導過,在此不贅。

2001年,整頓有功的前任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做滿兩屆之後,按法例不可以再連任,原來是民主黨黨員的彭博,跳槽共和黨,繼承朱利安尼參選,最終勝出。2008年10月,彭博以金融危機餘悸猶在,成功爭取市政府將市長任最長期延至三屆 (四年一屆)。

彭博雖然是以共和黨的旗幟入主紐約市,政治立場卻傾向自由派,例如支持婦女擁有墮胎權利和反對死刑,在移民政策上亦採取包容路線。

福布斯雜誌稱彭博的身家達270億美元,名列全球富豪榜的第13位,我常常覺得像米高彭博有點像蝙蝠俠裡面的布魯斯韋思,富可敵國卻心懷大志,想拯救世人,紐約(至少在朱利安尼當政前的)也有八分像蝙蝠俠故事背景的高譚市。救世主的最新拯救對象是紐約的超重學童,彭博早些時候提出在紐約禁售大樽裝的汽水類飲品,但 這法例在推行前夕被法院以侵犯人權推翻,胎死腹中。

71歲的米高彭博,今年年底會退任市長,精力、野心和錢財都不缺,他肯定不會就此靜下來。有人估計他會覬覦白宮寶座,亦有人覺得他會轉行作慈善家。商界奇才如何安放自己的oversized ego,永遠是個難題。

(於2013年5月20日於明報刊登)

Saturday, May 11, 2013

其他地區怎樣看人民幣國際化


月初應CFA Institute的邀請,在北京和台北分別做了一次有關人民幣國際化的演講。同樣的題材早些時候也曾在新加坡一個有關主權基金投資的研討會中發表。有趣的是,不同地方的聽眾對人民幣國際化這個話題,反應和關注都有很大的分別。

先說新加坡,當地人最關注的是離岸人民幣業務會否成為香港的獨市生意。客觀環境使然,香港先天條件是獅城沒法比的時不利兮,可奈何!  在北京,大家最關注的是人民幣國際化會如何影響大陸的金融改革; 香港的金融業的利益,小事一件而已。在台北人民幣市場剛起步,似乎當地的金融界仍未完全感受到市場的巨大潛力。

香港人民幣市場的誕生始自2004年,香港居民每天可以兌換人民幣2萬元。但真正的突破是金融海嘯之後,國家覺得外匯儲備買了那麼多美國債券,當中包括原來評級極高的房利美及房貸美,價錢一下子可以跌得那麼利害,再加上美元持續貶值,作為世界第一外匯儲備國的中國,吃了大虧。自始之後,便決心發展離岸人民幣市場,期望有天人民幣會成為國際儲備貨幣之一,不用再為美國經濟作嫁衣。

發展人民幣離岸市場重點:- 一是加深儲水池,增加流動性;  二是提供較多的金融產品以供市場作投資和對沖之用。回顧香港的發展不離這兩個大方針。

因為要擴闊產品供應,國家決定局部容許離岸人民幣回流中國,亦是所謂RQFII RQFIIReminbi Qualified Foreign Institutional Investors的簡稱,直譯是人民幣境外合格機構投資者,說的是海外人民幣通過特許渠道(經批准的機構投資者)進入中國。自中國推出RQFII後,人們便開始關注外資流入會否衝擊大陸信貸市場。因為比諸香港,大陸的利率仍然是明顯較高。但是,要發展離岸人民幣市場,這回流窗口只會愈開愈寬. 中國市場對外接軌是避免不了的。 所以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成長,跟中國金融市場開放速度是息息相關的。

在北京跟當地的基金經理交流,他們對中國金融改革的看法仍是非常保守。他們覺得中國真正開放金融市場是10年以外的事情。

旅程最後一站是台北,我對這次的訪談是有頗大期待的,當地的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剛發行了台灣的首只人民幣債券。台灣的離岸人民幣存款自推出後,很快便成了香港以外的第二大市場。我覺得台灣是最具發展潛力的離岸人民幣市場,原因是: 一,台資在中國的投資是海外之冠,帶來人民幣的頭寸亦是最高的;  二,政治上,台灣是統戰對象,香港回歸之後已經是自己人,如果北京要利用經濟上的優惠去爭取到政治上的支持,台灣會是受惠者。
但從與當地投資者的交談中,我覺得他們對人民幣市場仍是很陌生,令我感受到,如果有一件事情會令台灣人民幣市場停滯不前的,就是當地監管機構的保守,再加上台北從來不是國際金融中心,服務配套上和香港是沒法比的。

(於2013年5月11日刊登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