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5, 2019

加密貨幣大戰, 正邪難辨?


電影《星球大戰》的故事主線是帝國和分離份子的鬥爭, 高潮之一是男主角絕地武士Skywalker發現頭號歹角Lord Sith 竟然是自己的父親!

第一代加密貨幣, 以比特幣為首, 初面世時有點像《星球大戰》裡擁有高度文明的反對勢力.  加密貨幣一直沒有在金融體系形成勢力. 畢竟, 比特幣的市值在全盛時期時, 也比不上蘋果電腦.  而政府主導的金融體系倒像銀河帝國.

今年六月, Facebook宣佈推出加密貨幣Libra, 並且邀請了不少科技和電商巨頭Visa, Uber, eBay Vodfone加盟. 開啟加密貨幣的第二代。

近一兩年, Facebook商業手法屢受外界抨擊, 朱克佰格和他的管理層一直在打公關戰,  今次Facebook推出Libra的鴻圖大計, 惹來不少關注.  有美國國會議員要求Facebook暫停有關計劃, 以待政府評估影響.  事件尚在發展中.

要沙盤演算加密貨幣的未來, 首先要明白貨幣的三個主要用途:-
1.  交易媒體;
2.  儲值;
3.  會計(計算單位).

下面我比較了一些不同類貨幣的本質, 供讀者參考. 



比較之下, 我覺得現階段的Libra可能像支付系統多於像貨幣, 但是它是有潛力挑戰美元的獨尊地位的. 

加密貨幣的初心是去中介和保私隠,  Libra將兩者都推翻了.  Libra 的中介便是Facebook和它的合作伙伴; Facebook Libra白皮書(商業計劃書)提到會致力為用戶諦做電子身份, 彼時, Facebbok擁有的個人資料便更詳盡.

Facebook企圖建立新的勢力.  發展下去, 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帝國呢? Facebook會不會是由光明走入黑暗勢力的Lord Sith?


(2019715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給建制的朋友:我也怕亂


香港出現「大事件」() :   開埠以來立法局首次被暴力硬闖。

71, 我在電視直播上看了個多小時的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感覺很不舒服.  第二天, 恒指因為中美貿戰出現轉機倒升了300多點.

我們生活在影像世界, 判斷很容易受感觀影響.  7.1, 有百多名年青人用手推車和鐵支衝開了立法會的落地窗 (我其實相信警方是完全有能力制止的, “示威者有可能引發沙塵暴之說, 難以服眾), 但同時亦有數十萬香港人繼續我們和平理性的傳統, 上街示威.

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日前發表了一段「香港不應該亂」的感言, 大意是今天的成績是自己辛苦打拼得來的, 現在應是收成期. 這段話在建制派廣為流傳, 我的感覺是香港的權貴仍然未覺醒, 不明白目下香港社會面對的選項是什麼. 

文明社會其中一大好處, 是容許大家自私.   每一個香港人都有權對示威的年青人說: 不要攪亂我的飯碗.  但並不代表我們擁有道德高地.

香港的權貴都怕亂, 我也怕亂. 我住南區, 有兩個小孩唸美國名牌大學, 我做的生意尚算過得去.  但我們有選擇嗎? 今天的特首欠缺民意加冕、基本法沒有預計中國暴富帶來的社會矛盾、 北京政權背負的原罪令道理往往是站在雞蛋而不是高牆的一邊, 年青人的不滿只能夠被疏導, 甚至動之以利, 卻不能用道德棒子打壓.

其實這些權貴真的很應該走入民間, 在示威的場地上感受一下年輕人的脈搏.  我是一個重理性的人, 天性不喜歡群眾集會, 因為我覺得很容易出現人性壞因子互動.擦槍走火. 6.12令我改觀.

612月傍晚五時許, 整條夏慤道都擠滿了人, “撤回的喧聲震天, 在遠東金融中心的一個太平門角落, 我看到一群年輕人手牽著手跪着祈禱, 我不覺得亂, 我只是感動. 

我們可能很厭惡這批後生仔的做法,但坦白說,我在他們的年紀,志向和組織能力都大大比不上,將來他們可能是建制的一部份, 像今天的曾鈺成.

:  早前出席一個電視節目, 討論香港經濟展望, 談到香港目前仍未出現外資撤港, 節目編輯後來用上〝「大事件」無損外資信心〞作題.  此事令我想起杜琪峰的一套電影「大事件」, 主角包括任賢齊張家輝陳慧琳, 內容對今天動亂的發展深具啓發性.

(20197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