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5, 2019

6月16日我當了開路員


我相信每一個參加上週日參加遊行的人, 都有他的小故事.

616日下午5時許, 我剛剛趕完上期的《圓方集》, 從花園道寫字樓步往金鐘, 愈走愈多人, 到了力寶中心, 人群沿金鐘道朝西湧來.  再走到政府總部, 卻竟然一名警察也沒有.  有一輛巴士和數部汽車被人群卡住, 我聽到路邊有人呼勸群眾跑回行人道, 想為那部巴士解圍.  未幾, 有像糾察的年輕人跑出來, 叫大家幫忙開路讓車輛通過.   我也被拉夫, 聽那位糾察哥哥指揮當人牆, 最後車也動了,  旁邊的人歡呼和平和平, 我既感動亦驚歎這些年輕人控制場面的能力.

世界大部份地方的人示威, 都是為了爭取自己福利(減稅、就業、福利等等).   616的示威者是異數, 當日街上的黑衣人很多, 感覺好像整個香港的年輕人都跑了出來.   這些人不是貪官, 也不是在大陸做生意的.  惡法對他們的影響其實是很少的, 他們對法律的了解想亦沒有湯家驊那麼精闢, 他們發聲只是為了一個理想. 

接近八點鐘, 約了朋友在太古廣場用膳, 好辛苦從夏慤道擠到太古廣場, 途中很多店舖仍然是照常營業.   我想如果示威可以有和平指數: 用示威人數除以打碎玻璃的數目, 616示威的和平指數肯定是破世界紀錄. 難怪坊間起哄:  616的示威者應該獲得來屆的諾貝爾和平獎.

老是說香港年青人不長進, 這次他們帶給這個城市驕傲!香港的GDP也許快被深圳超過了, 然而接近200萬人上街, 即使我們打個折, 仍然代表香港有超過一半的年輕人跑出來了.   你能想像中國有1億人到天安門示威嗎?
補記: 多倫多市200萬市民上街, 慶祝籃球隊速龍首奪NBA冠軍, 不是政治爭拗, 卻發生槍擊事件, 傷了四人!  隊制的球類比賽, 原本便是讓大家發洩身體裏征服者的獸慾, 想不到球隊贏了波, 多倫多的球迷仍然闖禍, 相比下, 更覺香港人可貴.

(201962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