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7, 2015

創新是否可以被製造?



創新科技局經過風風雨雨的三年半, 最終成立.   死硬的反梁派不論, 我相信社會上很多人對這個嶄新的局是有一定期望的.  個人覺得政府適度有為是理所當然的, 問題是執行起來, 尤其是在今天的政治環境, 加上特首任期不足兩年半, 實際可能舉步為艱.  當然一個更最基礎的問題是: 創新是否可以被製造?

成功便是道理, 韓國是一個可以參考的例子.  韓風席捲亞洲甚至全世界, 不用多介紹.   你還記得PsyGangnam Style?  經過韓國政府多年的努力, 文化事業已經是韓國的一個主要出口. 

韓國機械式的製造偶像明星, 不成功便成仁, 藝人壓力很大, 上月有韓國女歌手金賢智因為抑鬱, 在車上燒炭自殺, 車廂內還有她的兩位男同事.  過去五年, 韓國藝能界至少有12 名藝人自殺, 名氣最大的是《冬季戀歌》的男星朴容夏.  我特別留意到, 韓國偶像派必須是好孩子, 例如閒時幫祖母洗碗等.  韓國市場迄今為止並沒有出產什麼叛逆性的壞偶像.  那天在報紙上看到全智賢出道前的舊照片, 簡直是一個可愛的黑版欣宜, 更拜服韓國藝能界造星的能力.

坦白說, 到了今天韓流唯一感動我的仍然是韓國燒烤而已.  我在生意上接觸的韓國朋友不少, 我公司亦有韓籍同事.  韓國人的性格一般比較強悍、尊重階級, 我一般不會將他們和創造力聯想在一起.   我對韓國的文化產品既沒有認識, 更談不上欣賞.  那天我經過客廳, 看到老媽子在追看韓劇, 我瞄了螢幕一眼, 看見女主角在哭; 後來我進了房間辦點事, 出來後再看螢幕, 女主角仍然在哭, 當然, 我老媽子就看得很入神.



韓戰之後, 韓國經濟復甦起初是抄日本的舊路;  追求規模、企業交叉控股、 重工業得到銀行廉價貸款支持等等.  最初韓國產品都是以廉價促銷的, 後期才開始追求質素, 以現代汽車(Hyundai)為例, 上世紀八十年代, 我在加拿大工作, 現代汽車被視作廉價的炒雜碎; 車頭燈可能是抄寶馬、車尾廂是抄平治、車廂內的裝置是抄本田諸如此類, 而且安全性很低.  想不到不出二十, 踏入二十一世紀, 現代汽車已經是高檔產品, 而且北美汽車可靠性排行榜的前列.  

韓國政府用拓展工業的毅力和專注去催谷文化企業, 終於做出成績來.  但是我覺得決心不可以和現實的政治抽離, 理說得好:“香港沒有經濟問題, 香港有的是政治問題”. 香港人的能力絕對可以應付經濟難題; 但碰上經濟是和政治混在一起的時候, 便不得哥哥.  所以, 不解決政治問題, 能嗎?

(20151126日刊登於明報)


又是選舉時節



篇文章見報時,香港剛剛舉行了區議會選舉。年中以還,世界各地選舉新聞接二連三,我借機會東拉西扯談一下幾宗發生了和仍未發生的選舉吧。
首先是9月11日舉行的新加坡大選,結果有點反高潮,執政的人民行動黨贏得接近70%總票數,比上屆多了差不多10個百分點,最大在野黨工人黨在7個國會議席中損失了榜鵝東單人選區的一席,但仍得以保存阿裕尼集選區的6個席位。賽前,反對黨的做勢大會吸引了大批群眾,但結果卻差强人意。過去4年,李顯龍領導的執政黨吸收了上次選舉挫敗的教訓,推出了很多討好民心的政策,加上新加坡要求每個合資格的選民都要投票,當地經濟目前有很多不明朗因素,中產選民一定要作出選擇時,很自然便偏向執政黨。
10月17日,台灣國民黨中常委連署廢止了洪秀柱的參選總統提名,轉提新北市市長朱立倫出選明年的1月的大選,國民黨這次為了避免全軍盡墨,做出有歪政治倫理的安排,絕對是一宗臭事,然而,朱立倫兩度至致歉,在大會中的演講,情理兼備,那邊廂洪秀柱雖然吃了悶棍,演說中感謝支持者和堅持自己的立場,亦是非常得體。同樣是禮崩樂壞,香港大學副校提名事件中,校務委員會閉門會議所說連三歲小孩子也騙不到的歪理,差人家何止幾皮。
10月18日,加拿大舉行聯邦大選,由賈思汀.杜魯多(Justine Trudeau)領導的自由黨勝出,聖誕日出生的小杜魯多今年未足44歲,父親是二次大戰後加拿大最長任期的首相皮亞.杜魯多(Pierre Trudeau)(1919—2000),當地報章曾經這樣形用老杜魯多:他是保守的加拿大人夢自已可以像他般瀟洒現實中卻是和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偶像。出生於魁北克省滿地可的老杜魯多,曾經留學哈佛、倫敦政經學院和巴黎政治研究所,生性不羈,娶了一個比他年輕29年的太太瑪加烈,兩人婚姻出現問題後,瑪加烈的艷聞常上小報頭版,曾有報導她和滾石樂手的主音歌手米積加在紐約的Studio 54的士高劈腿,小杜魯多的勝出,再一次証明西方選民比我們更能夠將公共行政能力和私德分割。
11月8日,緬甸舉行議會選舉,緬甸國會行上下院制,下議院是人民院,有440個議席,上議院是民族院,有224個議席。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今次選舉中分別贏得255和135席。這次選舉是緬甸25年來第一次公開的國會大選,除了軍方委派的25%議席外,全數公開競逐,全民盟獲得壓倒性勝利,昂山素姫被軍政府軟禁斷斷續續長達21年,2010年上一次大選後終於獲釋,足5年,她領導的政黨成功參選並且勝出,有人問緬甸近了,中國還會遠嗎?
明年大選的國家中,最觸目的當然是美國總統選舉,有輿論擔心民主黨的領先候選人希拉莉一旦勝出, 一向對中國態度比較強硬的她會令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但先別說遠的, 先說近些的, 小國菲律賓明年也會舉行總統大選,我朋友是菲律賓僑領,他說當地人都很渴望選舉,一方面政客在選舉年會大灑金錢,經濟自然受益,此外,選舉亦充滿嘉年華氣氛,人民借故尋歡作樂,且管當選是誰?有研究指出菲律賓人是亞洲最快樂民族之一,能夠寓政治於娛樂中,實在值得香港人欣賞學習。


(2015112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Tuesday, November 17, 2015

樓價下跌,房屋問題自然消失


樓價如果在扣除通漲和交易成本之後只跌不漲,七成的香港房屋問題都會迎刃而解.香港社會發展至今,擁有房屋已經由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應用性需要,轉變為今天的投資性需要.沒有勇氣面對這問題,任何拆解方法都不會奏效
前特首董建華牽頭的團結香港基金發表了首份研究,由港大王干于漸教授領導撰寫的報告針對公屋效益和土地供應.
報告說:…..現時公屋未能切合住戶需要,經濟效益低下。公屋流動性低,無論是轉工升遷、結婚育兒或照顧父母兒孫,住戶除非放棄公屋的廉價租金,否則難以搬遷。公屋制度僵化造成資源錯配....公屋戶在幾十年間愈趨貧窮,長者住戶增多,這些人在公屋制度內,或難以累積財富,或缺乏誘因,未來更難脫離政府幫助,加上人口老化,政府的福利負擔愈來愈重.....近幾年私人市場的租金及樓價升幅己遠遠超入息中位數的增長,脫離一般市民的負擔能力。劏房叢生,居住環境越見惡劣。社會分為「有產」者與「無產」者,階級矛盾日益尖銳,管治更加困難......
報告並且提出的補貼置業計劃,建議公屋補地價由現時按市價改為比較接近按入住首年的差價調整,提出四種補地價方案供公眾討論
(1)  毋須補地價;
(2)  按入住首年的折扣地價;
(3)  按入住首年的地價或市值地價中較低者;
(4)  按地價平均值或市值地價中較低者.
建議是針對新建的居屋,短期可能影響不大,但我覺得仍是具有參考價值的.但正如王教授所說,每一個改變都會令到某些的持份者受損,物理學上要改變一個物體的慣性速度,需要付出額外的能量
很多人覺得在自由市場中,政府不應該偏坦某一個群體,買樓是投資活動,政府不應該提供津貼(中原的施老闆是這類意見的代表人物)。很多年前,我跟他們的想法是一樣的,但近年感受到香港社會的分化和全球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令我重新思考土地這資源是否就像股票般只是一種投資工具呢?
舉例說:現在全球都在鬧水荒,全球首富畢菲特再加蓋茨再加我們的王建林和雙馬,聨手將全球的水源都買下來,以後人們要喝水,只能努力賺錢才能從富豪手上分一杯水,當然隨着水價年年遞升,早買水囤水的人亦變了一小富翁……,你覺得社會能夠接受這樣的自由市場嗎?今天的科技要愚公移山並不難,但在城市裏面,要令每一個居民有適當的居所,土地仍然是一稀有資源,這一代的財力是否有權壟斷下一代的機會呢?
董先生澤心仁厚,在山頂行山時遇見一對中年夫婦,知道他們正考慮用300萬購買一所170平方尺的單位,供一家三口自住,董生聽後很痛心,覺得這家人活得很沒尊嚴.我覺得董先生的思維仍然停留在房屋的應用性層面,並沒有了解到在今天很多人急於“上車”是因為有樓與沒樓界定了貧與富.我估量這對中年夫婦如果放棄“上車”,改為用供樓的錢來付租金,應該可以租到一個比170平方尺更愜意的單位。
今天的香港社會,建立在一不完美的政治架構上,因此更需要我們用更多的包涵和忍耐去減低社會上的戾氣和不同階層間的磨擦。房屋供應增加,價格自然下跌,這是我們要誠實面對的經濟鐵律,如何在增加供應上減少社會動盪,需要技巧和智慧,並不是胸口掛個勇字便成,“8萬5”的失敗.我們該引以為鑑。
(2015111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